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强小农民 第1211章

时间:2017-12-03作者:田农

    “卧佛”云隐大师还真被天魔这女人给迷惑了,他真以为天魔离开了天云寺。所以也没作提防。

    哪曾料到,天魔已经悄悄地去了天云寺的禁地……往生塔。

    天魔来到往生塔下,扬头从塔底望向塔尖,流光溢彩的塔尖让她眼神里透出几分痴迷,整个人像是入了定,

    这时,就感觉这绚丽的光芒,透着几分妖异,望着望着,总感觉那光芒深处,隐隐似有一个身段妖娆的赤身女人,像虫子一样扭摆着身子,那样子好似全身浴火,痛不堪生,又仿佛酒醉舞剑,兴意盎然,飘飘欲仙。

    这种幻象,极具魅惑!

    所幸她是一个女子,对那魅惑天生俱有抵抗,如果是男人这时候肯定会无以自持。

    来天云寺之前,她就对往生塔了解了一番,据说这往生塔顶端一层放置着一颗七彩夜明珠,每到夜晚,便会放出光来。

    天魔没时间关注这些,她飞到了往生塔的塔顶一层。站在塔楼栏杆内的外沿。揭开了陶罐的盖子,陶罐中一缕青烟冒出。

    是她弟弟的残魂。

    残魂一出,往生塔里自行响起了超度的佛音。一道佛光从塔顶射出,冲天而起,直射夜空而去。仿佛是一条贯通天地的通道。

    天魔望着那道奇光,面显惊奇之色。

    犹豫了一下,遂将那缕残魂拘于手中,深深地凝视着,呢喃道“小弟。你往生轮回吧。希望你来生过得快乐!”

    说罢,放开了那残魂。那缕魂稍微地停顿了一下,然后便向着那佛光游去。最终进入了那佛光之中,然后沿着那道佛光,向着夜空而去……

    天魔仰望着弟弟的那缕残魂最终消失于夜空,才怅然地收回了目光,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释然之色。

    天魔正要离开时,便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那女子的声音哀求道“求求你,救我!”

    这声音是从塔楼的里间传出来的。

    这往生塔的塔顶。为何会有女子?

    天魔好奇之下便走进了塔层的里间。

    才一进入,便感觉光芒万道,七色绚丽,立身在光彩夺目的塔顶里间,他几乎睁不开眼睛,被眼前所见到的一幕所惊呆。

    这层塔楼乃是整座塔身面积最狭小的一层,只有十个平方大小,中间放着一张乌黑光亮的圆桌,桌面上。是蒲团大小的一个金色佛字,佛字上面,是一个金光闪闪的金钵,金体上面。悬浮着一颗红光闪烁的珠子,那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鲜红似血的光芒,淋射下来。将金钵口端完全笼罩了起来。

    那七彩之光,竟是从那金钵内部出来的!

    原来。这塔楼里的情形与传说中的并不一样——那珠子通体红色,并非七彩。想必,金钵内还有一个珠子,定是七彩夜明珠!

    如此臆断着,天魔踏前两步,探头窥视金钵内部。

    不看则已,一看之下,登时惊得骇然。

    那金钵内,并没有什么七彩夜明珠,而是一个近乎赤身的女子,只不过这女子身体极小,巴掌大的一个小人儿,身上披着件透明的七彩丝衣。从那金钵底面,有十道金光射出,如金色的火焰吞吐不已。

    被那火焰般的金色光芒炽烤,那女子曼妙的身段,不断地扭曲挣扎,那样子,好似全身浴火,痛不欲生,又仿佛酒醉起舞,飘飘欲仙。

    原来,原来……

    原来是这样。

    原来传说是假。原来另有蹊跷。

    这塔楼内根本没有什么七彩夜明珠,那七彩光芒,分明是女子身上透明的七彩丝衣所发出的。而七彩光内,有女子的赤身幻象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盯着眼前那不可思议的一幕,天魔瞠目结舌,怔立当场。

    那金钵内的女子,像是感应到了天魔,身体扭动中,抬头望了一眼天魔,当她望见天魔时,脸色一喜,竟开口感叹道:“五百年了,终于见到人了!”

