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腹黑总裁霸道爱 第523章 三年后

时间:2019-02-11作者:言七七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三年后

    英国,伦敦

    著名的加那尔赛车道上,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以极快的速度在公路上驰骋着。

    车内坐着一个  女人,而且是个很美丽的东方女人。

    她长着一张精致的脸孔,脸上撑着一副最新款的线型墨镜,一头微卷的栗色长发,五月份的天气已经有些炎热,她身上穿着一件紧身的吊带背心,露出肩膀上那抹好看的百合花的纹身,脖子里随着带着那颗“眼泪”,下身只穿着一条很短的热裤,这样的装扮,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女一样。

    她驾着车子,游刃有余地周旋在一帮男人中间,那些外国人在看到一张出众的东方脸孔时,争先恐后地朝她身边挤了过来,不时的对着她吹着口哨。

    夏七夕对这样的调戏已经见怪不怪,她突然一脚踩下油门,车子一个漂亮的弧度,往另一条路上驶去。

    夏七夕从后视镜内看到那些车辆都被她远远地甩到了身后,她有些得意地笑了笑。

    放在暗格里的手机以一阵独特的悠扬铃声响起的时候,她就任由它这么响着,不去理会……

    手铃持续响了足足有五分钟,才恢复安静。

    此时的玫瑰庄园内,陆彧南突然大发雷霆。

    “夏七夕,胆子又肥了是不是?居然不接我电话!”

    陆彧南嘴里虽然在骂,但是唇角却是噙着笑意的。

    无论她躲到哪里,他都能定位得到她行踪。

    这也是为什么三年前他比霍廷琛和季奕扬先一步找到她的原因。

    “南哥,不走吗?”身后的保镖突然问他,三年前,影组织里进行了一次大改革,陆景川现在已经退位,陆彧南成了掌舵人,现在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做,他却经常往玫瑰庄园里跑,一待就是半天。

    所有人都知道,玫瑰庄园的女主人是陆彧南的心头爱,人人都敬而远之,可是偏偏有几个那么不怕死的。

    陆彧南目光随意地在庄园里转了一圈,然后就看到了花瓶里新放的一束蓝色妖姬。

    “这花挺漂亮的啊!谁送过来的?”陆彧南随意地问着。

    “是维尔森酒庄的威尼斯先生送来的……”庄园里的管家战战兢兢地说着。

    “威尼斯先生还约了小姐一起吃晚餐……”

    “哦?”陆彧南心下疑惑,这其中还有他不知道的事,“那小姐答应了吗?”

    陆彧南是只笑面狐狸,通常他在笑的时候,底下的人就更害怕了。

    “答,答应了!”管家有些结巴地回答着。

    “很好!”陆彧南手里把玩着的一只随身携带的派克笔就这样被他硬生生地给折断了。

    “把这些花给我丢出去!不知道小姐只喜欢睡莲吗?”

    管家听了,连忙唯首是瞻,“好的,南哥!”

    “一个种葡萄的,还想染指我陆彧南的女人?”陆彧南的口气有些狂妄地说道。

    他又低头看了一眼时间,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三个小时加二十分钟了,再次刷新了以往的记录。

    这世上,也只有夏七夕会不怕他陆彧南,一次次的放他鸽子。

    他明明三天前就约了她今天晚上一起吃晚餐,可是她却跑去跟别的男人约了晚餐。

    陆彧南长臂一伸,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将手指捏的“嘎吱”作响。

    出门的时候,他叮嘱着身后的保镖,“你们不用跟着!”

    如影随形的黑影就像是他的第二道影子一样,很快就从他眼前消失了。

    ………

    红色的法拉利一个漂亮的急刹,就在一家别具欧洲风情的餐厅停下了。

    夏七夕刚一进去,就有长相高大英俊的侍者在前面为她引路了。

    “威尼斯先生来了吗?”夏七夕问。

    “他已经等很久了!”包间的门被推开时,夏七夕看到坐在里面的人是陆彧南时,有些无语地对他翻了个白眼。

    “你把人家威尼斯弄到哪里去了?”

    夏七夕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冰水就一口饮尽。

    “夏七夕,你胆子越来越肥了!居然还想背着我和别的男人约会?你说吧,想他怎么死?”

    陆彧南从腰间掏出一把刀和一把枪,让夏七夕做个选择。

    “他是我朋友!”夏七夕认真观察着他的反映,见他表情中藏着一抹试探,她就知道他是故意吓她的。

    “那不行!你交朋友必须要经过我同意!我一看那男的就对你有意思!”

    陆彧南有些吃味地说着,他又嫌弃地看了一眼她的装扮,“这才几月份,你就穿这么少?你很热吗?”

    “是啊!我很热,不行吗?”夏七夕说着又给自己倒了杯冰水,给陆彧南半路抢了过来,“冰的少喝点!你肚子疼的时候不记得了啊?”

    他清楚地记得她的每一个习惯和喜好,三年来,夏七夕的性格改变了很多,他是一点一点的看在了眼里。

    如果说她是真的想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时,每个月被姨妈折磨的那几天,都会疼的她怀疑人生。

    生完孩子之后,她每一次都会疼的死去活来。

    夏七夕想,这也是老天爷对她的惩罚,让她记住这种痛,一辈子也忘不了。

    夏七夕看着陆彧南喝着她杯子里的水,好像一点也不嫌弃她的口水。

    她轻笑了一下,说道,“这不是有你在么?”

    对她来说,他就是好的止疼药。

    夏七夕很感激陆彧南,他见证了她最无助,最狼狈的那一面,是他把过去那个柔软的夏七夕改造成了今天脱胎换骨的夏七夕,她想,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代替陆彧南在她心里的份量。

    “那要是,我有一天不在你身边呢,你怎么办?”陆彧南突然凑到她面前,眨着魅惑的眸子问她。

    夏七夕“扑哧”一声笑了,“怎么?你要结婚了啊?”

    陆彧南一脸的挫败,不解恨地捏了捏她的脸,“我就是真的结婚了,你也无所谓是不是?”

    夏七夕嘻皮笑脸地冲他笑道,“怎么可能无所谓呀?我可是会心痛的!”

    夏七夕一只手抚着自己的胸口,作心痛状。

    陆彧南这下更加生气了,“你这个臭丫头,能装的像点么?”

    她还是这样,遇到他认真的时候,她就用这种插科打诨的态度给糊弄了过去,偏偏陆彧南还拿她没办法。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