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404章

时间:2018-04-05作者:田农

    五百八十颗人头,这是什么概念??

    这成绩太逆天了!

    这成绩,恐怕要轰动整个安阳行域!甚至有可能轰动整个碧落界!!

    “刚才那三个人,你认识吗?他们的身法很是诡异,可惜储物戒中没有留下身法类的秘籍,否则倒可以修炼一下。”李致远有些遗憾地问左刀道。

    “远哥,那三个人是幻影门的人,幻影门以高超身法独步天下,近几十年来声名鹊起,现在势力已然壮大,位列安阳行域六大门派,他们刚才所施展的,是幻影门独门身法‘虚实身法’……”

    “虚实身法,虚实相生……嗯,很是不错,不过遇上我的凶鬼,也活该他们倒霉……”李致远说着意念一动,吞吃了尸体的纹兽、葛老大和小阴俱都飞起,飞至李致远身前,

    葛老大和小阴这两个面目狰狞的鬼家伙一到李致远面前便弯腰低头,束手而立。意态很是恭谨。

    “强哥,你的傀儡真强大!”左刀盯着葛老大和小阴,由衷地赞叹一句。

    李致远淡淡一笑,意念一动,纹兽化作虚影,附到了背上,葛老大和小阴则是化作鬼影钻入李致远储物戒中。

    “对了,左刀,你听说过昆山王吗?”李致远又问。

    “昆山王……听说过呀,昆山王是昆山部落的首领,昆山部落极大,绵亘数千里,位于界都碧落城的东面,对了,如果我们有幸去参加界都淘汰赛,昆山部落是我们必经之地呢……”

    “那,昆山王的势力与实力如何?”李致远又问。

    “据说昆山王已于去年突破了大罗金仙九液境,凝液成冰,在丹田气海中开辟了一座紫府,所以他现在应该是紫府上仙一冰境的样子……”左刀说道。

    凝液成冰,是大罗金仙踏入紫府上仙的标致。

    以仙冰在体内构筑紫府,是为紫府上仙。

    “因为昆山王跟界都碧落城的城主方运天有些交情。又因为他修为实力强大,所以他的势力,在整个碧落界部落首领中,是最大的,也就是说,碧落界所有部落的“王”中。他是首屈一指的,又因为他晋级了紫府上仙,所以现在的势力与域主无限接近了……”

    “昆山王那么大的势力,他的儿子为何会被关押起来?难道以他的势力还一个儿子都保不住?”李致远好奇地问道。

    “呃,远哥你说的应该是昆山王的第九个儿子昆九虎吧,昆九虎是自已作死呀,那二世祖修为不高,却专爱惹事生非,也舍得烧钱。据说他储物戒子里时时带有大量的一次性法宝,价值连城,靠着这些一次性法宝他是恶事做尽……

    而且他还是个等徒浪子,好色成性,几年前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调戏华阴行域域主华天下的女儿华落英,那域主华天下勃然大怒之下便要杀这昆九虎,昆九虎知道犯下了大罪便在其父昆山王的授意下,早早地逃到了碧落城中。也就是碧落城城主方运天的家里……”

    “华天下追至城主方运天家里时,方运天替昆九虎求情。作为界都碧落城的城主,方运天的势力不仅要比一般的城主大,还比域主要高上几分,华天下自然要卖他几分薄面,于是就不杀昆九虎,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华天下要求把昆九虎送到监狱里,判他个无期徒刑……”

    “方运天觉得昆九虎犯了错自然要承担罪责,这时候也不好再横加阻拦……于是接下来的几年,昆九虎便就在监狱里度过了……”

    “昆山部落隶属华阴行域吧。昆九虎犯了罪应该在华阴行域服刑,怎么跑到安阳行域的监狱来了……”李致远好奇道。

    “昆九虎此前一直在华阴行域的监狱里服刑,只是从去年,也就是昆山王晋级紫府上仙后,他便从华阴行域监狱调到了安阳行域来了……”左刀说道。

    怕李致远听不明白,左刀又解释说“江湖传闻,华天下的修为在踏入紫府上仙一冰境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停滞不前,几十年来都没有突破,而且也没有领悟出真意出来。被修界引为笑谈……

    而相反,昆山王在晋级紫府上仙后,修为实力突飞猛进,才短短一年时间不到就悟出了‘风之真意’,从此紫府藏风,实力更上一层楼,同境界修者中无敌……”

    本来一直死死压制昆山王的华天下,这时候反倒被昆山王给威胁到了,有江湖传言,说昆山王势要取代华天下成为华阴行域的域主……

    昆山王领悟了‘风之真意’后,天下震动,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昆山王怕宝贝儿子昆九虎在华阴行域治下的监狱受罪,便托碧落城主方运天把他调到了安阳行域……”

    李致远闻言不由得一阵恍然,嘴里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那红发罪犯如此的狂妄与嚣张,怪不得他可以号令那些罪犯,原来身份不俗,他是昆山王第九子昆九虎,怪不得他有如此之多的一次性法宝,原来他是一个烧脑又烧钱的二世祖……”

    见王小强怔然,左刀好奇问道“远哥,你见过那昆九虎?……”

    “何止见过,我把他杀了!”李致远淡然道。

    李致远淡然,左刀却不能淡定,显出一脸的震慑表情,惊呼“啊,远哥,你,你说你把昆九虎杀了……?”

    “对呀,怎么了?”李致远仍然是一副淡然表情,就好像那昆九虎只是一头猪而已,杀了便杀了!无关大碍。

    “强哥,那你可就麻烦了,昆九虎虽然只是昆山王十个儿子中的其中一个人,但最得他疼爱,因为昆九虎是他最爱的一个王妃生的,如果他知道是你杀了昆九虎,指不定怎么报复你呢……?”

    “我杀昆九虎,昆山王如何知道?”

    “昆山王那么疼爱昆九虎,在他服刑期间,自然是布了眼线在他身边,尤其是此次域城淘汰赛,所有罪犯都会遭遇厄运的危险,昆山王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个宝贝儿子送命的……”左刀说罢一脸担忧地盯着李致远“远哥,以后,你还是小心为妙,尤其是去参加界都淘汰赛时,必会经过昆山部落……”

    “切,能杀我的人,不是还没出生,就是已经死去,”李致远不屑地摆了摆手道“我现在倒是对你刚才所说的‘风之真意’很感兴趣,风之真意,到底是什么玩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