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465章

时间:2018-04-05作者:田农

    说实话,不要说牛不顺对‘阴’煞不甚了解,就连江湖七怪和余家姐妹也对这‘阴’煞不太了解,

    牛不顺能不能在一个时辰内,顺利地将一个人体内的‘阴’煞之气一次‘性’地驱除出去,这的确有些悬乎,

    只有李致远心里清楚,牛不顺绝对做不到,如果牛不顺能做到,那天老就不会来找他了,也不会两次替他顶缸,更不会涉险跑到这昆山中来帮他的忙,听他驱使。

    所以这时候众人的目光,都盯在牛不顺身上,牛不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走到江湖七怪面前,道“你们中哪一个先来?”

    听这牛不顺的语气,似乎可以将七人体内的‘阴’煞全部驱除。

    江湖七怪都是一阵期待,谁不希望早一点将体内‘阴’煞驱除出去,但是这时候也只有那带头大哥的矮胖家伙才有资格说话,他理所当然地站出来,走到牛不顺身前,反过身去,背对着牛不顺,道“

    牛不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手伸出,按在了那矮胖家伙的背上,然后将体内的火系仙液注入到那矮胖家伙的体内,

    如果有细心人,这时一定会牛不顺双手间冒出的火系仙液,渗杂有其它的‘色’泽,并不是纯红‘色’的,这证明他的火系仙液不是十分‘精’纯。

    只是这时候,牛不顺和江湖七怪都没有发现这个现像,余家姐妹也没有注意到,牛不顺的火系仙液注入了良久,那矮胖家伙身体上才冒出了森森白气,此时牛不顺的额头已经见汗,明显吃力不小。

    “糟糕,怎么会这样?我的火系仙液,似乎对他体内的‘阴’煞起不到太大的驱除作用……”牛不顺心里暗暗地叫苦,但是一想到那一大堆的聚液丹,他便又拼命一般地,将体内火系仙液往那矮胖家伙体内输入。

    要知道这样不计量地输出仙液,是要耗费修为的,如果耗费过巨,伤了真元,动了道基,修为会直线下降,以后想恢复就困难了,而且于今后的修行不利。

    这种行为对于修者来说,是大忌。

    半个小时过去了,牛不顺脸‘色’开始发白,头上汗水淋漓,气喘如牛,有一种要虚脱的感觉,但是,矮胖家伙体内的‘阴’煞,还远远没有驱除净尽,这时候牛不顺或许体会不到,但是那矮胖家伙却能感应了出来,莫说是一时辰,就是给牛不顺一天时间,他也无法将自已体内‘阴’煞完全驱除出去。

    关键是,一个小时的时间不到,这牛不顺已经坚持不住了。

    牛不顺只感觉体内的仙液不断流出,不断地减少,现在已经频临告罄,如果再耗费下去,那就会伤及真元,到时候道基动摇,想再恢复就难了。

    “呼!”直接放弃了,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一屁股跌坐在地,然后就地打坐,闭目调息。

    余家姐妹盯着牛不顺,脸上‘露’出玩味之‘色’,江湖七怪可没心情玩味牛不顺,这时候都是一脸黯然之‘色’,因为牛不顺的失败,证明王小强的话是对的,他们体内的‘阴’煞,除了王小强,别人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驱除。

    难道,真的要‘花’费五年光‘*******键是,谁愿意不计时间不惜修为地为他们驱除‘阴’煞呢?

    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那么,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了,那便是屈服李致远,当他的小弟,受他驱使。

    调息了一会,那牛不顺终于缓过劲来,睁开双眼,一脸的黯然之‘色’。

    “牛不顺,你输了,不好意思,这些聚液丹,还是我李致远的。说着手一挥,顿时那一堆的聚液丹又收入到了须弥戒中,

    牛不顺将那一堆聚液丹收起,有一种想要抢夺的冲动,但是刚刚他耗尽了仙液修为,短时间内根本不能恢复过来,若与之争抢必是死路一条,当下心头一阵遗恨,耷拉着头,哭丧着个脸。

    李致远玩味一笑,道“牛不顺呀牛不顺,这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你取的这个名子取的不好呀,牛不顺,你做什么都注定不顺呀,你这一生也注定不顺呀……你爹妈怎么能给你取这样一个名子呀?”

    余家姐妹闻言都不禁莞尔,笑颜如‘花’,明丽之极,赏心悦目,只是这时一众男人的目光都没有注意到,江湖七怪却也忍不住笑了,的确,牛不顺这名子取得不吉利呀。

    “这哪能怪我爹妈呀,我爹妈给我取名牛栏山,但是后来我师父说我这名子太土气,不好听,便给我改名,于是我便成了牛不顺。”牛不顺哭丧着脸道,显得极为的愤慨与懊丧。

    “牛栏山?……”李致远暗暗地道“这不是我们地球华夏国的一种白酒的品牌名嘛,对了,牛栏山二锅头……这个名子真逗呀……”

    “别气馁,名子不好,再改就是了,”李致远拍了拍牛不顺的肩膀,说道。

    “俺打小没读书,哪会取什么名子,要不,李致远您给俺取一个。”牛不顺道。

    “其实我觉得你爹妈给你取的那个名子就不错,牛栏山,简单,朴实,比牛不顺强多了,你觉得呢?”

    “嗯,俺也觉得是,那俺以后还叫牛栏山。”牛栏山道。

    “好了,牛栏山兄弟,你去吧,以后你会有好运的。”李致远又拍了拍牛栏山的肩膀说道。

    “李大哥,俺牛栏山不走了,以后就跟你‘混’了。”牛栏山向李致远抱了抱拳“俺牛栏山从见您第一眼起,就觉得您是俺的贵人,其实名子只是称谓,改名子未必能给俺带来好运,若跟了您,俺牛栏山才算是‘交’了好运,李大哥,您就收下俺吧……”

    李致远正想收几个小弟,没想到有人甘愿给他当小弟,换了别人或许立即就收下了,但是李致远知道这牛栏山表面上憨实,实则心里‘精’明,

    他跟自已当小弟,无非是想图谋自已的聚液丹,当下微微一笑道“牛栏山兄弟,你的意思是,跟着我当小弟?”

    “小弟牛栏山,甘愿为李致远小弟,以后鞍前马后,受其驱使。”这牛栏山修为多年,深深体会到,修炼资源的重要‘性’,他听说过李致远的大名,也知道他是风雨楼执事,手中不但握有权力,也不缺修炼资源,若能成为其小弟,日后必定能发达。

    即便日后李致远不善待于他,他也可以暗中黑李致远一把,像李致远这样富的流油的人,随便搞一把,就够他几年修炼用的。所以这时候他当即跪倒在了李致远面前,发誓说道。

    李致远却是笑了,道“想做我小弟的人,多着呢,问题是,我收那么多的小弟在身边,有利也有弊,万一我的小弟背叛于我,对我下黑手,那我岂不是防不胜防。”

    余家二‘女’闻言都暗自点头,觉得李致远没有头脑一热就收下牛栏山是明智之举,这江湖太过于险恶,而人心比江湖还险恶,为了利益,亲兄弟还会反目成仇,又何况是干兄弟呢。

    “小弟牛栏山生‘性’忠厚,小弟对大哥绝无二心……”牛栏山表起了忠心,然而李致远却摆手道“好了,牛栏山,不要说了,我给你一个机会,但是,为了表示出你的忠心,你必须吃我一刀……”

    “吃一刀?”那牛栏山狐疑道“不会丧命吧?”

    “当然不会,只是轻微的一刀,一寸长的刀口,连血都不会留出来。”李致远笑得格外的诚恳。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