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遮天之太阴皇子 第三十八章 黎皇手谕

时间:2022-03-26作者:卡拉赞酒瓶子

    黎皇手谕!

    这是一卷神纸,不大,只有一尺多宽。

    不过一尺而已,散发出的气息却如同一道高岭巨岳,哪怕不放出一丝光华,都会不知不觉地被这卷手谕所吸引,不由自主地就要参拜、要叩首!

    它就那样悬停在半空,耀得人睁不开眼的金光之下,有一道道漆黑的神纹在流转、在交织,散发着阵阵永恒的威势。

    这是古之大帝亲手书写的手谕,上面那一缕缕几乎肉眼可见的帝意实在太明显了!

    姒玄目光有些呆滞地盯着悬在自己身前的黎皇手谕,大殿中的一群大能与王者也默不作声,静静看着姒玄的动作。

    他们都看过了黎皇的这封手谕,自然知道这上面写了什么,虽然心中的感受各不相同,但也都不敢说一句话。

    最终,姒玄长出了一口气,恭敬地上前两步,双手从半空中接过这一尺多的金色神纸。

    “嗤啦!”

    这卷手谕被展开的声音好似打开了一片大千世界,所有修行有《黎皇经》的大能者们都是身体一颤,仿佛从这道音之中听出了无尽地奥秘!

    有了在九黎大殿外直视九黎图仿品的经历,姒玄不敢再开启神目细观这封手谕,只能用最平凡却也最郑重的目光去看这封手谕。

    “刷!”

    还没等姒玄去分辨这宛若神文天书一般地笔迹,蓦然间,这被姒玄捧在手中的黎皇手谕上金光大盛,竟然迸发出了无量光,从姒玄体内摄取了一缕太阴真力与真血!

    “这是?”不仅姒玄,包括黎琛在内的一干大人物都没见过这种场面,一时间惊呼声四起。

    那黎皇手谕悬在半空中,一道道无量光从在手谕上方汇聚,竟缓缓形成了一道模糊的人影!

    那是一道伟岸到难以形容的男子,如开天辟地的神祇一般显现出来,压得整个大殿都在震颤。

    “这……”姒玄瞪眼,这伟岸男子的身影和九黎图之灵那神祇的样子太像了,无论是外表还是气势,都仿若一人。

    不,应该说,九黎图之灵化作的神祇模样和黎皇手谕中显化出来的黎皇虚影实在是太像了!

    “黎……黎皇显圣?!”一位看起来比黎琛还要年长不少年岁的九黎老祖宗的老者全身都在战栗,这不是恐惧,而是发自血脉深处的本能!

    “那道身影是……我族大帝,黎皇吗?”黎洪也在颤抖,他体内修行《黎皇经》所得的法力此时活跃异常,仙二第六个小台阶的桎梏隐隐间竟有了丝丝松动的迹象!

    所有九黎皇室成员都有类似的反应,眸光颤抖地盯着那道高大的人影,全都有跪伏下去的冲动。

    那道伟岸的身影的面庞笼罩在混沌雾霭之中,看不清面容,但他身上那玄色龙袍实在是太显眼了,在场的不少人即便二十多万年后都在穿着这一样式的龙袍。

    “吾受太阴教恩,”

    似乎是黎皇的男子虚影那笼罩在混沌雾霭中的眸子似乎在一众九黎后人的身上扫过,最终落在了姒玄身上,宛若天音一般的声音传了出来。

    “呼啦啦!”

    包括月灵公主、黎琛、黎少阳等一众九黎神朝之人全都毫不犹豫地跪伏下去,恭敬聆听黎皇的宣读,

    “执人皇印护己道六百一十载,若得太阴教后人之请,吾图亦可借其六百一十载,吾后人谨记”

    黎皇的声音不快,却沉稳、庄严、霸气,一字一句地念完了手谕中的内容。

    “后人定当谨记!”黎琛虽然贵为九黎的老皇主,此时却虔诚地跪拜,高声呼喊道。

    “后人定当谨记!”在他身后,所有的九黎神朝之人也在高呼,有些年纪大的老者更是激动到老泪纵横,毕竟亲眼面前黎皇帝姿的人太少了,即便只是一道虚影,都足够让他们此生再无遗憾!

    “唉!”

    似乎听见了后人的宣誓,黎皇手谕上方的虚影消散,隐隐地,所有人都听见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九黎神朝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一声叹息因何而起,只有黎少阳、黎洪和姒玄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月灵公主眸中也有丝丝神光在闪烁。

    那是不能与太阴圣皇真正见面,交流大帝之道的遗憾!

    黎皇虚影散去,黎皇手谕上金色的光华也敛去,似乎化为了一张普通的神纸,不再拥有刚才的皇道气息。

    姒玄伸出双手,将那从半空中飘落而下的手谕接住,郑重地对这手谕施了一礼。

    他现在明白了九黎图为什么对在家老头子这般执着了,黎皇曾执掌太阴人皇印六百多载,那枚帝印陪伴了黎皇多半条成帝之路,其中属于太阴人皇的道,黎皇自然看得清楚,也最是深刻,自然对太阴人皇的事最是执着。。

    “古籍有言,我族黎皇对太阴人皇最是推崇,他在世之时,时常在夜晚独自眺望北方的星空。”黎琛缓缓上前,郑重地从姒玄手中接过那张平凡金纸一般的黎皇手谕,叹道。

    “帝者之所憾啊!”姒玄想到自家父亲,也叹了一句。

    一众九黎神朝的大能们也从跪伏的状态起身,围拢在黎琛与姒玄身周,目光虔诚地望着那张手谕。

    黎少阳原本立在黎琛身旁看着,忽然他感觉眉心仙台之处有所感,惊得打了个激灵。

    “刷!”

    下一刻,一道神光从黎少阳的仙台中飞出,悬停在姒玄和一众九黎大能王者的上空,散发出了无量的混沌神光。

    “太阴皇子,你太阴一脉与九黎的因果,你准备现在了结,还是留与后人?”

    帝图中的神祇出声,声音浩大,与刚才的黎皇虚影声音相仿,缕缕帝意散发,令人沉浮。

    姒玄望着那在混沌雾霭中沉沉浮浮的九黎图,心中也难免激动起来。

    他的出世距离太阴人皇坐化实在是太久远了,久远到无人护道、帝兵也受损不能召唤,身在北斗,实在有些缺乏安全感。

    这九黎图欠着太阴一脉的因果,不仅是亲近自己的帝兵,图也是姒玄本身载道之器的模样,与他的相性可以说仅次于太阴印!

    “那便如今了结吧!九黎图前辈跟随我六百一十载,如何?”姒玄郑重问道。

    这个问题,不仅是在问九黎图,亦是在问在场的诸多黎琛、黎少阳等人。

    他心中明白,这可不仅是九黎图的因果而已,偌大的九黎神朝还需要这幅帝图守护,无数的外敌亦需要帝图震慑。

    真就这么被自己拿走了,谁都不敢保证明天隔壁三大皇朝会不会持着各自的帝兵平了九黎!

    “可!”

    这是九黎图简洁的回应。

    “无妨!”

    紧随着开口的是老皇主黎琛,他显然是早就猜到了现在的可能性,却底气十足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