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4章 李家猪场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见父母惊奇地盯着自已,李致远不得不敷衍道“爸,妈,其实打工的这些年,我在外面,经见的多了,也自学了一些养殖的知识,对于养殖,我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

    李金山夫妇听了,不太敢相信儿子的话,都是一脸狐疑地盯着儿子。

    李致远指着猪舍里的病猪,故作轻松地道“这些猪其实也没得什么大碍,都是一些小毛病,依我看是中暑了,给他们泼些凉水,降降暑就没事了……”

    李致远说着,便找了一只大盆,接了一大盆凉水,端过来,给9头病猪泼去,一边泼,一边趁机将9个“道”字打入9头病猪体内,给它们种道。

    自从修真以来,李致远不但身体变得健壮了,还从没再生过病,就连感冒拉肚子这样的小病都没有过,修真后体内产生了灵力,灵力可以抵御病魔,其实不但是人,就是兽修,也是从不生病的,而且即便是生了病,通过修炼,也能够把病魔驱除出体外,

    虽然他对兽医一窍不通,也看不出这9头猪是得了什么病,但他知道,只要给这些病猪种上道,让它们们加入修行的行列,体内一旦产生了灵力,病魔便不医而除了。

    李致远做事向来果敢,所以这时他也没有犹豫,直接就给9头病猪种道了。

    那“道”字是虚幻的状态,李金山夫妇肉眼凡胎,自然是看不见的。

    但是看着儿子给病猪泼凉水,老两口心里也是一阵发虚,脸上浮现出古怪之色。

    猪场开办一年多来,他们养猪也养出了一些经验,在他们看来,这9头膘猪并非只是中暑那么简单。这万一要不是中暑而是发烧,再泼凉水一激,岂不更严重了嘛!

    母亲见状便要上去拦住儿子的行为,却被李金山一把拦住了,他低声道“就让儿子折腾吧。不是有那句话吗,活猪当死猪医……就当给儿子练练手……”

    李金山说着,脸上反而露出一个轻松无谓的笑来。

    “唉,好吧!”母亲叹了一口气,作罢了。

    李致远是修真者,耳力比常人要强上数倍,父母的话虽然低如蚊呐,但却逃不过他的耳朵,见父母对他的做法有质疑,他返过身后,对父母又安慰一句,“爸,妈,真的没事的,你们尽管把心放肚里。”

    李金山夫妇却不敢把心放肚里,9头大膘猪,每一头都在250斤以上,按现在每公斤15的价,少说也能卖到一万五千钱以上了,一万五块钱,相当于一个打工仔半年的收入了。

    儿戏不得。

    李致远给9头病猪种道后,像家里的那只大公鸡一样,那9头病猪并没有立即开始修炼,仍然躺在地上喘粗气。

    见泼了凉水的9头病猪仍然卧在地上喘粗气,没有一点好转的迹像,李金山夫妇越发不放心了,两张脸皱巴得像核桃一样。

    为了能让这9头病猪尽快修炼,驱除病魔,李致远只得又使用盟军分封令,于是他又走近猪舍,不动声色地手一挥,打出两个金色字体——“弟子”。

    一连打出九个“弟子”,分别打入9头病猪脑门处,最终没入不见。

    那如符箓一般的“弟子”二字,仍然是虚幻的状态,只有李致远一人能够看到。

    给9头病猪分封了“弟子”的职位后,那9头病猪便与李致远产生了某种联系,心念连接在了一起,而且作为受封者,它们现在听命于李致远。

    “猪弟子,开始修炼!”李致远用意念对9头病猪发起了命令。 www.258zw.com最快更新

    立即,那9头病猪便动作一致地,从侧卧的状态,改为了趴卧。

    这情形很有点诡异。好在猪数不多,这要是上万头猪都保持这种趴卧的状态,还不把人吓到才怪。

    那9头病猪在趴卧好后,便都闭起了双眼,喘息声不再粗重,平稳了下来,而且,一吞一吐变得很有韵律。

    它们在吞吐天地灵气,开始了修炼。

    “噫?孩他爸,有动静了,都起来了……”见9头病猪都由侧卧变成了趴卧状态,母亲对丈夫说道。

    李金山转头望去,见果真如此,脸上显出几分欣慰之色,只是一看到9头猪都闭上了双眼,心头不由得又是一沉,变了脸色道“致远,咱这猪,咋都闭眼了……”

    “这是病情好转了,哈哈,”李致远轻松地笑了,又道,“睡一觉醒来,就都没事了。”

    李金山夫妇却一点都轻松不下来。母亲愁眉不展地忐忑道“猪睡觉都是侧卧,从来没见过趴卧的呀!”

