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鬼村扎纸人 第2314章 黄泉路,彼岸花

时间:2018-09-08作者:轻尘一笑

    那是一朵很精美的花。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死状很惨的老鼠用舌头在那个死字上描绘出了一朵花,花瓣两不相同,又两两不见,充满了神秘气息。

    嗡!

    欧阳云逸盯着那朵花瞧了片刻,脑子里突然嗡鸣一声,心神晃动起来,他顿时意识到自己着了道了,那花极有可能是一种可以惑人心神的符咒!

    但他还是明白的太晚了。

    他双眸迷离起来,失魂落魄的俯下身,将老鼠捧在了掌心。

    那老鼠就站在他掌心,用舌头指向了一个方向。

    欧阳捧着老鼠,很是听话的向那个方向走去,那边便是那片神秘叵测的竹林。

    其实欧阳云逸身上还贴着几片奇物,但仍然未能逃过一劫,那几片奇物好似没有起到半点效果。

    “云逸去那边做什么?”

    这时候,有一个人走进了院子,正是金浮沉,他瞧见欧阳云逸正向竹林走着,忍不住疑惑起来,冲着欧阳云逸喊了两声,却不见对方答应,便飞掠过去,将手搭在了欧阳的肩头。

    “云逸,你怎么了?”金浮沉问道。

    说话的同时,金浮沉就看到了欧阳云逸捧着的死老鼠,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欧阳云逸这显然是不正常了啊!

    呯!

    欧阳云逸毫无征兆的侧了一下身子,屈膝就向他胯下撞去。

    金浮沉皱起眉头,挥掌拍在了欧阳云逸膝盖上,身体借力向后飘退,站稳身形后,沉喝道:“欧阳云逸,你这是搞什么呢?醒一醒!”

    欧阳云逸不理他,依旧向竹林走着。

    金浮沉正要再次冲上去阻拦欧阳云逸,却见一道人影从悬崖边上飞掠了上来,冲着他摆了摆手。

    瞧清楚那人的脸,金浮心中沉顿时一喜,孟凡来了。

    “金老哥,在牛头山的时候,宗长老被人差点被人暗害。”孟凡站在金浮沉身旁,瞧着欧阳云逸的背影,低声道,“凶手正是我埋在竹林的一具分身,其实那分身本不该那么早叛变的,他说他在竹林地底遇到了造化,而我早就发现,竹林的地底是金莲峰气运汇聚之地,或许藏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哦?”金浮沉好似没听明白。

    “回头咱们再细说,先瞧瞧云逸的情况。”

    孟凡举步向欧阳云逸跟去。

    金浮沉也一脸疑惑的急忙跟上。

    欧阳云逸进了竹林之后,就小心翼翼的将那滩老鼠放了下来,而后开始在地上挖起坑来,是徒手挖的,不多时,便挖了一个可容一个人躺进去的坑,自己躺了进去,开始用手扒拉四周的土,想将自己埋起来,场面怪异。

    “孟老弟,他这是要自杀啊!”金浮沉躲在远处,对身旁的孟凡惊异道。

    “再看看。”孟凡沉声道。

    过了一阵子,欧阳云逸便用双手将自己埋好了,而后手也缩进了坑里面。

    细雨不断落下,渗进了土坑里。

    孟凡用梦道术透视着,观察了半响都不见有任何异状,倒是欧阳云逸的气息越来越弱了,估摸着是缺少空气,快要窒息了,真的是自杀似的。

    “挖他出来吧!”

    孟凡说了一句,随即和金浮沉飞掠了出去,将欧阳云逸从坑中给挖了出来,欧阳云逸双眸紧闭,像是陷入了一场沉睡。

    “他这是中了什么道了?”金浮沉用手拍了拍欧阳云逸的脸,也没拍醒对方。

    “回屋再说。”孟凡环视了一眼周围,抱起欧阳云逸向木屋飞掠而去,还叮嘱了金浮沉一句,“金老哥,拿上那滩肉。”

    “好!”金浮沉蹲下身,瞅了那滩鼠肉一眼,眉头便紧紧皱起,太恶心了,下不来手啊!只好撕下一块衣角,将鼠肉包了起来。

    “能救醒不?”

    回到木屋时,孟凡已经将欧阳云逸放到了木板床上,手在其额头按着,像是在查看着什么。

    “应该是中毒了,可以解。”孟凡轻声道。

    “好好。”金浮沉松了一口气,随即看到孟凡手掌上有一团黑气弥散出来,将欧阳云逸的脑袋包裹了起来,缓缓流转着,像是正吸收着什么。

    “毒液!”

    很快,金浮沉就瞧见一滴绿色液体,从欧阳云逸脸上的伤口里渗透出来,落到床铺上,竟将褥子腐蚀出了一个窟窿。

    孟凡将手从欧阳云逸额头上收回,道:“毒液应该是竹线蛇的毒,可以麻痹人的神经,让人睡上个三五天没问题。”

    “不应该啊!”金浮沉皱着眉头,“云逸怎么着也是长生二重境的强者,怎么会随随便便被那种蛇咬了呢?那种蛇是很温顺的,平时都是躲着人走的。”

    “不是被咬的,而是有人下的毒。”孟凡扫视了一眼欧阳云逸全身,“他身上没有被蛇咬过的痕迹,唯一的伤口便是脸上这道,毒液必定是从脸上这道伤口渗进去的。”

    “咋渗进去的?”金浮沉更迷糊了,“我来的时候,也没看到外人啊!是他自己弄进去的?”

    “不好了,老子中计了!”

    欧阳云逸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眸迷茫,双手乱挥!

    孟凡按住欧阳云逸的肩头,蓦然高声道:“莲儿,你来了呀!”

    欧阳云逸身子一颤,双眸明亮起来,手也不乱挥了,下意识瞧向四周,却是没看到金莲儿的影子,嘟囔道:“哪呢?莲儿在哪呢?”

    金浮沉目光古怪的瞅了一眼孟凡:“这也可以?”

    孟凡耸了耸肩:“明显可以。”

    “孟哥,你回来的?金掌座,你也来了?”欧阳云逸缓过神,哭丧着脸瞅着两人道。

    “云逸啊,你快说说你这是怎么了?”金浮沉问道。

    “哎!”欧阳云逸叹了一口气,大吐苦水道,“你们不知道,这地方太邪门了,老鼠都成精了啊!差点把我害死啊!”

    金浮沉瞧了一眼被自己丢到地上的布包,才知道自己包的一滩肉泥是一只死老鼠。

    接下来,欧阳云逸将自己今晚的遭遇讲了一遍,听得金浮沉惊讶不已,老鼠不仅能操控孟凡的纸人骨架,竟然还会写字,还会画画,可不是成精了!

    孟凡走到屋门前,蹲了下来,刚看到那老鼠的杰作,瞳仁就猛地一缩,那死字不特别,但那朵花简直太不同寻常了!

    他在帝仙宫地底见过那朵花。

    孟凡喃喃道:“黄泉路……彼岸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