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539章

时间:2018-04-05作者:田农

    就在李致远心生杀意时,那少城主文少君却是对王小强和长袖月打了一揖,非常恭敬非常友好地道“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二位道友,真是不好意思,这冯老板糊涂,没能领会我的意思,打扰了二位吃饭。真是不好意思……”

    以李致远的眼力,如何看不出这位少城主的歹意,不过很明显,这位少城主不是一个浑球,见到漂亮女人,不使粗,懂得欲擒故纵,倒也有几分的心计与城府。

    自从寻找死神以后来,李致远便一直秉承着不暴露自已的原则,见那少城主如此这般,便也消了几分怒气,道“好说。”

    文少君对李致远和长袖月作了一个请的手势,道“二位请坐。这顿饭,我来请,算是对二位的陪罪。”

    长袖月对李致远摇摇头不肯坐下,那文少君见状便对二人又是一揖,道“二位但坐无妨,我们不会打扰二位的,我们到楼上去坐……”

    说罢,文少君便转身朝楼上走去。那女人和四个小跟班微微有些意外地瞟了李致远和长袖月一眼,然后跟了上去。

    这一下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但酒楼冯老板和文少君的跟班,以及那女人一阵惊讶,整个大厅的客人都是一阵的惊讶,

    文少君这个少城主,是出了名的土霸王,仗着父亲是这座城的城主,经常会干一些欺男霸女的勾当,可以说是恶事做尽。

    尤其是看到漂亮女人,这文少君便走不动道,无论使什么法子都要得到手。手段卑劣残忍。

    只是今天他的行为。太过反常了,明明他刚才是看上了那漂亮女人,而且很明显这两位吃客是两个外地人,他们的修为,都不足以与文少君抗衡,文少君完全可以轻松将这女人拿下,结果却不愿打扰。还赔礼请吃饭。

    这太反常了。

    就连长袖月都微微有些意外,李致远却没有意外之色,将长袖月一把拉坐下。然后对那冯老板道“老板,我要换酒菜……”

    冯老板立即应诺“是,这位少侠要换什么菜?”

    “我要你们酒楼最好的酒菜。”李致远道。

    李致远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怔。整个大厅的吃客目光纷纷盯向李致远。脸上露出古怪之色。

    心说这人真是贪呀,人家刚要说请客,他立即就换菜,而且是换了酒楼最好的菜。

    不过,贪心不足蛇吞象,别到时候噎死自已。

    而文少君的四个跟班在听到李致远说要换菜时,回头狠狠地盯了王小强一眼,只有文少君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小强。干吗要换菜?”长袖月道,她不想吃文少君的请。刚才文少君看她的眼神,让她恶心。

    “有人请客,干吗不吃好一点。哈哈……”李致远得意地笑了,笑得很开心,貌似没心没肺的样子。

    见李致远这样,满厅客人看李致远的眼神,便越发地古怪了,眼神里带一丝的玩味与鄙夷,还有一丝的幸灾乐祸。

    文少君表面上像个文质彬彬的书生,但实在是个充满暴戾气息的大恶人,这位少城主不但恶,还十分的小气,是个铁公鸡,

    他的请,能是那么好吃的吗?

    到时候多半要你连本带利地吐出来。而且一个仙帝级别的修者,带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怎么看都有点羊入虎口的味道呀。

    那文少君听了李致远的话后,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重了,是那种玩味的笑。

    很快,酒楼最好的酒菜便端上了桌,虽然说是一家十分普通的酒楼,但最好的酒菜也是相当不错的,大鱼大肉外加几壶美酒。

    李致远放开肚子肥吃海喝起来,边吃边对长袖月低声说道“放心吃吧,没事的,那傻少爷不但请咱们吃饭,呆会还会请咱们到他家里去坐坐……”

    “什么?”长袖月心头一跳,同样压低了声音略带几分恐慌地道“那咱们可不能去,致远,你,你没看出他的歹意?”

    “当然看得出来,放心好了,我自有主意,你跟了我这么久,难道还不相信我吗?”李致远拍了拍长袖月的香肩道。

    他知道长袖月性子温和,虽然她是域主的长孙女,但却没有一点大小姐的强势与霸道,甚至还有几分的怯懦,从不与人交恶,故而虽知这少城主完全不是王小强对手,但是江湖险恶,她也有几分的忌惮,必竟,她把李致远看得很重,怕他出事。

    “哎。”长袖月被李致远一拍,心头稍安,她怕的是李致远看不出对方的歹意,着了对方的道,既然看出来,有了防范,那她就不怕了。

    酒足饭饱正要离开酒楼时,那文少君带着他的女人和四个跟班,急急忙忙从楼上走了下来,对李致远和长袖月一拱手,道“二位,可曾吃好?”

    李致远故意说道“呃,凑和吧,酒菜的档次,差了点……不过没关系,多谢这位仁兄请客……”

    “哎?这是哪里话,茫茫人海几十亿人,能聚首那是缘份呀,而且一看到少侠在下便有几分的亲切感,敢问这位少侠高姓大名呀……?”那文少君这时候只跟李致远拉关系,丝毫不去关注长袖月,给人一种谦谦君子柳下惠的形像。

    李致远随意扯了一个名子,道“在下姓高名大宽,高大宽,这位仁兄高姓大名呀?”

    那文少君早就看出李致远和长袖月不是本地人,既然不是本地人,自然也不晓得他文少君的恶名,当下便也不隐瞒,直接报上名子,“在下文少君。”

    “呃,文兄,多谢您的酒菜,若有缘再见,小弟一定还请文兄一顿……”李致远说道拱了拱手“告辞了。”

    见李致远要走,那文少君显得有些着急了,遂一把拉住了李致远手,“哎,大宽兄弟,你我一见如故,文某真不希望大宽兄弟就此离去,从此相忘于江湖,如不嫌弃,到舍下喝杯茶如何?”

    文少君很有文人形像,这一番话说的文绉绉,给人一种儒雅之气,还真能迷惑人,把一厅吃客都看得傻眼了。心说这文少君的演技水平真的是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人心本善,在赞叹文少君演技水平的同时,众人也都纷纷替李致远和长袖月捏了一把汗,生怕他们会答应这文少君,那样的话真的是羊入虎口了,因为此前有过不少这样的例子,有绝美少女被那文少君骗回家中,然后就再也没有再出来过,生死不明。

    就在所有人都替他们二人悬着一颗心之际,李致远却满脸欢喜地道“既然文兄如此富有诚意,那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