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423章

时间:2018-04-05作者:田农

    那一道道目光,一道道的杀机,一道道的气机威压,让跟在李致远身后左刀心惊胆战,李致远同样能感觉到那些杀机与威压,然而他仍然若无其事地与长袖月谈笑风生。

    他心里清楚,这些人与他无怨无仇,全是因为他得长袖月的青睐而妒忌他,想要杀他,但他也知道,等他报了名后,作为一名参赛者他就会受到官方的保护,任何人都不敢在公共场合杀他。

    “袖月,刚才那父子俩是什么人?”李致远问道。

    “那是天河行域的域主楚天化和他的儿子楚天歌……”

    “楚天化,楚天歌,那爷俩一个德行呀……楚天化主动找太爷爷喝酒,我觉得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呀……”

    “反正,他们不是什么好人,我倒是希望太爷爷不要理他们,但是太爷爷又不会听我的……唉……”长袖月懊丧一叹。

    说话间,李致远和左刀排队、报名。

    左刀先报的名,李致远发现左刀在报了名后,没有像域城淘汰赛一样分到食宿点,不由得有些疑惑,以为那公差没有弄明白左刀身份,遂向那抬名台后面坐着的负责问话的公差问道“敢问一下,风雨楼的人,不提供食宿吗?”

    “风雨楼的杀手,是没有食宿提供的。”那公差人员说着对左刀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开了,然后对后面的李致远问,“你叫什么名子?”

    “李致远。”李致远报上姓名。

    听到李致远这个名子后,那报名台后坐着的一排公差人员纷纷抬头盯向他,显然此前都曾听说了李致远的大名与李致远在此届域城淘汰赛的成绩,那负责登记的人员双眼盯着李致远问“你就是那个斩获五百多颗罪犯人头的李致远?”

    “对。”李致远平静地道。

    听到这话后、那一排公差脸上露出迷惑不解,因为眼前这个报出姓名的李致远只有大罗金仙三液境修为。这修为不要说是在界都淘汰赛,在域城淘汰赛中都是垫底的存在,

    这么一个修为、如何能在域城淘汰赛中打破历届记录,成就空前绝后的超高成绩?

    那公差有些不信,便作进一步的确认,遂又问道“是安阳行域风雨楼执事李致远?”

    李致远没有多话。亮出了风雨楼腰牌。

    那公差看了腰牌后终于确定眼前的李致远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李致远,当即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递出一个通行玉简给他:

    “哈哈,李执事,您好,我们给您提供了食宿,这是您在碧落天酒楼的通行玉简,您现在可以去那里入住,希望您能在第二场的比赛中取得好的成绩。”

    很明显。李致远和左刀的身份地位在界都就没有在域城那般受重视了,所以左刀作为一名杀手都没有食宿提供。

    李致远好歹是风雨楼的执事,也算风雨楼的中级阶层,自然有食宿提供,地点在碧落城的‘碧落天’酒楼,

    碧落天酒楼既然敢取这样一个名子,肯定是有其不凡之处。

    碧落天酒楼是碧落城中最豪华最上档次的一座酒楼了,据说这酒楼以前不叫这名子。叫迎仙大酒楼,

    碧落天帝年轻时曾经在这座迎仙酒楼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据说在这座酒楼里,碧落天帝邂逅了他最爱的女人,这座酒楼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像,

    在这座酒楼翻新重建后,碧落天帝亲自为迎仙大酒楼题名,并把这座迎仙大酒楼命名为“碧落天”。当然那时候碧落天帝已经成为了整个位面的主宰。他的权力,便是整个位面的意志。

    碧落天此后便成为了一颗耀眼明珠,官方举行的大赛都会将食宿点安排在碧落天,此次界都淘汰赛便是如此,只是碧落天空间有限。不能给一千名参赛者都提供住宿,只是给有身份地位的人提供了。

    这些人,包括域主子嗣,知名大宗派掌门的子嗣,超级大部落首领的子嗣,风雨楼楼主子嗣或是执事一级。

    像左刀这样的杀手,就没有入住的权力。

    没得到食宿提供的左刀有些沮丧,李致远拍了拍他的肩头,安慰道,“没关系,你和我住在一起。走吧……”

    当下,李致远和左刀,还有长袖月一起准备离开报名台前时,却被一个人挡了道路,

    此人,正是楚天歌。

    楚天歌面色不善地挡在了身前,他身边还有一个大罗金仙七液境的锦袍青年,面色不善,神色倨傲,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感觉。

    “干什么?”李致远双眉一挑。

    “大胆李致远,见了少城主,还在下跪?!”那楚天歌指着那锦袍少年,对李致远厉喝一声,声音宛如炸雷。

    这一声吼叫,把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包括报名台后面的一排公差人员,包括站在远处的楚天化和长天风。

    李致远当即便怒了,目光盯向那锦袍青年,冷笑道“少城主?什么狗屁少城主,居然要我堂堂风雨楼执事给他下跪?”

    然后,李致远的目光转向了楚天歌说道“小朋友,说话小心一点,我代表的可是风雨楼,风雨楼的人,需要向一个少城主下跪吗?”

    楚天歌一滞,遂又冷冷一笑,道“你可要看清楚了,这位可不是普通的少城主,他是界都碧落城城主的儿子方少城……”

    楚天歌说着指了指脚下的大地,“是这里的少城主。”

    那楚天歌的意思很明了了,意思是这里是人家的地盘。

    李致远听了这话,更加用一种看小孩子的眼神盯着楚天歌,然后目光转向那方少城,玩味笑道“界都碧落城城主的儿子方少城,对吧?”

    “没错。”那方少城扬了扬头,傲然说道。

    “我是安阳行域风雨楼的执事,我需要向你下跪吗?”李致远问道。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这是他说的?”方少城明显没有楚天歌那般的脑残,他指了指楚天歌说道。

    楚天歌跟方少城是好朋友,刚才他窝着一肚子的火气,想着如何教训李致远得到长袖月。

    乍然就遇到方少城,于是便想着利用方少城少城主的身份吓唬一下李致远,让李致远在众目睽睽之下下跪,借以羞辱他,让长袖月也感到耻辱,然后才能破坏掉他们的关系。

    只是他没有想到,事与愿违,李致远根本就吓唬不住。

    “楚天歌,刚才那话,是你说的,大家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李致远的目光,转向了楚天歌,

    他作为风雨楼的执事,自然对碧落界各大势力等级及关系有所了解,作为风雨楼的执事,不要说界都城少城主方少城,就是城主方运天,他也无需下跪的,

    李致远是风雨楼的执事,代表的便是风雨楼,而楚天歌说这样的话,明显是在贬低风雨楼的地位。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

    楚天歌这话要是传到风雨楼楼主们的耳朵里,怕是要向楚天化要一个说法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