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429章

时间:2018-04-05作者:田农

    因为不清楚李致远和余家姐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这时候众人也看不清事情的真相,不清楚是余家姐妹没有教养还是李致远人品低劣……

    总之这时候都以一种瞧热闹的姿态,饶有兴趣地盯着这边。

    “想不到王执事还是一个宅心仁厚之人呀,”那公差大人也不想惩罚余家姐妹,必竟她们的父亲可是华‘阴’行域风雨楼的楼主,地位超然,势力颇大,惩罚她们就不免会得罪他,于是便就坡下驴……

    “看在王执事的面子上,我就饶了你们二人一次,但是,下不为例。”

    很明显,这公差人员把所有的错都归在了余家姐妹身上了,这让余家姐妹羞愤难当,气得七窍生烟。俊美的脸都变了形一般。

    那公差人员说罢便虎目一瞪,冲瞧热闹的人喝道“都别看了,赶紧吃饭,吃过饭早早散去歇息,明日可就正式进入昆山山脉了,如果休息不好,不但会影响战力,说不定还会被一些强大的神兽控制,把你们变成它们的宠兽……”

    这公差人员必竟是一位紫府上仙,还有俱有一点的威慑力的,经他这样一吼,所有人都转过头去,埋头吃饭。

    那公差见状便转身离开了,只是却没有走远,在餐厅的一个空桌上坐下来,目光望着李致远和余家姐妹这边,掏出一只袖珍酒壶,打开壶盖喝了起来,意甚悠闲。

    余家姐妹心中倍觉羞辱,但又无可奈何,那公差人员在此坐镇,她们自然不敢再行动手,当下恨恨地盯了李致远一眼,便转身走开。

    “二位慢走,三楼有一家商铺,那里面有纸卖。”李致远向二‘女’拱了拱手道。

    余家姐妹闻言又是一怔,脚步顿住,心中暗自品味。有纸卖?啥意思,是要她们买纸擦眼泪吗?

    可是她们再有气、却也没有流眼泪呀?

    那买纸干什么呢?

    这时候不光是余家姐妹,这餐厅内所有的人,尤其是未婚的男‘女’这时候都是一阵的‘迷’‘惑’,李致远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样子他又在羞辱余家姐妹,但却也品不出什么异样出来。

    只有那些结过婚,或者说经过男‘女’之事的人,尤其是活了几百岁的老家伙,才略微地品出了这话的含义,顿时在心中骂李致远流…氓坯…子。

    李致远出生在地球农村,这种暗讽的玩笑话,他可是太‘精’通了,如果他这话要是说给三庙村的村‘妇’,比如李香红这样的‘女’人,她们必定听得明明白白的,然后会回骂一句,

    因为让一个‘女’人买纸,那是在骂对方来月事了。

    只是像余家姐妹这类待字闰中的‘女’人,对懵懂无知,根本就意会不出这话的含义。

    ‘迷’‘惑’了一下,二‘女’又回头瞪了李致远一眼,然后扭身走掉了。

    李致远望着二‘女’‘臀’间扭摆出的风情,脸上闪过一道坏笑。

    “李少侠,老朽这厢有礼了。”就在李致远盯着余家姐妹坏笑之际,天老却是对李致远深深一揖。恭敬地道。

    天老的行为让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感到不解,一个大罗金仙九液境的强者,一个二百多岁的老者,对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小子揖拜,这太反常了,

    必竟李致远只是风雨楼一个执事,也没有什么大势力。

    见众人的目光都望过来,李致远瞟了天老一眼,淡淡一笑故意说道“天老,想不到你还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的人呀,刚才如果不是你,我可是有理说不清了,一定会落下登徒‘浪’子这样的一个骂名的……”

    “呸,还登徒‘浪’子?说的未免也太冠冕堂皇了吧,你就是一个流…氓坯…子,地地道道的流…氓,你小子坏的不能再坏了,居然暗讽人家来月事了,也幸亏那余家姐妹品不出那话意,否则能当场给气吐血……”

    心中腹诽着,天老却是面‘色’不变,淡淡一笑、不以为然地道“李少侠过奖了,谈不上什么正义感,那余家姐妹虽然漂亮,但人品实在不敢恭维,我也是看不过去,所以才出头说了一句话而已……”

    “嗯,不过你这话说的倒是很及时,”李致远一把抓住了天老的手,话语一变道“是不是如我所言,你体内‘阴’煞尚未驱除……?”

