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腹黑总裁霸道爱 第624章 你知道是谁吗

时间:2019-02-11作者:言七七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夏七夕出去之后,尚牧就进来了。

    尚雪看到尚牧之后,情绪就激动起来了,“你来干什么?出去!”

    “尚雪!你别激动,我就是来看看你!”尚牧看到她脸色苍白地躺在那里,心情是难以言喻的复杂。

    “我有什么好看的?现在孩子也没了,你也可以安心了,不会有人成为你的绊脚石了!尚牧,我不想看见你,你给我走!”

    尚雪知道她现在的样子一定难看极了,这么狼狈的一面,她不想让他看到。

    “尚雪,你不要难过,那个伤害你的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尚牧虽然还没有查出那个人是谁,但是他发誓,一定要让他付出比尚雪更加惨痛的教训。

    “够了尚牧!你不用在这里假惺惺的了!我是死是活都跟你没关系!我变成现在这样,你心里应该很得意吧?”

    “不要把我想的那么绝情,尚雪!我……”尚牧还没说完的话被来人给打断了,夏七夕带着医生进来的时候,也注意到了气氛中的剑拔弩张。

    “医生,为什么我的腿动不了?”尚雪看到穿白大褂的医生时,吃力地抓着他的衣服问道。

    “我是不是变成一个残废了?你实话告诉我!”

    尚雪因为挣扎,手背上的针头也掉了,夏七夕见状连忙上前按住了她胡乱挥动的双手。

    来的时候她就跟医生打过招呼了,不能把实情告诉她,要让她的情绪先稳定下来。

    “你的麻药刚过,还没有恢复知觉……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配合冶疗,我们会有办法冶好你的!”

    医生看着她说道,然后又走了出去。

    医生出去之后,ten也来了,看到尚牧和夏七夕都在,他的脚步还迟疑了一下。

    “你给我滚!”尚雪用手指向尚牧,尚牧觉得她真是不识好歹,脾气上来了,他扭头就出去了。

    “尚雪……”夏七夕叫着她的名字,眼神里满是心疼。

    “你们都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尚雪将被子拉过头顶,她现在什么人都不想见,只想一个人待着。

    “那好,我们就在外面,你有事就叫我们或者按铃叫护士!”夏七夕轻声对她说道,尚雪也没有回答。

    她和ten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一起走出了病房。

    “她这个样子,还是通知她家里人过来吧!”

    夏七夕很担心尚雪现在的状况,等她反映过来之后,她怕她的情绪会再次失控。

    “查到是什么人做的了吗?”

    ten摇了摇头,“那辆车也不是本市的,但是他的背后应该还有人!”

    会是谁这么狠心,要对尚雪痛下杀手呢?

    很明显,对方应该是守株待兔了好几天了,才等来这个机会,做到万无一失。

    夏七夕回到霍廷琛的病房时,发现他并不在房间里。

    他现在自己还没能下床走路,他会去哪里?

    夏七夕下了楼,来到了楼下的小公园内,看到霍廷琛坐在轮椅里,棱角分明的脸上写满了忧愁。

    早晨的公园内气候很凉爽,很多病人都被推出来呼吸新鲜空气。

    “你怎么自己出来了?”夏七夕走过去站到了他的对面,霍廷琛有些怔忡的眸子也落到了她的身上,声音清冷地问,“尚雪醒了吗?”

    “醒了,情绪不太好!”夏七夕为尚雪感到惋惜,悲剧就发生在一瞬间,却给她带来了无法承受的苦果。

    “医生那边怎么说?”

    “医生说她的腿伤的最痛,可能没办法走路!”

    “霍廷琛,你知道是谁下手这么狠吗?”

    夏七夕看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疑问,霍廷琛放在轮椅上的手指不由得收紧了一些,他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不知道!”

    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只是不太确定。有些事情,他现在也没办法去做!

    夏七夕也没再说话,走到他身后推着他往病房区走去。

    黎家

    浅浅出门的时候就看到了黎天戈的车停在外面,她有些不确定地走了过去,敲了敲窗子,看到黎天戈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她张了张嘴,“你不会一晚上都睡车里的吧?怎么不进去啊?”

    黎天戈觉得头有些痛,昨晚发生的一些片断,他似乎已经不记得了,依稀记得他是叫了代驾把车开回来了。

    “唯一还好吗?”黎天戈声音嘶哑地问。

    “唯一没事,昨天被你们吓到了……你快进去看看她吧!”浅浅眼尖地发现黎天戈下巴上有可疑的红印,她又睁大眼睛看他,“哥,你外面不会真有女人了吧?”

    “你胡说什么!”黎天戈有些恼怒地瞪了她一眼。

    安芷凝昨天在家撒泼打滚,将能骂黎天戈的话全都骂了,幸好爸妈现在都不在家,要不然以安芷凝的性格,都要闹翻天了。

    “你脸上还有口红印没擦掉呢!进去的时候记得把嘴巴擦干净,免得安芷凝又找你麻烦!”浅浅好心地提醒了他一句,然后就施施然地走开了。

    黎天戈这才去照镜子,果然发现他的下巴处沾着一抹可疑的口红印。

    有些旖旎的片断像是放电影似的跳进了他的脑海里,黎天戈摸了摸自己的唇,昨天他真的和于曼接吻了?

    将脸上的口红印擦掉之后,黎天戈打开车门下了车,刚准备回房间换件衣服,安芷凝就缠了上来。

    “你还回来干什么?黎天戈,如果让我知道你在外面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会让你永远也见不到唯一!”安芷凝有间隙性的暴躁症和忧郁症,黎天戈是知道的,所以他对她向来都是冷处理,像昨天那么冲动,他还是第一次。

    唯一就是黎天戈的底线和软肋!

    “安芷凝,你还别威胁我!如果不是为了唯一我也不会娶你!你最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昨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我黎天戈行的正坐得端,你想的那些事情在我身上不可能发生!”

    黎天戈说完就推开她上了楼,安芷凝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算他没有那种想法,也不代表别的女人没有!她一定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于曼是吗?她倒要看看,那个女人有什么来头!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