    天魔微微一怔,心中怪异不已,虽有诸多疑问,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好姐姐,救救我!”那女子恳求道。

    天魔不答,目光从女子身上移开,转到那颗红光流转的珠子上。在那颗珠子里面,隐隐似有股细细的血流,在轻轻流转。

    天魔盯着红光流转的珠子,又瞧了瞧那金光闪闪的金钵,眼神中透出痴迷,这两件佛器,光芒流转,内蕴灵力,定非凡品。

    感叹了一声,天魔的目光又落在那女子身上,这女子不管是正是邪是妖是怪,定然很厉害,不然也不会用这金钵和珠子两件宝物才将她封印在此。

    天魔伸出手去,想要触及那珠子,就感觉珠子上散发出一股热气,炽烤着手上的皮肤,似乎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于是他又收回手来,道:“你是谁?我凭什么救你?”

    “我是花妖,姐姐若救我,我以后便听命于姐姐。”女子说道。

    天魔闻言一愕,她听说过花妖,花妖是万年花株修成了妖精,成精后便吸收男人元阳修炼,以前可没少祸害男人。

    “放你出去可以,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尽管说,只要花妖能办到,必定不会推辞。”

    “我要你祸害天云寺的僧人,我要你祸害越国男人。”

    天魔是睚眦必报的人,方才云隐大师的一番拒绝让她心生恼恨,所以她要报复天云寺。而且不但在报复天云寺,还要报复越国,她就是这样一个极端的女人,爱就爱的彻底,恨也恨得不择手段。心黑手辣。

    “姐姐放心,祸害男人是花妖的拿手绝招。”花妖妖媚地笑了。

    天魔问道“我该怎么救你?”

    花妖心切地道:“姐姐只要把红色珠子移开便可。”

    天魔想,反正祸已闯大了,大错已铸成,索性就一错到底吧。

    想到这里,他伸手一抓,一把握住了热气炽手的珠子。

    突然,夜空中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整个天地,轰隆一声巨响,晴空霹雳,如神灵降怒,震得塔身摇了摇。

    在雷鸣中,天魔惊然抬头,昂首窗外,心头一缩,莫名其妙地生起一丝罪念,握着珠体的手猛地一抖,将欲松开时,那花妖却不失时及地提醒道:“欲成大事者,须得破除心路上的一切阻碍!”

    天魔闻言,心头一狠,面色一凛,使全力移动珠子。珠体上的红光一阵紊乱,

    当离开金钵上方时,红光陡地消散,只是一颗样子普通的珠子,红光一消,热气也便散去。

    那金钵内火焰般的金光也随之消散,原来,这诸般法器是用仙法控制组合在一起的,彼此呼应,相铺相成,灵力相融,一旦其中一件被移开,其它的也便失去效应。

    那花妖纵身一跃,跳出金钵,落在地上时,已变成常人大小,赤条条白生生妖娆娆一段身子,只披了件透明透亮的七彩丝衣,带着几分仙姿,又透着几分妖艳,真是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那惊艳之态,绝世无匹。

    随着女子破印而出,她身上眩目的七彩丝衣,光芒一闪即灭,虽如此,看上去也是丝滑透亮,呈七种颜色,显是一件宝衣。

    “终于自由了……哈哈……哈哈哈……”花妖欣然而猖狂地大笑起来。整个人仿佛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花妖在这金钵内受困五百多年,被两件至强法宝上下压制,痛苦不堪,幸亏有那‘七彩霓衣’护体,才不至于要了她性命,如今重得自由,心中兴奋不已,

    她一把抓起那金钵对天魔道“姐姐,这是天云寺普渡金钵,非常厉害,你拿着用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