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腹黑总裁霸道爱 第255章 爱之深,恨之切

时间:2019-02-11作者:言七七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酒会上,易之衍多喝了两杯,出来的时候也拒绝了助理的跟随。

    他想一个人静一静。

    已是深夜,马路上的车辆很少,易之衍很少有光明正大的走在马路上的时候,从什么时候开始,连出门走路都变成了一种奢移。

    这些年,他其实也一直都生活的很压抑,假笑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种模式,而他自己也忘了,自己真正开心想笑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了。

    突然间,易之衍有种想要隐退的冲动。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跟着他的时候,易之衍一回头,就看到安宁在跟着他。

    他想他真的是醉了,朦胧间,他好像看到了夏七夕的身影,在向他走来。

    这怎么可能呢?

    安宁走到他身后时,看他如痴如醉的目光看着她,又好像在看着另一个人。

    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你没事吧?”

    从两人传了绯闻开始,大大小小的场合,他们同台了很多次,可是易之衍却还是像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对她,即使他们已经合作了两部戏,他对她的印象也不深刻。

    安宁受霍廷琛的指示,想尽一切办法靠近他。

    易之衍甩了甩头,突然又笑了起来。

    他真是醉的不轻了,居然将她错当成了夏七夕……

    “之衍,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安宁附在他耳边柔声说着,这一刻的她那么温柔,离他距离这么近,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在蛊惑着他的神经一样。

    易之衍没有拒绝,任由安宁扶着他上了一辆车,不知道开去了哪里。

    “七七,你能不能对我多笑一笑?”

    她笑起来的时候是那么的好看,易之衍觉得她含笑的那双眼睛,是世界上开得最漂亮的花。

    安宁知道他是认错人了,只是她也没有否认,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能离他这么近,她又怎么会放过?

    下了车,安宁将他从车里扶了出来,易之衍走路都有些打飘,却还是一路跟着安宁的脚步走。

    不管去哪里,有她的地方都好。

    安宁将他扶进了屋子里,门被关上的那一霎那,她松了口气,唇角也扬了起来。

    费尽一切心思想要得到他,没想到这么容易,她就得手了。

    易之衍躺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昏昏沉沉的了。

    安宁看着他那张俊美的脸庞,心生留恋,霍廷琛她高攀不上,可是易之衍现在却在她的身边,也即将成为她的男人。

    “之衍,我们就把假的变成真的吧,好吗?”安宁脱了衣服,主动吻上了他。

    易之衍只感觉自己在吸着一支冰凉可口的果冻,清爽酣甜,他还想要得更多……

    后来,主动的那个人就变成了他,感觉像是在梦里一样,他抱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做着最幸福的事……

    ………

    易之衍醒来时,头痛欲裂。

    只是下一刻,他满是震惊地看着身边躺着的女人,安宁浑身赤裸,身上布满了吻痕,而他也是一样,被单下面未着寸缕。

    昨晚发生了什么,记忆袭来,完全是他主动的……

    易之衍追悔莫及,他的自控能力向来很好,可是为什么昨晚他就控制不住了?

    安宁也幽幽转醒,对上易之衍那懊恼的眼神时,她主动依偎了过去,“我是自愿的,你不用自责……”

    “你想要什么?”易之衍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她,安宁却突然掀开了被子,床单下面有一抹刺目的红,易之衍呼吸一窒,早就听闻安宁被霍廷琛包养过,她的作风也一直不好,只是他没想到,她还是第一次。

    “对不起!”易之衍悔的肠子都青了,他不想当个混蛋,但是却没办法对她负责。

    “我都说了不怪你了,之衍,我也没有别的要求,就让我留在你身边,好不好?”

    安宁用恳求的眼神看着他,易之衍却迟疑了。

    “抱歉,我可以用其他方式补偿你!”

    他不爱她,所以不会做出违心的事,那样也是害了她。

    安宁有些失望,“你喜欢夏七夕是不是?昨晚你一直在叫她的名字!”

    易之衍没有否认,听到安宁在小声地哭泣,他却像个逃兵一样逃离了。

    他会给她补偿,尽自己所能,只是他的心不在她身上,也给不了她任何承诺。

    医院

    范凌天突然带着唯一出现,夏七夕满脸的惧怕。

    这两个人,是她现在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今天来接芷凝出院,听说你也在这里,就过来看看……”范凌天一脸慈爱地看着夏七夕,“怎么?不认识我了吗?”

    见夏七夕一副惊恐的样子,范凌天有些忌惮地问。

    夏七夕摇头,睁大了眼睛看着范凌天那张,即使已经有了皱纹,五官却依旧坚毅的脸庞,这个男人对她的母亲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七七,你怎么生病了呀,要快点好起来哦!”

    唯一见到夏七夕时,已经松开了范凌天的手,往她身边扑了过来。

    安芷凝住院的这些天,唯一都是范凌天在照顾。

    夏七夕看到唯一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这个孩子是霍廷琛的孩子。

    “你不要过来!”

    夏七夕突然将唯一推开了,唯一没有防备,直接被推倒,坐在了地上。

    似乎是被夏七夕的样子吓到了,唯一张嘴就哭了起来。

    一旁的霍廷琛见了,觉得夏七夕莫名奇妙。

    “夏七夕,你干什么呢?”

    霍廷琛的声音有些冷淡,在夏七夕看来,他那么紧张唯一,对她大呼小叫的,是因为他心疼了,她心里突然有些难过。

    “我看夏小姐精神不太好,还是先好好养病吧,我先带唯一走了!”

    范凌天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他看到夏七夕状态不好,就带着唯一走了。

    唯一转头,用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夏七夕,夏七夕却害怕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她有多么喜欢唯一,现在就有多难过。

    为什么唯一会是霍廷琛的孩子,她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范凌天走了之后,病房内又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夏七夕不想和他说话,就拉起被子重新躺了下来。

    不一会,她感觉得到霍廷琛过来了,站在她的床边。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