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549章

时间:2018-04-05作者:田农

    李致远真不是吓唬这两位楼主,他真的想把此事告之碧落天帝,只是见到余乘风堂堂风雨楼楼主如此地低声下气地求自已,李致远也心有不忍,他目光转向了曲玲珑,他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只要曲玲珑在自已面前一味地强硬,那这件事绝不会善罢甘休。

    曲玲珑贝齿紧咬红唇,一双美丽眼眸中噙着泪花,只是她强忍着不让泪落下来,并强自不肯低头服软,因为她从来没有向哪个男人低过头。

    无论是修为上,风雨楼的工作中,抑或是感情上,她都是我行我素,行为只随本心,从不向任何人妥协,所以即便她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也还都是一个处子之身,不合心意的男人,她连手都不给碰一下。

    高傲的心气让她变成一个孤家寡人。

    见曲玲珑仍旧是一副傲娇之态,李致远冷笑道“哼,犯了错不但不知悔改、不知道道歉,还这么牛气,犯了错还一副无辜的样子,犯了错还一副受委屈的样子……是谁给你这么傲气的资本……”

    李致远这话明里是说曲玲珑,实则也是在说余乘风,责备余乘风惯着这曲玲珑,副楼主这么傲娇,正楼主有推托不开的责任。

    其实在平时的工作中,余乘风的确是在些惯着曲玲珑,并不是余乘风对曲玲珑有意思要潜规则她,而是这曲玲珑和他的两个女儿有几分交情,经常在一处玩儿。所以余乘风便处处容让她几分。

    但是,听到李致远的话后,余乘风也怒了。冲曲玲珑咆哮道“曲玲珑,你以为你是谁呀?安七郎不死,我不抬举你,你能当上副楼主?你傲什么?有什么傲气的?把你自已的性命傲进去可以,但你别把老夫的性命也给傲进去,老夫才五十多岁,还不想死……”

    曲玲珑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她一双玉手死死地绞扭着,指甲都扣进了手心肉里,流出了血来。贝齿狠狠地咬下,将红唇都咬出了血来。

    但是,她仍然没有开口认错。

    李致远并不因为曲玲珑的傲气而就此放过她,他冷哼道……“哼。倒是挺有骨气的哟。不过在我看来,你这是懦弱的表现,犯了错就要勇于承认,敢于担当,而不是像你一样死撑着,一味地使性子,发挥你心中的傲气,如果因此误了性命。再把别人的性命搭上,到时候恐怕死了都要后悔的。当然如果你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你就可以一味地死撑着……不过我看你能撑多久……”

    李致远也是火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牛气的女人,而且是为自已的错误而牛气,不过他王小强从来不会对女人妥协,

    越是这样的女人,他便越是要征服,尤其是心理上的征服,所以这时,他肉身力量一爆,轰地一下,将死死抱着他的余乘风甩飞出去,然后大踏步朝着厅外走去。

    余乘风是紫府上仙二冰境的修为,还领悟了“霜之真意”、实力强大,完全不是李致远能相与的,但是李致远是炼体强者,近身搏击堪称无敌的存在,所以甩飞余乘风也在情理当中。

    只是看到李致远一下子将修为强大的余乘风甩飞出去,曲玲珑一双泪眸陡地瞪大,显出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

    诚然,屈服于人,尤其是屈服于男人、是她所不情愿的,

    但是,男人也分多种的,如果是屈服那种比较强大的男人,心中总会好受点,其实这也是每一个女人的心理,看到李致远如此之强后,曲玲珑心志松动,又见李致远就要走出大厅,一旦走出大厅他便会飞走,到时候想追都来不及时,曲玲珑终于启口道“风起王留步。”

    李致远顿住步子,没有回头。

    “风起王,对不起,我错了。”曲玲珑低声道,声音里,透着屈辱。眼泪更是哗哗地往下流。

    “风起王?哈哈,这个名子我还真不适应,麻烦你不要这样叫我……”李致远转过身来,盯着曲玲珑,却并没有走回来,这说明他仍然没有妥协。

    “李少侠……”曲玲珑又改口,才说到这里,李致远又道“别叫少侠,我也一大把年纪了,当不起少侠二字了。”

    曲玲珑心里清楚,李致远是想要她叫他的名子,可是现在她最不愿意叫的便是他的名子,

    不过既然已经开口认错,那么就必须要达到李致远的满意,所以她不得不顺着李致远的意思,道“李,李致远,对不起,我错了,希望得到你的原谅。”

    “嗯,一句道歉,太虚,我这人比较实在,喜欢实实在在的东西,”李致远仍然没有走回来,对曲玲珑说道“被你们这一番折腾,我也饿了,你去亲手为我做一桌饭菜,然后亲自端过来,然后伺候我吃喝……这样,不算为难你吧?”

    从地上爬起来的余乘风见李致远终于妥协,心头一松,满心欢喜地一叠声道“不算为难,真不算为难……玲珑,快去做吧,你不是最喜欢做菜吗?”

    曲玲珑的确喜欢做菜,她这人十分的讲究,还有洁癖,她供职于风雨楼,风雨楼餐厅的饭菜,她从未吃过,她经常去余乘风家做客,余家的饭菜,她也未吃过,

    每次去,都是亲自下厨做饭,所以余乘风晓得她会做菜,而且厨技不差。

    只是,让他给李致远做菜,曲玲珑却十分不情愿,在余家做菜,那是为她的好友余家姐妹而做,或者说是为自已而做,而现在是为李致远做菜,是为一个男人,

    为一个男人做菜,她从来没有想过,更何况还要亲自伺候李致远吃喝,这完全是要她当女仆一样的看待呀……

    堂堂一介副楼主,被李致远当成女仆使唤一回,这太埋汰太屈辱了吧!?

    曲玲珑紧紧地咬着红唇,刚刚咬出血的红唇又要溢出血来了。

    “玲珑,快去呀,”余乘风走到曲玲珑身旁劝说道。“对你这次所犯错误,这是最轻的惩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