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鬼村扎纸人 第2193章 你的命运,不在此间

时间:2018-04-28作者:轻尘一笑

    若说孟凡中的是毒。

    那就是死气之毒!

    纵然是修炼者,身上染了死气,身体各种机能都免不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老头只是个普通人,倒地吐白沫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老马,老马,你怎么了?”

    那婆婆见状一下子慌了神,一边喊一边给老头掐人中,过了一阵子,那老头才悠悠转醒,张嘴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感叹道:“好厉害的毒啊!肯定是……对,是断肠草没错了!”

    他又给孟凡的症状下了结论。

    “你也中毒了?”那婆婆皱眉问道。

    “没事!”老头摆了摆手,“刚才没把嘴吐干净……”

    接下来,老头煞有介事的在孟凡身上认了一些穴位,又揉又扎,放出来半盆子黑血,奇怪的是,那些血没有一点味道,连血腥味都没有。

    哗啦!

    那婆婆将盆子里的血倒在了外面的菜圃旁,转身就进了屋,却是没看到,那盆黑血渗透进泥土之后,附近的植物在一瞬间褪了绿意,转眼就萎靡死亡了……

    “差不多了。”老头在身上擦了擦手,瞅向了玉阑珊,兴许是那婆婆已经给他说过玉阑珊和孟凡的关系了,开口道,“这是你哥对吧?这几天呢,我会经常过来给他放血,直到血什么时候发红了,就没啥大事了,现在我给他开一副药,药钱呢,也不要多你的,哦,你带钱了没有?”

    “他们钱丢了,老婆子帮他们付。”还没等玉阑珊开口,那婆婆就从身上摸出来一个布包,打了开来,“多少钱?”

    “老妹子啊!”老头古怪的瞅了一眼那婆婆,“你这是积德行善啊!得了,过几天你再一起给吧,还不知道到底要吃几服药呢!”

    老头收起银针,放进药箱,背起来就往外走,出门时扑通一声又倒地了,还好自己又爬起来了……

    玉阑珊瞧着门口:“药……”

    老头说开了药,却并没有把药拿出来。

    “别急啊,姑娘。”那婆婆急忙道,“他住这里不远,一会儿就送过来了,他一开始也不知道你哥是啥状况,也不知道带啥药过来是不?”

    也不知是不是老头放血有了效果,孟凡的眉心竟然泛起了一片微不可察的红意,像是有了血色。

    虽然那婆婆说老头住的不远,但中午时分,老头才把药送过来,还一直咳嗽,像是得了病,药是几味草药,婆婆手把手教了玉阑珊怎么熬。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教玉阑珊熬药的时候,那婆婆问道。

    “玉阑珊。”玉阑珊便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那婆婆。

    孟凡就是喊她这个名字的。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婆婆赞美了一下,“那你们家肯定很有钱吧?”

    玉阑珊没说话。

    即便是她脑子还好使的时候,对钱也没什么概念,一心想着心怎么做才好吃,是爆炒还是清蒸……

    “那你家大不大?”那婆婆又拐着弯问,压根不知道自己是跟多么恐怖的一号人物说话。

    玉阑珊想了想紫阳小宫:“大。”

    “那你家离这里远不远?”那婆婆又问。

    玉阑珊想着和孟凡一起乘雕飞行,说道:“远。”

    那婆婆眼睛莫名的眯了眯,道:“我姓窦,以后你可以叫我窦婶婶。”

    玉阑珊点了头。

    药熬好之后,玉阑珊便端着进了屋,那叫窦婶的婆婆瞧着玉阑珊的背影,抖了抖手里的一块破抹布:“真是傻子啊!都不怕烫的!”

    傍晚时候,那老头又来了,再次给孟凡放了血,他对孟凡的血他是彻底忌惮了,根本都不敢碰,蘸到银针上的那些,也都小心擦掉了。

    这片村子不算大,只有几十户人家。

    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窦婶用闲聊的口吻告诉玉阑珊,这村子叫留村,住在村子里的大多都是一些老人,因为年轻人都跟他儿子一样,去附近干活去了,这村子以前也是没有的,是五六年前才形成的。

    玉阑珊对窦婶的话了无兴趣,只吃了一小口饭就要进屋去。

    “小珊。”窦婶很亲切的对玉阑珊道,“你那种药丸还有没有?再给我一粒好不好?”

    白天时候,她主动出药钱,好似就是为了生益丹。

    玉阑珊想了想,给了窦婶一枚。

    孟凡昏迷前取出的生益丹都是他在落霞山试炼中炼制的,虽然比较匆忙,但品质却都很不俗,至少中品。

    窦婶若是找个门派卖掉,下辈子可以锦衣玉食了。

    村子挨着山,傍晚和夜晚没有什么过渡,很快就黑了下来,天上的繁星璀璨的不像话,玉阑珊坐在一个小板凳上,陪在孟凡的床前,瞅着窗外的繁星发呆,孟凡则一动不动,心脏以极其悠长的间隔,缓慢跳动着。

    若不是那场和黑袍人的战斗,他新凝出的木属性经脉也不至于崩溃,也不至于遭受现在的大灾大难,接下来是生还是死,根本就没有定数。

    在猪蹄山的某个山洞里,也有一个人一动不动。

    她这副样子已经很久了。

    蓝儿将小白狐带到猪蹄山之后,就将她安排在了一处山洞里,告诉了她一种修炼法门……也没多说什么。

    只告诉小白狐:“你的命运,不在此间。”

    青丘城这时候一片祥和。

    这一夜,白家的白千秋造访了范孤意,询问了孟凡入长生的情况,范孤意只说一切顺利,即便是对白千秋,范孤意也没说孟凡已经离开青丘城了。

    白千秋说了一些往事之后,就离开了。

    出了紫阳小宫大门,他才自言自语道:“孟凡啊,当初老夫可是向你承诺过,你若是帮了老夫的忙,便会给你一个大造化,今夜便是想和你商量一下那造化,你却是闭关了,那等你出关再说好了。”

    “那造化,老夫绝舍不得给别人!”

    在那个不知位于十八重山何地的村子里,那位窦婶再次进了玉阑珊和孟凡的屋子,瞧见玉阑珊在看窗外的星星,嘴角勾了勾,轻声道:“小珊,你这么大了,跟哥哥一起睡不合适,今晚就跟婶婶一起睡,怎么样?”

    玉阑珊摇了摇头。

    窦婶又道:“小珊,你身上的衣服破了,不好看了,脱下来婶婶给你补补好不好?”

    玉阑珊低眸瞧了瞧自己身上的衣服,点了点头。

    脱衣的时候,窦婶瞧着玉阑珊完美的身段,狠狠咽了一口口水……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