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遮天之太阴皇子 第311章 河伯、河图拓本

时间:2022-08-12作者:卡拉赞酒瓶子

    _:遮天之太阴皇子 第311章 河伯、河图拓本

    《庄子》论黄河曰:“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

    身为孕育了古华夏一半文明的巨川,黄河的宽广与辽阔是寻常大河难以媲美的,古文常以河字指代黄河,以此就能自此之中窥得黄河之辽远的千百分之一。

    姒玄要西行,带着风华和涂山狐族的小狐狸涂山玫逆黄河而西去,沿路游览了不少圣贤大阵下的名山神土。

    黄河来头不小,是那九十九龙山中的一支,姒玄等人沿河而行,发现黄河流域的不少楼阁、道观、寺庙等都有修士存在,许多妖兽与草木灵修也借黄河得道,虽然不强,但总归是欣欣向荣的。

    “不愧是百川之长,千龙之母,黄河龙脉即便在这样的绝灵之世都能有如此的规模,若回归大世,可能都快赶上秦岭的那条超级大龙脉了。”

    今日,姒玄随意坐在黄河之畔,看着身前这条足有百里宽阔的大河奔涌耳朵,涛声震耳,有淡淡的龙气蒸腾而起,而后迅速融入大河之中。

    “老祖宗说的是,我家太祖姥姥也说,当今只有黄河这样的古龙脉能在这个时代孕育出龙髓那种龙脉之精,其他的龙脉都不行。”小狐妖涂山玫像模像样地站在姒玄身边,感叹道。

    她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模样,面容姣好、身姿婀娜,一身洁白的流仙裙令她颇有飘渺的仙气,头顶毛茸茸的大耳朵则让她多了几分灵动与俏皮。

    “小狐狸知道的倒是不少,你也四极大圆满了,破入化龙秘境之后所需龙髓不少,如果没有足量龙髓辅助,也就只能老实磨时间了。”由于禹皇的原因,姒玄把她当作亲家的外甥女看,一路上没少照顾。

    “嗯,听说化龙境正常修行少说也得要五六百年才能圆满,有龙髓辅助只需要数十年之功,老祖宗,您老人家都认了我这个小亲戚了,能不能帮玫玫找一点点龙髓呀?”涂山玫一双大眼睛中含着水雾,可怜巴巴地看向姒玄道。

    从洛水走到黄河,几天下来她已经和风华与姒玄混熟,知道有一位妖族大圣为风华提供了许多修行所需,羡慕得不了。

    “早说了回头赏你点好东西,只要你这几天让我高兴,哪能亏待你?”姒玄笑道。

    “好嘞!”涂山玫麻利地跑到姒玄背后,举起一双小拳头在他背后捶打起来,她虽然涉世不深,但巴结长辈的本事却早就练出来了。

    三人一路慢悠悠地沿黄河逆流而上,姒玄对黄河龙脉兴趣不小,因为为伏羲大帝送来河图的龙马就是沿黄河来的,他也想在这条大河上找到什么古道统传承。

    过了几天,姒玄众人在黄河之畔行走,忽然遇了一处河水异常汹涌的水域,仔细望去,此地的河面也很宽阔,竟足有近千里之宽,真如巨海一样,一眼望不到边际。

    “西游记说,沙和尚的道场是一条宽八百里的流沙河,流沙河我没去过,但这么宽的河流看起来可真是骇人。”风华修为不浅,但也没深入探索过地球,此时不禁惊叹道。

    姒玄一双神眸发光,叮嘱道:“这段流域有古怪,表面汹涌无比,水下却是平静无波,恐怕能有个古之圣龙留下的龙宫,待我找找。”

    “龙宫?”风华和涂山玫惊喜地对视一眼,又全都闭上了嘴巴,地球修行界很多年没有龙裔出现了,古圣留下的龙宫足够让她们心动。

    “哗啦啦!”

    姒玄观察黄河上方的水汽很久,眉心一闪,一副碧蓝色的道图散发着蒙蒙青光,化作千里大小,横在了黄河两岸。

    望着遮天蔽日的仙金图,涂山玫一双洁白的狐狸耳朵忍不住颤抖起来,风华也差不多,圣兵的气息过于可怕,根本不是她们这个层次能够想象的。

    “何人擅长河伯道场?”

    这时候,黄河深处竟然也传来圣人级别的波动,一面青色的石碑都河水之中破出,化作百里大小,其上有诸天星斗不断变幻,与姒玄的仙金图分而对峙。

    “原来是河伯道场,太阴姒玄,无意间叨扰了。”姒玄神眸望去,青色的石碑上有一头龙龟盘踞,足有千丈大小,道行很高,到了仙台二重天。

    他稍微想了想,一指点出,施放出些许圣人威压,一瞬间擒住了那老龙龟,将它连带着青色石碑一同镇压再仙金图上。

    “前辈饶命,我是河伯大人的正统传人,从不曾上天害理过!”老龙龟一瞬间亡魂皆冒,没想到这位和和气气的强者突然动手,它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一击就被缴了械。

    “没想伤你性命,”姒玄笑呵呵地把老龟抛了出去,连带着青色的石碑一起丢到它怀里,“只想问问道友背上这星斗道纹和这件圣兵是哪来的?”

    闻言,涂山玫和风华也凑了上来查看,这头老龙龟背上的道纹的确不凡,乍一看像是风雨侵蚀的岁月痕迹,仔细看才知道这东西竟然和风族的八卦道纹差不多,直指大道本源。

    老龙龟走的是不化形的妖修路子,化作一丈大小,人立起来,带着姒玄三人迈步入黄河中,河水底有一座颇为恢宏的水晶宫,雕梁画栋,有龙生九子与诸天星辰的绘刻,神奇非凡。

    慑于姒玄深不可测的修为,老龙龟的态度非常恭敬,道:“回圣人的话,小妖本是一头灵龟,毕生所学都来自河伯圣人老爷的传承,星碑也是老爷留下的。”

    “河伯?”姒玄皱眉,“难道是先秦时期掌管过黄河流域的古圣?”

    龙龟点头道:“是,河伯老爷是上古时的一尊龙龟,年轻时观看过河图上的诸天星斗神形,圣碑上所刻画的就是河图拓本。”

    姒玄颔首,龙龟这种生灵又称霸下,传说中是驮碑的神兽,那位先秦河伯看来的确是看过河图,才能将其中万千星河详细烙印在这座碑上。

    听到河图二字,风华顿时来了兴趣:“前辈可知道河图的去处?”

    老龙龟抬头看了姒玄一眼,两只大爪子一摊道:“不知,河伯老爷接近圣人王的修为都没能得到河图,小妖更是见都没见过。”

    它领着三人来到水晶宫深处,这里供奉着一面龟甲,不过一丈多高,背面拓印着星辉般的刻印,仿若囊括了星河的变幻,不是攻伐用的器,却更加厉害。

    “这是河伯圣人老爷成圣时褪下来的壳,其上的刻痕是真正的河图拓本,请圣人品鉴。”老龙龟小心翼翼道。

    龟甲在前方是一串周朝常用的大篆字体,姒玄在龙龟的帮助下才看得明白,其上写的是河图洛书的来源。

    先秦时那位河伯推测,这件器来自太古时期的一位圆满圣灵,洛书河图在那圣灵陨落后被人族先民得到,祭炼多年后已然通灵,才有了如此主动隐现的本事。

    “多谢了,等我从西方回来,就与去找寻至宝,若能成功,一定给道友看看。”姒玄点头道。

    “圣人高义!”老龙龟连忙拜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