    “李少侠神机妙算,老朽佩服之极呀。”天老惭愧地道。

    “不是我神机妙算,而事实便是如此,除了我,任何人都帮不了你的……”李致远道“天老,我也不难为你,如果你不想‘浪’费这五年光‘阴’,就乖乖听我的……”

    “如果我听你的,你何时帮我驱除‘阴’煞??”天老双眼紧紧地盯着李致远,说道。

    “现在我要打比赛,不能耗费太多的修为,所以,只能等到赛事结束后。,”“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李致远知道天老这人城府太深,为人‘奸’诈,又冷酷无情,所以便没有收作小弟的打算,但是自已又不能平白无故地帮他,所以他得好好地利用他一下。于是他话锋一转,“不过,你得帮我……”

    “怎么帮?”天老目光一闪,道。

    “坐下吧,坐下来说。”李致远指了指餐桌,然后就又坐下继续慢悠悠地吃饭。

    天老盯着他,面‘色’带几分的焦急。

    李致远边吃边问“天老,以你的身份,恐怕进不了这碧落天酒楼吧?”

    天老闻言一怔,心道,这个煞星,还真是狡猾的很,什么事都看得出来,什么都瞒不了他,

    略一沉‘吟’,天老便压低了声音道“实话说,我和你一般年纪的时候,和方运天是同‘门’师兄弟。而且我还帮过他一次,如果不是我,他现在也当不了这界都城主。”

    李致远闻言一阵恍然,道“碧落城城主方运天,是你师兄弟?你是靠他的关系进的碧落天酒楼?”

    “对。”天老道。

    “这么说,你们的关系很铁了?”李致远问。

    “也不算很铁。”天老含糊其词道“记着,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李致远道“这话说的好。不过,你没有说实话。你不说实话,怎么帮我,你不帮我,我怎么打比赛,如果我死在了赛场上,谁来替你驱除‘阴’煞?”

    天老沉思,脸‘色’微变。心道这煞星真是鬼‘精’鬼‘精’的,什么都瞒不住他。

    李致远盯着天老,道“说吧,你们的关系,有多铁?”

    “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天老道。

    “嗯,今天你一定见他了吧?”

    “对。”

    “他要怎样对付我?”李致远问。

    “对付你,他为什么要对付你?”天老装出不解的样子道。

    “你再不说实话,就给我滚。”李致远冷冷地瞪了天老一眼。

    天老低下头惭愧道“他说你打伤了他儿子方少城,他要你死,他要我以参赛为名,进入昆山,然后趁机击杀你……”

    李致远目光一转,问“他不知道咱们之间的事?”

    “我没说。”

    “你真没说?”

    “真没说。”

    “你答应帮他杀我?”

    “答应了。我不答应的话,他一定不肯帮我进入碧落天酒楼,那样的话我也见不到你……”天老怕李致远生气便作也无奈又无辜的样子。

    “很好。”李致远四下里扫了一下,见餐厅里的人都已‘走’光,只剩下他们这一桌,便压低声音道“那你就将计就计……”

    “怎么将计就计?”天老‘迷’‘惑’。

    “他给你配了几个人?”

    “三个。都是大罗金仙九液境,实力都在我之上,十分的强大。可以说是半步紫府……”天老如实道。

    “好,明天进入昆山后,你最好是能把那三人分散开,然后……”李致远说到这里不说了。

    本来他想让天老杀了他们,但是考虑到天老现在的实力受到‘阴’煞的压制,根本就杀了他们时,便放弃了这个打算。

    “然后怎样?”天老狐疑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李致远含糊其词道“你的任务、便是想办法把他们分散开,就这么简单……”

    天老闻言心头一松,将三人分散开,倒是不难,他自信能做到。

    “你认识楚天歌吗?”李致远又问。

    “楚天歌?”天老一愣,道“是天河行域域主楚天化的儿子楚天歌?”

    “对。”

    “认识,但不太熟。”天老道。

    “认识就行,到时候你听我安排。”李致远道。

    “你要杀他吗?”天老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李致远又道“你认识昆山王吗?”

    “当然。”天老道。

    “他的亲信,他身边的高手,你认识吗?”

    “认识几个,但也不太熟。”天老道。

    “认识就行。”李致远道。

    天老见李致远讳莫如深,便也不再多问。

    李致远道“总之,进入昆山后,你必须听我的。”

    天老问“那我怎么和你联系?”

    问出这话后他又一拍额头,“瞧我这记‘性’,我忘记你有天目的。”

    的确,开了天目后李致远便如同拥有千里眼,千里之地,甚至万里之地都在他的双目之下清晰展现。

    李致远笑了笑,知道天老参加过金仙排名赛,便又问他昆山的环境与情况。

    天老将昆山的情况细细讲与李致远,昆山地形非常之险,但是险峻的山峰对于会飞的修者来说,算不了什么,昆山的可怕在于,山脉深处有神兽栖息。

    神兽,是高于灵兽的存在,比兽尸山脉的兽尸还要强大,实力与僵尸倒是有些相当,但是神兽兽躯庞大,‘肉’身强悍堪比炼体强者,会种种术法,它们可以化作人形,可以幻化成男‘性’也可以变成‘女’人,有的会媚术,懂魅‘惑’,大家‘精’通控魂术,就是控制修者的神魂,把修者变成它们的宠兽。

    修者可以降服神兽,把它们变成自已的宠兽,神兽也可以利用控魂术,把修者变成自已的宠兽,十分的可怕。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