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2章 修行之法

时间:2017-10-30作者:田农

    李远被那道光撞得一阵头晕眼花,这时候不由自主地抱头蹲了下去,刘惠肉眼凡胎,自然是看不到那道奇光的,见李远毫无征兆的抱头蹲下,还以为是热着了,上前两步将他搀扶起来,担忧地问“阿远,你咋了?”

    李远道“有点头晕。小说网我得回去躺一会,”

    刘惠道“严不严重?要不要去村卫生站看看?”

    “阿惠嫂,没事,躺一下就行,等好了我接着来给你挖树。”

    “唉,你这孩子,真是实心眼,都晕成这样了,还想着给嫂家挖树,”刘惠有些感动,“啥也别想,我现在就送你回去休息……”

    刘惠说着便将李远往家送,两家邻居,几步路而已,不大一会,李远便被刘惠送到家,躺在了床上,李远的父母都在养殖厂,借住在家里的何书记这会也没在,家里没有别的什么人,

    李远一个人躺在床上,他头已经不晕了,只是感觉脑子里多了许多的字迹,那些字迹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他可以看得见似的,这让他感到古怪和新奇,以为自已是在做梦一般,可是他知道那不是梦,他仔细地将那些字看了一番,惊奇地发现,那居然和他平时看的网络小说有些类似,好像是一套修行的法门……《灵力嫁接术》……

    仔细的琢磨了一番后他发现,《灵力嫁接术》,是一套相当神妙的修行法门。小说网

    一般来说,修行法门都是靠吞吐天地灵气进行修炼,讲究身体力行,脚踏实地地修炼,灵力嫁接术不是,

    灵力嫁接术,是一套从兽修身上提取灵力的修炼方法,这方法和果木嫁接繁衍的原理有些相近。只不过,二者嫁接的对像和繁衍出来的东西不同。

    果木嫁接的对像是花木和果木,统称植物,而灵力嫁接术的嫁接对像是妖兽和灵兽,可以称之为动物;植物嫁接繁衍出来的是果实,灵力嫁接术繁衍出来的……是灵力。

    灵力嫁接术,说白了,修炼者就相当于一个剥削者,剥削兽修辛苦修炼来的灵力。这种直接掠夺兽类修炼所获得的灵力,其实也是一种偷懒的修炼方法!

    末法时代,地球灵气匮乏,灵气是万法之本,灵气稀薄,修炼便会十分的艰难,但如果利用灵力嫁接术,修炼起来就没有那般的艰辛了。

    当确定这真的是一套修行法门,并且是一套十分神妙的修行法门后,李远心中激动兴奋,又有几分忐忑不安,兴奋的是他像书上的主角一样,得到了修行之法,以后通过修行,他就不是普通人了,不但可以飞黄腾达,将来还有可能长生不老,忐忑的是,自已以后将和普通人不一样了,将来会走上另一番道路。

    李远,乳名阿远,全名李致远,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也是一个普普通通农家孩子,现在是一个三无青年,除了穷点,他和村里的同龄人没什么区别,所以突然之间得到小说上才有的东西,自然会感到新奇古怪,尤其是这东西将极有可能改变自已的命运和人生,自然也会忐忑,就像一个人突然遇到了外星人,也会害怕一样。

    李致远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悄悄地藏在心底,一整天他都处在激动,兴奋,忐忑之中。

    诸般情绪纷涌而至,过度的紧张之下,让他十分的疲累,这天晚上,他早早睡下了,睡了一整夜。

    第二天一大早,他没有那么紧张了,对那套修行法门,便有些期待,于是便决定试着修炼了一下,看看这修行法门,管不管用,是不是真的?

    “灵力嫁接术,要有兽修才行呀,没有兽修,这灵力嫁接术就没法应用呀……”李致远盘坐在床上,捏摸着下巴,有些无奈地喃喃道,便在这时。就听院子里响起一声嘹亮的鸡啼声,家里的大公鸡在打鸣了。

    听到这声鸡啼后,李致远灵机一动,噫,对了,能不能用村里的牲畜替代灵兽,反正都是动物嘛!

    这样一想,李致远就有些兴奋起来,急忙跳下床来,穿上鞋子,来到院子里,目光紧紧地盯在家里的那只有着一身红色羽毛的大公鸡身上。

    盯了一会儿后,李致远手一挥,一个只有李致远才能看到的虚幻的“道”字,打入到了那只大公鸡的体内。

    只见,那只大公鸡怔了一下,像是被人攥住了思维一般。

    李致远这是在给大公鸡“种道。”

    种道,是灵力嫁接术的第一个环节。

    种道,不是种稻,也不是种麦子,但和种稻子的原理有些类似,说白了,就是把“道”的种子,或者称为道的理念,再明了一点说,就是修真之法,植入到动物的体内,使它获得修炼之法,这样一个过程,就叫种道。

    这时候村书记何赛雪也起床了,端着杯子牙刷到井台边刷牙,经过李致远身边时,道了一声“早上好!”

    村书记何赛雪是城里人,二十多岁大学比业来村里当了村官,因为村委会翻修,她便借住在李致远家,因为李致远家和村委离的最近,还有已经,李致远父母平时住在养殖厂,家里有空房间,不过在李致远回来的这几天,何赛雪便住的不自在起来,其实李致远也不自在。

    俩人年纪相仿,都没有结婚,孤男寡女的住一个院,着实有些别扭。

    李致远正在给大公鸡种道,不能有丝毫的分神,所以即便是听到何赛雪的招呼,也只能当作没听见,心念专一地为大公鸡种道。

    何赛雪见李致远今天居然对她的招呼不理不瞅的,心里不免一阵愤懑与失落,

    自她来双庙村当村支书一来,村里不断有小伙子向她表白,有时候她还遭到一些痴情小伙儿的骚扰,不过这里民风淳朴,即便是骚扰也是没事找事,让她这个村委书记给调节一下,其实就是想多跟她说说话儿。惹得她不胜其烦,昨晚她有些担心这李致远会不会像别的青年一样骚扰她呢,同住一个屋檐下,如果他真的骚扰她,可有得她烦了!

    却不料,李致远对她的态度截然相反。不过李致远的态度让她安心的同时,却又有些失落。

    女人就是这样,男人低声下气地追缠时,她会嫌烦,一旦被男人冷落时,却又会莫名地失落和愤懑。

    哼!跟本小姐装是吧!这样的男人本小姐见的多了,一会就让你显出原形来!

    何赛雪把李致远的不理眯,认作是他在装逼。当下绷起俏脸,气鼓鼓地去井台唰牙去了。

    (一天两章,同时发布,请多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