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腹黑总裁霸道爱 第613章 独角戏

时间:2019-02-11作者:言七七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尚雪的车刚开到了公寓楼下,就看到了尚牧。

    他颀长的身体倚在车前,挺拔如松柏。

    这个她曾经迷恋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现在要她把他从心里完全剔除,尚雪还不能做到独善其身。

    她下了车,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和尚牧打着招呼,“哟,小叔叔,你不会专程在楼下等我的吧?”

    尚牧的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见她走过来时,他也笑了,笑的极为妖孽,“听说你今天拿了冠军,来祝贺你!”

    “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啊……”尚雪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不过祝贺就免了,我这还怀着孕,也不能喝酒,你说是不是?”

    尚牧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他的视线紧盯着她白皙的脸蛋,忽而说道,“尚雪,我再问你一次!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不是告诉你了么?霍廷琛的!”尚雪打死都不会告诉他了,让他后悔去吧!

    “你那新婚老公呢?结婚这么多天,你们好像也没住在一起吧?”尚牧试探性地问。

    “小叔你可真够闲的啊?我们住没住一起你也管?”尚雪瞪他。

    尚牧并不恼怒,只是一双黑色的眸子慢慢变得晦暗不明。

    “霍廷琛会放着你怀着他的孩子嫁给别人?”他嘴里幽幽吐出一句。

    “你不是都要和顾家小姐订婚了么?还管那么多做什么?”尚雪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经过,“我还有事,就不请小叔你上去坐了!慢走不送!”

    “尚雪!”尚牧见她依然是那副我行我素的样子,有些恼怒地叫着她的名字。

    “你老实告诉我,这个孩子是不是我的?”

    一个月之前,她问过他,如果这个孩子是他的,他会怎么样?

    可是尚牧的回答让她绝望了,即使他知道了这个孩子是他的又怎么样?

    他不会娶她,甚至没有阻止她嫁给别人,哪怕那个人是她随便抓过来的,他也没有阻止。

    尚雪停下了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回头,“尚牧,其实你心里都知道,又何必来问我!”

    他很清楚,她和霍廷琛之间,只是在演戏而已,他从头到尾都很清楚。

    他就站在那里,看她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可是,他一点都不在乎。看她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戏演砸了,又接着演另一场戏……

    尚雪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尚牧将手里的那瓶红酒狠狠地甩了出去,玻璃瓶碎裂,地上立刻就溅起了红色的液体,像极了血的颜色。

    答案他心里都清楚,可是亲口听到她这样说,尚牧心情还是有一点复杂。

    他已经坚持到了现在,他是不可能放弃到手的这一切。

    尚雪,他到底应该拿她怎么办!

    ………

    霍廷琛从诊疗室出来,ten就将衣服给他穿上了。

    医生说他的伤口恢复的不太好,还需要继续留院观察。

    “马上给我办转院吧!”霍廷琛脸色看上去也有些苍白,继续留在这里,陆佳音还会缠着他,他就没办法静下心来养伤。

    “可是,陆小姐有人脉,她知道的话……”ten欲言又止地看着霍廷琛。

    陆佳音的脾气霍廷琛是知道的,否则三年前他的生活也不会被她搞的鸡犬不宁。

    只是,霍廷琛现在真的没有心思去应付陆佳音。

    “把我手机拿来,给陆彧南打个电话!”

    霍廷琛揉着眉心说道。

    三年前他已经吃了一次苦果,所以这次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

    夏七夕还没回家时,陆彧南的车就已经到了范家门外。

    陆彧南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四月没想到他会突然过来,也连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陆彧南看到她时,忽然说道,“我刚才好像听到了有笛子的声音,是你在吹吗?”

    陆彧南眯着眼睛看她,没有错过她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是啊,我没事吹着玩玩的……”四月见他直接往她卧室里走了进去,也连忙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陆彧南先是打量了一下她的房间,最后拉开抽屉,看到了她吹的那支笛子。

    他的两只手握在了一起,“咔嚓”一声,直接掰断了那支碧绿色的笛子。

    四月惊讶地张了张嘴,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南哥,你这是在做什么?”

    陆彧南随手就将那支笛子扔进了垃圾筒里,眼神冷冽地看着她,“四月,你会催眠吗?”

    “南哥说笑了,我怎么有那样的本事?”

    “四月,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留在夏七夕身边吗?”陆彧南冷笑着问她。

    “已经装了三年了,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露出破绽!你也知道夏七夕对于我的重要性,敢动她,我会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陆彧南像只动了怒的野兽一样,捏着四月的下巴,那样狠的劲道,似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陆彧南,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四月在他眼里看不到一点对她的怜香惜玉,真是绝情啊,可是这样一个绝情的男人,为什么偏偏爱上夏七夕了呢?

    “咦?你们在干嘛呢?”

    夏七夕见四月卧室的门开着,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两人以一种怪异的眼神对视时,她有些好奇地问着。

    陆彧南已经放开了四月,几秒之间,又换上了一副温柔的脸孔。

    “我正在跟四月说呢,把她留在你这里我很多事情都不方便了,所以我来带她走了!”

    夏七夕这两天睡眠非常的不好,有四月陪着她,听她吹笛子,她还能安心一点,可是陆彧南都开口了,她也不好再要求四月留下。

    四月本就是陆彧南的女人,自然应该要回到他身边去。

    “你那节目也录完了吧?先休息几天,过阵子自己开个工作室!”

    陆彧南走到夏七夕身边,看她的眼神温柔的不可思议。

    夏七夕看他和四月之间有些不对劲,也没注意听他嘴里在说什么。

    “四月,你没事吧?”

    四月的脸色不太好看,陆彧南已经拽着她的手,将她拉了出去。

    “我们先走了,你晚上睡觉把窗子关好,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

    陆彧南带着四月走了,夏七夕回到房间,好像失忆了一样,完全不记得她这两天做过什么梦了。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