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腹黑总裁霸道爱 第219章 一颗眼泪

时间:2019-02-11作者:言七七

    前往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这还是生平第一次,霍廷琛被一个女人给壁咚了。

    他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看上去有些面熟,可是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看见我,怎么一点表情也没有啊?”陆佳音有些不高兴地看着他,如果说第一次她乔装打扮过了,他不记得她正常,现在,从他眼神里也看不到一点惊喜的感觉。

    “你不会已经把我忘记了吧?”

    霍廷琛一只手隔开和她之间的距离,绅士有礼地回答着,“不好意思,我脸盲!”

    “你骗鬼呢!”陆佳音好心地提醒着他,“尼泊尔那次,还有上次在魅色,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

    霍廷琛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可依旧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态度,气的陆佳音好想把他抓过来打一顿。

    她又靠了过来,霍廷琛控制不住,连打了两个喷嚏。

    “你别离我那么近……”

    陆佳音摆了个迷人的姿势倚向他,“我就靠近了,怎么样呀?”

    霍廷琛是谁?被一个女人调戏成这样还不为所动,那就毁他一身清明了。

    “你这样,我很为难啊……”他蹙着眉,故作为难地看着她。

    “怎么为难了呀?”陆佳音声音嗲嗲地问。

    “没办法,老婆太凶了,要是看到我和别的女人靠的太近,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陆佳音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你已经结婚了?”

    霍廷琛点点头,“千真万确!”

    “我不信!”陆佳音见过夏七夕,那个女孩年纪看起来比她还小呢,怎么就结婚了呢?

    “不过没关系,你结婚了我也不嫌弃你!”

    霍廷琛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向她,这女人有毛病吧?

    “我不介意,我介意!借过一下!”霍廷琛在电梯到达一楼的时候,率先跨了出去。

    陆佳音对他摆了摆手,还大声地说道,“霍廷琛,我们晚上见!”

    一直到了晚上,霍廷琛才明白陆佳音那句“晚上见”是什么意思。

    他和夏七夕一起进入拍卖现场的时候,陆佳音也在。

    让霍廷琛大跌眼镜的是,陆佳音旁边坐着一个男人,正是他在赌场里见过的陆彧南。

    陆彧南和陆佳音坐在比较显眼的位置,也是身上的光芒太耀眼,很难不让人发现。

    陆彧南看到他和夏七夕出现,还挑衅地朝夏七夕抛来了一个飞吻。

    夏七夕想调头就走,可是霍廷琛像是故意和他较劲似的,直接拉着她在他们不远处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此时,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台上正在拍卖的是一些罕见的珠宝钻石,夏七夕对那些不感兴趣,钻戒她已经有了一颗了,也不需要了。

    霍廷琛只要一抬头,就能和陆彧南投过来的视线相撞,陆彧南的似线总是若有若无地向夏七夕这边瞥来。

    拍卖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陆彧南没有动静,霍廷琛也没有动静。

    这时,台上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下面我们竞拍的是一颗非洲之星,它由多种钻石切割而成,年代悠远,曾是60年代英国王室的传家之宝,称之为‘眼泪’,世上仅此一颗……”

    此话一出,底下的人纷纷都亮出了手里的叫价牌。

    夏七夕也顺着视线看过去,那颗在光线昏暗下的“眼泪”,像是真的眼泪一样,呈半透明的颜色,形状也如同眼泪如出一辙,看上去栩栩如生。

    关于这颗眼泪,似乎还有一个传说。

    传说60年代的英国,国王为公主选夫,要找一个全国最勇敢,最有才情的男人,足以匹配得上公主的身份。

    这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

    因为公主选夫,不分出身,只要这位勇士能够有足够的魄力,打败众多竞争对手,最后脱颖而出。

    民间有一位普通人家出生的男子,天生眉间带痣,那颗痣的形状就和眼泪一样。

    他见了公主的芳容之后,对公主一见倾心,于是就踏上了选夫这条征途,一路过关斩将,进行到最后一轮的时候,国王见了他,却将他淘汰了。

    只因国王身边的巫师说,这位勇士面带煞气,会给我们国家和公主带来灾难。

    在庆典上,公主对勇士也是一见钟情,只是被国王硬生生拆散。

    勇士不甘心,就夜闯王宫,想要带公主私奔。

    国王知道后雷霆大怒,命人将勇士抓入大牢,万箭穿心而死。

    勇士死后,国王才发现,连续数年载干旱,一夜之间,突然大雨倾盆,连下了三天,好像连老天爷也在哭泣。

    勇士尸体被烧时,天上出现红光,那是天神的象征。

    国王追悔莫及。

    公主伤心欲绝,日渐消瘦,最后也一病不起。

    后来,有人说,公主病逝,变成了一颗眼泪,却追寻她的天神去了。

    也有传说,天神转世,变成了一颗眼泪,戴在了公主的脖子里,从此公主长命百岁,并成了英国史上第一位女国王。

    只是这些传说,都不得考证。

    夏七夕从那个故事中回过神来时,发现坐在她身边的霍廷琛也举起了手里的叫价牌,只是那颗眼泪已经被拍卖到了五百万。

    “你疯了吗?”夏七夕连忙去拉他的手,可是霍廷琛像是中了邪似的,非要拍下。

    夏七夕脑子里有些混乱,听着那些清晰而又模糊的声音,直至价格被叫到了一千万,全场就只剩下了两道声音。

    一个是霍廷琛,一个是陆彧南。

    陆彧南是什么人夏七夕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她不应该让霍廷琛这么疯狂下去。

    “这颗眼泪太不吉利了,死了那么多人,你拍它干嘛?”

    夏七夕突然冒出来一句话,让霍廷琛愣住了。

    他拍了干嘛?当然是要送给她啊!

    此时,陆彧南已经以一个亿的高价拍得了那颗眼泪,夏七夕心里暗自骂了一句“疯子”,便笑了起来。

    霍廷琛这颗脑袋,也不至于太傻。

    男人有的时候也是要泼一泼冷水的,起码在她认为,一块石头而已,花那么多钱买来,真是太不划算了。

    “夏七夕,你可真会坏事!”

    霍廷琛觉得有些可惜,又或许是因为跟他竞争的人是陆彧南,他就更不想认输了。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