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558章

时间:2018-04-08作者:田农

    且说李致远带着卢耿生向着那黑色气息飞下,还没落下地时,便被一群护院兵挡下,

    这群护院兵十三个人,多数是仙帝级别修为,为首之兵是一个大罗金仙二液境的修者,应该是个小头目,这小头目指着李致远厉声喝道“什么人如此大胆?居然擅敢闯鲁府。”

    李致远还没开口,那卢耿生已经对那护院兵的小头目怒喝道“我是卢耿生,让开道。”

    那护院兵头目丝毫不理会卢耿生,只是命令十几人散开队形,挡在那里不让二人过去。

    “尔等放肆,我乃域主外甥卢耿生,你们是不是瞎了狗眼,快些让道。”卢耿生对那帮护院兵怒喝道,这个缺心眼其实也是想在李致远面前炫耀一下自已。

    “不管是谁,想要进入鲁府,必须徒步从正门进入,其它途径被视作是擅闯,胆敢再上前一步,格杀勿论。”那护院兵小头目毫不客气地说道,如果不是看在卢耿生是鲁天骄外甥的份上,他们早就杀上来了。

    “该死,”卢耿生更加没有面子,懊恼地愤骂一声,然后对王小强道“你放开我,我杀了这帮不开眼的小杂碎。”

    李致远也看出来了,卢耿生看似缺心眼,但并不是一傻到底,如果这时放开他,给他跑掉,岂不是白跑一趟了,所以,李致远并没有放开卢耿生,而是意念一动,纹兽兽躯狂震,冲着那一帮护院兵。张嘴发出一声雷鸣怒吼,狮子座功法施展出来。

    吼~~~~~

    这一声吼,无形却似有质一般。一股强大声波震开,将那一帮十三名护院兵震得倒飞出去,修为弱的,口鼻里都喷出了鲜血。

    然后李致远驱使纹兽,向着那黑色气息溢出之地,疾飞而下,只是还没飞落下地。便又有一队护院兵飞驰而起,挡住了道,

    这一队护院兵。同样是十三个人,实力又有所不同,居然都是大罗金仙境界。多数是大罗金仙五液境以下的修者。只有那为首一人,是大罗金仙五液境。

    “嗯?这片地方。防御如此森严。想必应该是鲁家重要之地,而此地又有诡异黑气,定有古怪,必须查清。”李致远心念连转,便又意念一动,纹兽又是张嘴一声怒吼,声波震开,将那十二名护院兵震开。只有为首那名大罗金仙五液境的头目还能抵挡。身形只是略退了几步。

    李致远看了那护院兵头目一眼,眉心闪电印记微动。一道眨眼闪电轰出,飙射而向那头目。

    那头目倒是有些见识,见李致远眉心爆发闪电便大惊失色,不敢硬抗,闪身退避。

    李致远再也不看那些护院兵头目一眼,驱使纹兽径直飞下,才刚刚落下地来,便见人影一闪,唰地一下,一道人影,挡在了身前,

    此人百岁年纪,紫府上仙二冰境修为,剑眉星目,国字脸,五尺身材,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威严之气,威严的脸上,带着几分的震怒之色,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鲁川行域域主鲁天骄。

    “啊,舅舅,你可来了……”

    卢耿生见到鲁天骄后便惊喜地叫道,然后指着李致远道“舅舅,这小子欺负我,他,他还说要当着你的面教训我……舅舅,你要替我作主呀。”

    卢耿生说着,委屈地哭泣起来。

    “废物。”鲁天骄喝骂着,劈手一巴掌打在卢耿生的脸上,然后显出一脸憎恶之色,怒喝道“不长脑子的东西,不好好在家呆着,又跑出来惹事。”

    “啊,舅,舅舅,你,你怎么打,打我?……”本来就缺心眼的卢耿生被舅舅这一巴打得更加的糊涂了,委委屈屈结结巴巴地道。

    “啪啪……打的就是你,看你以后还敢跑出来惹事生非不?……”鲁天骄又打了外甥两巴掌,打完后,他对李致远一拱手,客气地道“风起王,对不住了,给你添麻烦了,”

    鲁天骄的态度,让李致远为之一愕,心道这鲁天骄,未免也太好说话了吧,人家都是帮亲不帮理,他是帮理不帮亲,而且连问都不问便直接动手打自已外甥,何况他还杀了他的若干护院兵呢,这多少有些反常!!

    卢耿生更加的迷糊了,舅舅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域主嘛,怎么现在对这个风起王这般的客气?

    风起王只是一个部落之王,远没有域主的地位权势大,可是……怎么身为域主的舅舅,像身为王的李致远如此地低声下气呢??

    这回,卢耿生这个缺心眼,是真的傻眼了。

    “我这个外甥,心智不全,经常会干一些糊涂事,希望风起王不要跟他一般见识。鲁某在这里给风起王陪个不是。”鲁天骄的态度,越发地谦逊与恭谨,说罢,双手抱拳,对李致远深深一拜“希望风起王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李致远见状心生古怪,鲁天骄越是这样,他便越是惊疑,身为一域之主,再谦恭,也不至于对一个“王”如此这般吧,这应该是他对碧落天帝才有的尊敬与礼待吧!

    他如此这般谦恭地替外甥求情,把李致远弄得也很是尴尬,这时候哪还好意思再教训卢耿生,当下抱拳一礼道“域主大人太客气了,其实王某并没有教训卢耿生的意思,只是想让你评个理儿,免得外人说我欺负了他,既然域主大人如此深明理义,那在下也就不再追究此事……”

    “哈哈,风起王如此宽厚仁慈,让鲁某也是钦佩不已,”鲁天骄说着语气里带一丝的欠意道……“本来风起王初临舍下,鲁某是要尽一下地主之谊的,只是不幸的是,家中一个贱妾病故,刚葬下没两日,怕风起王沾了晦气,所以就不请风起王在家中吃酒了,改日吧,改日一定派凤辇去请风起王来家做客……”

    那鲁天骄还没说完,卢耿生已经一惊一乍地道“啊,舅舅,我的哪位舅母病故了?怎么没有通知我家呀?”

    鲁天骄哪有小妾病故,他那不过是为了送走李致远而遍造的一个谎话,只是这卢耿生却把谎言当成了真话,他这一惊一乍质疑的样子,让鲁天骄一阵无语一阵忐忑,还一阵气愤。

    如果不是自已的亲外甥,他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这个傻家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