    随着修炼的进行,天地灵气已经进入9头病猪的体内,并且产生了灵力,只是因为那些灵力要驱除它们体内的病魔并且提升它们的虚弱的身体素质,所以就没有多余的灵力供李致远嫁接。

    李致远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也不急。

    只是他不急,父母却急,尤其是母亲,这时又将丈夫又拉到一边,悄悄地提醒说“孩他爸,我看还是给王兽医再打个电话,让他赶紧来看看吧……”

    母亲的话虽小,但还是给李致远听到了,他一本正经地对父母道“爸,妈,为了让这几头猪好的快些,我去村卫生站买点药喂它们……那个王兽医架子大,就甭请他了。”

    说罢,李致远便转身朝猪场门口走去。

    “哎?致远,卫生站是治人的呀,哪有医猪的药……”李金山古怪地提醒道。

    “人,不也是动物吗?!”李致远回过头来,抑扬顿挫地对父亲反问了一句,说罢又转头去了。

    “嘿,这小子……”被儿子的话噎了一下,李金山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的笑,对老伴道“不过儿子说的也是哈,人是高级动物!”

    李致远出了自家养猪场,一路向东,进了村子,沿村里的大路,径直朝村卫生站走去。

    路上遇到村里的父老,李致远便提前打招呼,对方也都热情回应。

    碰到村里几个长辈,都要问李致远是在哪里打工,在家歇多久再出去,当听到李致远说不出去打工了,他们脸上都露出惊奇与不解之色,尤其是村里德高望众的老人李德云,在听李致远回答说出去打工时,便一把将他拉住,用教育的口气道“什么?不打工了,不打工你能干啥,田里的庄稼事你一窍不通,再说这年代,光靠土里刨食,是不足以养活一家老少的,再说现在外面的钱好挣,出去一年至少也能有个两三万的收入,听爷的话,在家歇一阵子还出去打工……”

    在村里人眼里,外出打工,比在窝在这片穷山沟里强太多了。也难怕德云爷爷这样。

    “德云爷爷,我……”李致远见老人态度这样坚决,一时也没了辙,只得敷衍道“爷爷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这个问题我会再考虑一下的。”

    李德云见李致远态度有所转变,便松了一口气,又语重心长地道“致远呀,你真不是种地的料,而且现在种地可没有打工挣的多!”

    说着,见李致远点了点头,这才松开了李致远的手。

    与李德运道别后,李致远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以后就在农村发展,带领村人致富奔小康

    双庙村不大,羊屎蛋一样稀稀拉拉散落着几十户人家,周围有青山绿水环饶,风景秀美,如世外桃源一般,非常的宁静温馨。

    村里唯一比较闹腾的地方,便是翠花超市了。

    翠花超市是一个叫翠花的女人开的,翠花姓李,虽为女流,却是个大能人,她头脑活络,又能说会道,平时持操一个大超市,还管说媒,是方圆十里有名的大媒人。

    翠花超市是双庙村唯一一家商店,售卖的东西很齐全,像烟酒方便面这样的副食品,锅碗瓢盆油盐醋酱油这样的生活必须品,都应有尽有,村人买东西都去那里,不买东西也喜欢去超市门口逛逛,约人打打牌、下下棋,总之每天都很热闹。

    村卫生站就在翠花超市的东面。再东面是村委大院。这三个公共场合建在了一处,所以这里想不热闹都难。

    当李致远路经翠花超市门前的那片空地时,一群村里的闲汉婆媳在闲聊天,聊的话题是李致远昨晚打工归来,无意中撞见村支书洗澡的事情。

    像这样的荤段子,是村里人最喜欢聊的话题,百聊不厌。

    众人聊得正起兴,乍然见到李致远从路边经过,众人眼前便是一亮,立即一哄而上,围住把他拉了过去。

    邻居李金柱对李致远挤眉弄眼起来。“致远,何书记,好看不?”

    “金柱哥,你说啥呢?我听不明白……”李致远听明白了,但却装起了糊涂。

    “别装了,那天晚上,你冒冒失失地闯进家门,看见啥了?”李金柱一脸坏笑着提醒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