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腹黑总裁霸道爱 第628章 情蛊难解

时间:2019-02-11作者:言七七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不要说尚牧,就连我自己看了都讨厌!”

    尚雪眼泪和鼻涕齐下,她现在哪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如果我连路都走不了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尚雪,不要自暴自弃!如果连你都放弃自己了,还有谁能帮你?”霍廷琛微微弯腰,清润的声音落在她耳边,尚雪捂着耳朵摇了摇头,“没用的,霍廷琛!尚牧已经赢了,我输的一败涂地……”

    “难道你甘心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双宿双飞?甘心害你变成这样的人逍遥法外吗?”

    霍廷琛的激将法,激起了尚雪心底的恨意。

    是啊,她变成这样,不就是着了那些人的道了吗?

    “尚雪,你相信我吗?”霍廷琛眼神真诚地看着她。

    尚雪含着眼泪点了点头,若不相信他,当初她也不会主动找上他了。

    她连尚牧都不信,但是她相信霍廷琛。

    “相信我,你会好起来的!如果国内冶不好,我们就出国冶!但是前提是,你必须振作起来!你现还年轻,就算放弃了现在的演艺事业,以后也可以东山再起!”

    “尚雪,你曾经说过,软弱的女人才会整天哭哭啼啼的,我希望你不要成为那样的女人!坚强起来!我一定会让你站起来的!”

    霍廷琛说的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尚雪心里积压了好几天的情绪,也通通暴发了出来。

    “霍廷琛,我现在只能相信你了!”

    她抱着他,像是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ten站在门外,听着尚雪令人心碎的哭声,他的心情也跟着沉沉浮浮。

    陆家

    陆彧南的私人医生赶到之后,就替他进行了紧急处理。

    “我哥怎么样?”陆佳音看到陆彧南那个样子,也被吓坏了。

    她似乎还从来没见过陆彧南这么虚弱的样子,虽然以前他也经常受伤,但是他很能忍,脸色也从未这么苍白过。

    那个男人一看到陆彧南血的颜色,脸色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伤口倒不是大事,只是他身体里好像有一种毒素……”流影是陆景川最新训练出来的一批杀手,在影组织内进行过一次内讧之后,流影就来到了陆彧南的身边,贴身保护,因为他自幼懂得一些医术,所以在陆彧南三年前受过一次大伤之后,几乎是寸步不离他左右。

    “什么毒?他都那么小心了,还有人给他下毒吗?”陆佳音听了之后也不淡定了。

    “大小姐,你先别问那么多了!我现在还不确定!”流影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四月,又默不作声地给陆彧南伤口上洒了药。

    陆佳音也不知道他在神神秘秘地说些什么,只是确认陆彧南没有大碍,她就不担心了。

    厨房

    四月将刚熬好的粥盛到碗里准备拿到陆彧南的房间时,突然有一道黑影笼罩在了她的面前。

    “四月小姐,你知道情蛊吗?”

    流影神出鬼没,像是影子一样突然出现,四月手里的碗差点就要摔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四月推开他,想要上楼,流影又站到了她的面前,眼神犀利地提醒着,“我在南哥的身体里发现了这种蛊毒,但是据我所知,这种蛊是子母蛊,他身体里的是子蛊,那么母蛊在哪里?”

    那是一种非常罕见的蛊毒,在这之前,他也只是听说过而已,但是陆彧南的征状,跟那种蛊很符合。

    子母蛊之所以称之为情蛊,是因为它必须下在一男一女的身体里,他们每个月必须要水乳相融一次,才能确保身体里的蛊虫相安于事,否则就会被蛊虫折磨至死……

    陆彧南应该是不久之前才被下的这种毒,而他现在身边唯一的女人就是四月,所以流影怀疑,四月的身体里还藏着一条母蛊虫。

    “我不知道,你不要问我!”

    看着四月落荒而逃的身影,流影又有些不确定,陆彧南那么谨慎小心的一个人,会给别人下手的机会吗?

    而且,据他所知,陆彧南心里最爱的女人应该是夏七夕。

    那么,夏七夕和四月,到底谁给他下的这种毒?

    房间内,陆彧南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四月,他几乎是掐着她的脖子坐起来的,“宋四月,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四月没想到他受伤了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她被掐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嘴里不停的在咳嗽着,“咳……咳……咳……”

    陆彧南是下了狠手的,好像真的想要将她掐死一样。

    “陆彧南,你干什么?”陆佳音听到房间里的动静,闻声赶来,看到陆彧南掐着四月的脖子,她却连反抗都不反抗一下。

    她将他的手从四月脖子上拿开,生气地说道,“你受伤了夏七夕看都不来看你一眼,四月对你这么好,你却还要杀她!”

    在陆佳音眼里,四月听话,懂事,而且还很安静,是个很好的情人。

    陆佳音第一次对他身边的女人没什么反感,可是陆彧南却从没有对她温柔过。

    “陆佳音,你马上收拾东西给我滚回伦敦去!”

    一回来就给他添乱,陆彧南真想给她点血淋淋的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丫头,当真以为他是什么烂摊子都帮她收拾吗?

    “你看看你,就知道对我们大呼小叫的!有本事你也对夏七夕这样啊!活该你得不到她!”

    陆佳音恶毒的诅咒着,如果不是陆彧南现在还不能动,他早就要上手了。

    “像你这样,霍廷琛就会喜欢你了吗?陆佳音你别做梦了!”

    “就算我得不到,我也不会让其他女人得到他!我不介意和她们一起玉石俱焚!”陆佳音一脸狠戾地说着,不管是夏七夕还是尚雪,她们都不是她的对手。

    她是陆景川的女儿,骨子里流出来的血液也是黑色的,想要的东西就争取,得不到的就要毁灭,这就是她的人生信仰。

    “陆彧南,以后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也别老是动不动就赶我走!我告诉你,除非我自己想走,否则没人能逼我!”

    听着她那么咄咄逼人的话,陆彧南冷冷的笑着,“陆佳音,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今天从这里走出去,以后你的事我决不再管!”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