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7章 赛雪崴脚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双庙村就两个外来人口,大学生村官何赛雪和村卫生员许小露。 www.258zw.com最快更新

    跟村里人共同话题不多的两个城里姑娘,自然而然便成了很好的闺蜜,如果不是怕闻药味,何赛雪早就搬到卫生站跟许小露一起住了。

    现在李致远一回来,孤男寡女的住一起实在不方便,他必须得搬了。

    俩人正商议着搬迁的事,就见林清远老人走了进来。

    林清远把工作推给许小露后就很少来了,除非许小露忙不过来才打电话叫他过来搭把手,现在见他不邀自来,便有些惊奇地问“清远爷爷,您怎么来了?”

    “呃,呆会有个老朋友来找我看病,我在这里等他一会……”林清远说着,便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林清远的中医术非常的精湛,只不过为人比较低调,所以在当地名气不大,但许小露知道,经常会有一些城里人来找他看病,甚至于一些非富即贵的大人物。

    林清远一来,这俩闺蜜说话就没那么方便了,何赛雪站起身来,跟二人道了一声别,便走出了卫生站住。

    何赛雪准备到李家的养猪场跟李家二老打声招呼,搬到卫生站来住。

    才一出卫生站,还没拐上大路,便看见翠花超市的老板李翠花朝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见超市门口这会儿没什么人了,何赛雪便走了过去,问“翠花婶,找我有事吗?”

    李翠花露出一个神秘的笑,拉住何赛雪的手道“来,我们到里面说吧。阅读网.2 5 8zw.”

    何赛雪随李翠花走进超市,见一向热闹的超市里也出奇地冷清,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正想问今天怎么这么冷清时,李翠花已经开口道“何书记,现在有男朋友了没?”

    “没呢,怎么了?”

    “介不介意婶给你介绍个对像。”

    “介绍对像……谁呀?”

    “何书记,如果我介绍的是双庙村的青年,你嫌弃不嫌弃?”

    何赛雪一愣,“翠花婶,瞧你这话说的,和谐社会,人人平等,没有什么嫌弃不嫌弃的……”

    李翠花心道这何赛雪就是会说话,不愧是城里的大学生,嘴上说道“既然何书记这么敞亮,那我也就不遮遮掩掩的了,我觉得你跟我们村的李致远挺配般的,我想把你俩撮合到一块……”

    何赛雪闻言情绪一下凌乱了,她想到了昨晚走光的事,目光躲闪地道“李致远?……翠花婶,你是不是听别人说啥了?……”

    “没有,真没有。”李翠花摆了摆手,道,“你别多心,我就是觉得你俩合适……”

    不愧是村支书,何赛雪很快便稳定了情绪,盯着李翠花笑问道“翠花婶,你从哪一点看出我俩合适?……”

    “何书记,你不要小看李致远,他头脑很灵光的,如果不是失踪,现在一定也在读大学了呢!”李翠花由衷地赞道。

    “呃,是嘛,”何赛雪点点头,“好吧,我会考虑一下的。翠花婶,多谢你呀……”

    何赛雪这时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因为她这话不过是在敷衍而已,来双庙村之前父母就有过叮嘱说,在基层可以谈男朋友,但不可以嫁到农村去的。何赛雪并不嫌弃农村人,但她觉得这事没戏,她不可能拗得爸妈的,现在这社会,越是有背景的家庭,在婚配上越讲究门当户对。

    只是何赛雪却也不能一口回绝。

    人老李家免费给她提供了一年多的住房,有时候还把田里产下来的新鲜农作物拿出来给她吃,她总得给人家留几分薄面的。

    “呃,不用谢,”李翠花摆了摆手,见何赛雪对这桩婚事不是太热心,又开口道,“现在都时兴自由恋爱,我也就是给你们年轻人牵牵线而已,成与不成,还是你俩的事,哈哈……”

    “让您费心了!”又道了一声谢,告别了李翠花,从翠花超市出来,一路向西,走出村子后,踏上一个小山道,何赛雪表情怔怔的,想着这个媒事,越想越觉得蹊跷……

    翠花婶这个媒说得也太突然了,怎么昨晚李致远才回来,今天她就说媒?

    何赛雪可不是傻瓜,她极度怀疑这个媒与昨晚走光的事有关,双庙村不大,从村东头放过屁,在村西头就能听到,所以平时什么事都藏不住,是不是昨晚的糗事给全村人知道了?

    何赛雪越想越心里越别扭,越别扭越那糗事上怀疑……

    突然……

    哎哟!

    一身痛呼,何赛雪摔倒在地。

    她心里来回地想着刚才的媒事,就没看脚下的路,高跟鞋子冷不丁地踩在了一块光滑的石头上,打了一个滑,扭了脚脖子。

    钻心的疼痛袭上来,疼得她俏脸煞白了,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滚落下来。想爬起来却是不能。

    “你们城里人走道都不看路吗?这回长教训了吧……”伴随着这个声音,一个人影如鬼魅一般闪到了跟前,如果不是在大白天,冷不丁地闪出一人,能把人魂给吓出来。

    何赛雪抬头一看,是李致远。

    “你们农村人都喜欢说风凉话吗?”何赛雪没好气地白了李致远一眼“快扶我起来……”

    “这可是你让我扶的,别回头又喊我流`氓哟……”李致远向何赛雪伸出一只手来。

    “这么大一个男人,怎么心眼恁地小?!”又白了李致远一眼,何赛雪抓住他的手试图站起来,不动还好,一动之下又牵动了伤处,脚脖子一阵火烧火燎地疼痛,哎哟一声痛呼又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扶一下吗”何赛雪气咻咻地道,她真没想到,李致远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摔倒而不扶一下。怪他冷血的同时也不由暗暗欣赏他的定力,这要是换了别的男人,早趁机抱住她揩油了!

    “扶一下没用的,你这伤根本就走不了道了,必须有人抱着才行,”李致远盯着何赛雪的红肿的脚踝,一脸认真地道。“打电话叫人吧……”

    李致远说的不无道理,何赛雪伤的很严重,的确走不了道,不过她不想打电话叫人,这样兴师动众的,显得她这个村支书娇气。

    何赛雪转头朝山路的两头望了一眼,见清晨的山路上没有一个人影,便咬了咬红唇,凶了李致远一眼。道“你背我回去!”

    城里姑娘自然要比乡下姑娘开放一些,何况何赛雪还是读过大学的人,出任双庙村村支书以来一直倡导村人要解放思想,既然要解放思想,那她本人就应该以身作则。见山道两头都没有人便让李致远背她回去。

    “这可是你让我背的,回头别喊我流`氓……”李致远摊了摊手,露出一副无辜又无奈的表情。

    “就讨厌你这样的装b货,一点都没男人样!”何赛雪瞪了李致远一眼。

    李致远在她身前弯下腰,“闭上你的嘴,伸出你的手。”

    何赛雪把双手伸到他的肩头。

    李致远抓住她的手,很轻松地将她背了起来。

    “看你瘦不拉叽的,倒有一股子蛮劲。你属牛吗?”

    “我还真属牛!”

    何赛雪噗嗤一笑,还没笑完,却听李致远道“你一定属虎的?”

    “什么意思?”何赛雪笑容一滞。

    “母老虎嘛!”

    “去死你!”羞怒之下,何赛雪就在李致远头上甩了一巴掌。用力不重,却有点打情骂俏的味道了。

    这是李致远生平第一次跟一个姑娘的身体如此热密地接触,这也是何赛雪第一次跟一个小伙子如此亲密地接触,两个人的心都砰砰地乱跳。那种异性的气息让二人心中迷乱。脸袋都红扑扑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