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腹黑总裁霸道爱 第627章 唯一的你

时间:2019-02-11作者:言七七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医院

    ten出去的时候,看到病房外放着一个保温桶,可是并没有看到夏七夕的人。

    他将东西拿了进去,对着霍廷琛说道,“夏小姐来了,可是不在外面……”

    霍廷琛猛然想起他们刚才说的话,心头突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他连忙拿起手机给夏七夕打电话,可是得到的回应却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夏七夕有多么痛恨陆佳音他是知道的,若是刚才她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会不会跑去找陆佳音?

    一想到这里,霍廷琛就坐不住了。

    “霍总,要去哪儿?”看到霍廷琛有些急切地往外冲,ten连忙跟在他身后。

    “去陆彧南家看看!”霍廷琛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了,若是夏七夕和陆佳音硬碰硬,她根本就不是陆佳音的对手。

    三年前她出事的那一幕又跳进了他的脑海里,霍廷琛到现在都很后怕。

    陆佳音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可怕?他当初就不应该惹上她——

    两辆车从两个方向同时往陆彧南的别墅开着。

    ………

    夏七夕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头顶那两双手突然消失了。

    “佳音,南哥已经到楼下了,快放手!”四月的声音及时的提醒了陆佳音,若是被陆彧南看到这一幕,他怕是要扒了她的皮。

    他曾经多次警告她,不能动夏七夕。

    “夏七夕,算你命大!”

    夏七夕和四月同时松开了手,夏七夕从水里探出脑袋,她拼命的呼吸着,鼻子里也呛着水,她看向四月的眼神满是不可思议。

    “你们都站在水里做什么?”

    身后,陆彧南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他看向水里站着的三个女人,夏七夕整张脸都红了,头发贴在脖子里,样子看上去既狼狈又可怜。

    “南哥,我们在教七七游泳呢!”不等陆佳音开口,四月就突然回答了。

    夏七夕一时没有缓过神来,想要说话,却又说不出来,只是瞪大一双眼睛看向四月。

    陆彧南站在岸边,对着夏七夕伸出了手,夏七夕抹了把脸上的水,突然用力一拽,就将陆彧南给拉进了水里,她自己爬到了岸上。

    陆彧南没有防备,掉到水里之后又快速地按住了自己的胸口,那里碰了水之后,水的颜色都变成了深红色。

    四月惊恐地看着他,“南哥,你受伤了?”

    刚才他一路赶来,就是怕夏七夕出什么事,他用最快的速度陪着端木灏过了几招,身上还有被端木灏利器所划下的伤。

    “滚开!”陆彧南阴鸷的眼神看向四月,对于她刚才的说辞,陆彧南显然是不信的。

    还没从水里爬上岸,陆彧南的身体就突然倒了下来。

    “哥!”

    “南哥!”

    陆佳音和四月惊呼着看向陆彧南倒下的方向。

    ………

    夏七夕一身狼狈地从陆彧南别墅里走出来,就看到了霍廷琛神色慌张地从外面走了过来。

    看到她时,霍廷琛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一脸紧张地问,“你没事吧?”

    夏七夕摇了摇头,在这炎热的七月,她居然冷的发抖。

    霍廷琛连忙将她拉进了车里,让ten开车送她回家。

    夏七夕的脑子还有些浑浑噩噩,她连自己怎么下的车都不知道,霍廷琛一路将她扶到了房间里。

    听到有水声传来时,夏七夕下意识就想躲,可是她却躲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需要我帮你吗?”霍廷琛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了夏七夕,她这才看清楚,她已经到了自己家。

    她连忙推开他,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不用!”

    “你先洗个澡吧!别感冒了!我就在外面!”霍廷琛能感觉到她刚才的颤抖,她害怕什么,他也明白。

    夏七夕脱了衣服跨进浴缸里,温热的水浸泡着她的身体,也打消了她心里的那点恐惧。

    让她更加害怕的是四月的变化,又或许是她从来就没有看清过她。

    夏七夕心有余悸,也没在水里泡太长时间,就披了浴袍出来了。

    她刚一拉开洗手间的门,就看到霍廷琛像是门神一样堵在外面。

    夏七夕看到他身上还穿着医院里的病服,这才意识到他是从医院里跑过来的。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那件事是不是陆佳音做的还不清楚,没有证据……”霍廷琛漆黑的眸子专注地盯着她,“怎么了?”

    “没有证据,就这样算了吗?”夏七夕看着他的眼睛问,“你是不是根本没打算追究陆佳音的责任?霍廷琛,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

    霍廷琛无从反驳,他的手扶上了她的肩膀,向她承诺着,“这件事我肯定会查!如果真的是陆佳音做的,包括三年前那件事,我都会给你一个交待!”

    夏七夕听他说的话,只是冷哼一声,“不必了,你应该给尚雪一个交待!”

    “看你的样子应该也恢复的差不多了!霍廷琛,你走吧!”

    夏七夕转过了头,冷冰冰地对他说道。

    霍廷琛收回了自己的手,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这才走了出去。

    ten还在楼下等着霍廷琛,见他出来时,他问道,“霍总,现在回医院吗?”

    霍廷琛点了点头,车子又开回了医院。

    霍廷琛直接去了尚雪所住的那间病房,远远就听到了里面传来摔东西的声音,“都给我出去!”

    霍廷琛开门进去的时候,被尚雪扔过来的拖鞋砸了个正着,ten刚要进去的时候,被霍廷琛给拦住了,“你先站外面,我跟她谈谈!”

    霍廷琛走到尚雪床前,将被子从她头上拉了下来,尚雪满脸都是泪,一边还在推他,“走开,谁都不要理我!让我一个人待着!”

    她无法接受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她向来都是光鲜亮丽的,哪怕是私底下,她也总是保持着最好,最美的样子。

    “尚雪,你是为你自己难过?还是因为尚牧和别人订婚了?”

    似乎是嫌她伤的还不够深似的,霍廷琛又在她心口上扎了一刀。

    “你别说了!”尚雪的声音泄露了她此时的崩溃。

    “从你找上我的那一刻开始,不就是料到了这一天了吗?尚雪,难道你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吗?”

    “我叫你别说了!”尚雪失控地冲着霍廷琛吼道。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