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放开那个萌宝 第448章五年前的真相大白(3)

时间:2019-02-11作者:陌下悠竹

    谨记:6  网址:xiaoshuom 以免丢失

    以夜司沉精明,很有可能会通过她的那个动作发现什么。

    她记的她当时明明只是用衬衫捆住了他,但是他后来却没有追出来,她当时还有些不解,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很显然夜司沉就是因为她的那个动作,确定了她就是五年前的女人,所以,他就不急着追她了。。

    然后他就憋着大招在这儿等着她。

    所以她这是自己把自己坑了?

    温若晴的唇角狠狠的抽了抽,温若晴,你是猪吗?

    不过,现在夜司沉应该只是凭她的那个动作确认了是她,没有其它的证据证明。

    所以,夜司沉才想法设法的把她弄到这儿,就是为了试探她,就是为了最后的确认,或者就是为了让她自己承认。

    温若晴想起五年前她对他做的那些事情,若是她承认了,夜司沉会不会直接掐死她?

    所以,她绝对,绝对不能承认。

    打死她,她都绝对不能承认。

    “噗!!”温若晴望着他,强压着心中的惊,直接笑了:“没有想到夜先生还有这般惊奇的经历,那个女人也真够厉害的,对了,那个女人是谁?介绍我认识认识,这勇气,简直无人能比。”

    夜司沉望着她脸上的笑,唇角紧抿,没有再说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他此刻这般的沉默,倒是让温若晴心中有些拿不准主意,此刻,连她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我要走了,爷爷还在医院,我要去照顾爷爷。”他不说话,温若晴便想离开,她现在心里是有些发毛的。

    其实,她本来就有些怕他的,现在知道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是他后,心中就更怕了。

    她现在想要躲开他,躲的越远越好。

    夜司沉没有说话,也没有拦她,只是一双眸子一直望着她,她走到哪儿,他就望到哪儿。

    温若晴被他这么望着,感觉全身不自在,她没有再说什么,拿起自己外套,穿在了身上,然后快速的走到了房门口,直接打开了门。

    一开门,早就站在门外的吴秘书的脸便突然的放大在她的面前,看到吴秘书的那一刻,温若晴只惊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吴秘书这么突然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惊吓,甚至吓的后退了一步。

    若是平时,冷静如她,那怕遇到再危险,再可怕的事情,都不会被吓到,都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但是现在她本来就心神不宁,所以她知道她这反应相对与平时的她而言实在是太过了。

    而且来的人还偏偏是吴秘书,五年前,就是吴秘书在酒店门口负责拦她的,吴秘书虽然没有看清她的样子,但是她是认识吴秘书。

    所以这一下,温若晴是真的受惊不小。

    她知道,这肯定是夜司沉故意安排的,而她也知道,刚刚夜司沉已完全的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

    难怪她说离开,夜司沉没有拦她,原来是早就安排好了后招。

    他还能再阴险点吗?

    “怎么?吓着了?”夜司沉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唇角微扬,脸上明显的带着笑:“你何时变的这么胆小了?这都能把你吓着?是因为心中有鬼吧……”

    “无聊。”温若晴瞪了他一眼,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她现在不想再继续待在这儿,不想继续跟他待在一起。

    她怕她会暴露更多。

    温若晴直接迈步向外走去。

    “去哪儿?”夜司沉没有拦她,不过问了一句。

    “去医院,爷爷还在医院。”温若晴暗暗呼了一口气,虽然夜司沉此刻没有伸手拦她,但是她知道,她若不好好回答他的问题,他肯定不会让她走。

    对于她这样的回答,夜司沉还是满意的,他也知道温老爷子现在还在医院里,她肯定是要去照顾着,所以他不会拦她,他的唇靠近她的耳边,一字一字缓缓说道:“晚上,我去医院接你,别让我找不到人,否则,后果自负。”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那威胁的意味却是再明显不过。

    “夜先生,我不欠你的,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们之间没有关系了。”温若晴此刻自然听的出他话语中的威胁,她也知道,他说的出就做的到的。

    所以,她此刻心里是乱的,在此之前,她完全可以不理他,但是一想到五年前的事情,她就觉的自己心里有些发虚。

    “晚上我去接你,别让我找不到人。”夜司沉并不跟她争辩,只是重复着他的意思,他的态度再明显不过!

    “夜司沉,拜托你老高抬贵手,放过我行吗?”温若晴心里越是发虚,越是担心,而此刻夜司沉这态度更是让她心惊。

    她现在只想避开他,避的越远越好。

    “怎么?不想走了?若是不想走,我们进去做点别的事情。”夜司沉望着他,身子刻意的向她靠近,暧昧的眼神,暧昧的话语,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温若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快速的退了几步,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温若晴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她要冷静,不能因为他就生气了。

    夜司沉望着她,唇角再次淡开一丝轻笑。

    温若晴气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不就结过一次婚吗?夜先生至于这样吗?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能再去结一次。”温若晴此刻这话,故意强调他们结婚、离婚的事情,刻意的想要忽略掉五年前那天晚上的事情。

    所以,此刻她的发狠其实是虚的。

    “好,我们明天就去民政局。”夜司沉倒是接的极顺,也极快,而且他脸上的笑明显的更浓了几分。

    “……”温若晴彻底无语了,她发现跟他已经无法正常的交流了。

    这还是以前那个高冷的男人吗?

    她怎么感觉现在的他就像一个随时都可以耍赖的孩子。

    “我就算再结,也不能再跟你结,跟同一个人结两次婚有什么意思,我要结也要换一个才行……”温若晴此刻也是被他逼急了,这话就这么冒了出来!!

    搜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