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439章

时间:2018-04-05作者:田农

    见此情状,李致远命令纹兽停下,然后静静地对那七名罪犯观察了一会,发现那些罪犯打了一些猎物,捡了一大堆的柴禾后,便在那片隐秘的山坳中就地生火,开始烧烤猎物。

    当炊烟冒起时,那名‘女’‘性’罪犯,起身离开了‘洞’口处,带着两名男‘性’罪犯朝火堆处走去,走过去在火堆前坐下,准备享用烧烤,那七名男‘性’罪犯都对她唯唯诺诺,仿佛都是她的奴仆一般。

    “嗯?怎么会有这么多罪犯聚首在一处?”望着远处那七名罪犯,李致远暗暗惊疑,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去斩获这七名罪犯的人头,一番思量后,他有了决定,然后他一声令下,顿时,纹兽驮着他飞起、葛老大和小‘阴’也随之纷纷飞起天空。

    然后,李致远驾驭着纹兽,带着两头凶鬼傀儡,向着那七名罪犯所在的山坳,飞了过去。

    昆山上空可以说是修者的禁地,就当王小强飞赶而去,距离那七名罪犯所在的山坳还有千米的距离时,有两头飞蛟被吸引过来,飞蛟发出威胁怒吼,立即追上。

    看到飞蛟追上来,李致远立即便驱使纹兽加快速度向前急飞,纹兽的风雷翼彻底地施展开来,一时间风雷炸响,速度陡然加快了一倍不止,

    咻地一下,一人一宠化作长虹向前疾掠而去,把两头凶鬼傀儡和两头飞蛟远远地甩在后面,

    在飞走的同时,他用意念命令葛老大和小‘阴’在后面引住两头飞蛟,将它们引到七名罪犯所在的山坳中去。

    却说那七名罪犯,此刻正在山坳中享受烧烤,吃得嘴角流油,好不香美,浑然不知危险已经临近。

    这也难怪,李致远临近山坳前百米时,便收了纹兽,将体内所有灵泉放出体外,放出两把红‘色’飞剑出来,那飞剑燃烧着,驮着李致远向着山坳飞去,

    这样一来,李致远身上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而脚下两把飞剑也只发出了极其微弱灵力‘波’动,所以那些罪犯便没有查觉到。

    直到李致远临近山坳时,他们的神识才有所查觉。只是这时、李致远已经将体外所有的灵泉吸入到了体内,恢复了修为,然后他的身形如一只苍鹰一般,突折而下,向着山坳,准确地说是向着七名罪犯先前藏身的山‘洞’,急飞而去。

    “什么人?”

    “不好!”

    “该死!!”

    七名罪犯大惊失‘色’,轰然站起,扔掉了手中的烤‘肉’,纷纷亮出了法宝。

    便在此时,咻地一下,李致远直接从那‘洞’口,钻了进去。连跟罪犯们照面都没有。

    见有人夺了他们藏身山‘洞’,那‘女’‘性’罪犯面‘色’大变,目光左右一扫,见就此一人,当下俏目转向‘洞’口,冷喝道“杀他!!!”

    六名罪犯轰然而动,立即奔行至‘洞’口,然后便有一人,从‘洞’口朝里面钻去。

    只是那名罪犯的身子刚刚钻入后不久,便传出一声凄厉惨呼“啊,放开我……”

    声音突然变得发闷,然后便戛然而止了。

    后面正准备钻入进去的罪犯,身体都是一震,脸上都有震慑之‘色’,没有人敢再朝里钻,目光都望向了那名‘女’‘性’罪犯,显然是要听她指挥。

    ‘女’‘性’罪犯冷然不语,抬起纤手对着‘洞’口一指,顿时她颈间的红‘色’纱巾,自行从颈上脱飞,飘飘然向着那‘洞’口飞去。

    ‘洞’中,李致远潜在深处,他正在将那名刚刚死去的罪犯的人头绑在龙筋上,‘洞’口内五米处,它刚刚吞下了那名罪犯的尸体,此刻它以虚影的态度,蹲守在那里,准备狙杀进‘洞’的罪犯,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吼……”看到红‘色’纱巾飘进‘洞’来,纹兽发出警惕的大叫,李致远双目一抬,发现是‘女’‘性’罪犯颈间的纱巾,知道不凡,便意念一动,纹兽随着主人心意,张嘴对着那飘入的纱巾,喷出一道火焰。

    呼!

    有如实质般的火焰冲出,吞没了那红‘色’纱巾,然而却只是将那纱巾冲出了‘洞’外,未能将其隔化。

    这情形让李致远为之一呆。

    便在此时,‘洞’外的天空,响起类似于蛟龙的两声兽吼。那是飞蛟的吼叫,听到这声音,李致远便知道是葛老大和小‘阴’将两只飞蛟引来了,心中大定。

    他先是悄悄地进入山坳,在罪犯们反应不及之下,进入这山‘洞’,然后让纹兽堵在‘洞’口,断了七名罪犯的退路,使得他们不能在‘洞’中藏匿,然后让葛老大和小‘阴’将两只飞蛟引来,进而轰杀这七名罪犯,

    这一番动作,可以称之为借刀杀人,其目地还是要取这七名罪犯的人头。

    果然……

    ‘洞’外,两只被葛老大和小‘阴’一路引来的飞蛟,在看到下方有七名修者后,立即俯冲而下,同时嘴里喷出火焰。

    呼!呼!

    两条火柱冲向七名罪犯时,葛老大和小‘阴’在李致远的召唤下,化作鬼影钻入进了山‘洞’。

    轰轰!

    两团大火在山坳中化作两片火海,将七名罪犯的身体吞没,那七名罪犯纷纷撑起仙液护罩,仙液护罩将大火挡在外面,然而那两头飞蛟却没有停息的意思,张嘴又不断地喷火。

    呼呼呼呼……

    整个山坳里都是一片火海。七名罪犯只能拼命撑起仙液护罩,然而那仙液护罩在大火之下,渐渐地隔化开来,就像是塑料袋,在大火的烘烧下,渐渐地扁软,坍陷。很快便烧到了里面的罪犯。

    “啊……啊……”

    罪犯们发出痛苦大叫,声音惨不忍睹。

    “该死!”那‘女’‘性’罪犯见自已的仙液护罩在大火中也将‘欲’坍陷,愤骂一声,右手一挥,顿时那红‘色’纱巾红光大放,噌噌变大,瞬间便变成了幕布大小,将七人全部围护其中,那红‘色’纱巾也不知是何法宝,不但不怕那大火的炽烤,这时候还阻断了大火,使大火不能烧到七人。

    见未能烧死七人,两头飞蛟冲下,向着那变成了幕布一般的纱巾抓扯,意图用利爪扯掉那纱巾幕布。

    然而这时,它们非但没能扯掉纱巾幕布,还被那纱巾幕布给缠了起来。

    只见那纱巾幕布嘶嘶碎开,化成一缕一缕的布条,然后如狂蛇一般,缠住了两只蛟龙的粗大利爪。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