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八百六十一章 番外:出手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见到来人只是个女人,那两人松懈不少。

    宫以沫做出惊慌的模样,伸手就来抢他们手里的东西,“你们拿着什么?!”

    原本他们下意识的想避开,但是一想,这东西由太子府的人拿着,岂不是更加人赃并获?

    就这一愣神的功夫,宫以沫就轻松抢到了他们手里的东西,他们这才放心宫以沫似乎是会武功的,不等他们进一步动作,御龙卫就冲了进来。

    看到御龙卫之首,李少司之后,他们二人眼前一亮,连忙上前禀报。

    “少司!我们搜到了龙袍!”

    李少司闻言大惊,“什么?龙袍在哪?!”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回头的一瞬间,宫以沫抢来的龙袍就不见了,她手里的包袱虽然还是鼓鼓的,但内容已经不同了。

    “龙袍就在她手里!”

    众人齐刷刷的看过来,宫以沫一副被吓到了的模样连连后退。

    “没……我手里是自己衣服,不是龙袍!”

    见宫以沫这样,那两人冷笑,“胡说,你怀里分明就是龙袍,刚刚我们哥俩看到你鬼鬼祟祟的,想将什么丢到井里去,你敢打开看看么?!”

    宫以沫瘪瘪嘴,“分明是你们想非礼我!我可是未来的太子妃,你们放肆!”

    一听到她的身份,那两人更是高兴,这下,终于能坐实了太子的罪名了。

    得福跑了过来,见宫以沫被人围住,那还了得?

    “你们要做什么?夫人可是未来的太子妃,你们这是大不敬?!”

    少司有些为难的说道,“我的两个属下说她手里抱的是龙袍!”

    “这不可能!”得福带着东宫护卫挡在宫以沫面前,太子可是千叮万嘱,天大的事都不能让夫人有任何闪失。

    宫以沫拦着得福,轻声道,“你凭什么信他们一面之词而质疑我?”

    少司皱了皱眉。

    宫以沫继续道,“又或者,若是我手里不是龙袍,他们轻薄我,你又质疑我,御龙卫要如何收场?”

    她话说的严重,让李少司有些犹豫了,这时,那两个男人拍着胸脯说道,“少司,不要被她骗了,那包袱我们亲手打开了一角,确定是龙袍没错!”

    “当真?”李少司压低了声音问。

    “千真万确!”

    宫以沫冷笑,“若是不是如何?”

    李少司冷着脸说道,“若是不是,这两人交给你处置。”

    宫以沫哼了一声,“我未来太子妃的脸面还真不值钱,若是你们污蔑了我,你,少司大人,要答应我一件事,不然,我们就将这件事上报陛下!”

    得福虽然不知道宫以沫要做什么,但这个时候还是非常给力的说道。

    “东宫可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若是你们污蔑夫人,这件事东宫决不罢休!”

    少司犹豫了一会,见身边那两人实在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最后还是点头。

    “还请您打开包袱!”

    宫以沫一笑,突然将包袱丢在了他手里,“你自己看吧!”

    少司接过,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他一下就打开了那个松散的结,里面露出几件黑色红色的衣服,他一惊,拿出一件打开,发现竟然是女人的裙子!

    宫以沫在一边幽幽说道,“龙袍不是黄色的么?我处理几件不要的衣服,你们竟然说是龙袍,想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也不该找这样的借口。”

    那两个人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包袱在她手里待了一会,龙袍怎么就不见了?!

    “少司大人!这不应该啊!我们刚刚分明看到是龙袍!”

    宫以沫露出愤愤的表情,“方才你们只顾着轻薄我,哪里看清楚我包袱里是什么,少司大人,你现在该给我做主了吧?”

    那两人闻言站不住了,一脸凶狠的靠近宫以沫,一副想搜身的模样,“你把龙袍藏到哪里去了?快交出来!”

    宫以沫后退几步,得福就带人将他们推开,大声说道,“你们想干什么?太子殿下不在,你们就能胡作非为,指鹿为马了?!”

    “够了!”少司皱了皱眉,命他的人退下,这里除了一口井,几棵树,根本一览无遗,说她将东西藏起来了,都说不过去!

    “可是!”那两个人简直有苦说不出,龙袍明明在她手里!

    宫以沫幽幽说道,“好了,真相大白了,少司大人,你现在明白谁是谁非了吧?刚刚我们可是说好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想说话不算数?”

    少司十分为难,见那两个人还想说什么,他不耐的将他们抓了起来,并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要求宫以沫借一步说话。

    宫以沫欣然接受。

    “少司大人,这两个人可是说好要交给东宫的啊……”

    李少司迟疑道,“御龙卫的人不能交给别人,不过我一定会好好审查他们,给您一个交代。”

    宫以沫微微挑眉,“这么说你要出尔反尔?”

    李少司想了想,“……我能帮您做一件事,希望您高抬贵手。”

    毕竟他的人出了问题,闹到皇帝那了不是小事。

    宫以沫展颜一笑,“好,我要你带我去见太子!”

    少司非常为难,但是眼下被人抓了把柄,思虑再三,还是答应了。

    牢狱中,宫抉依旧一身黑衣,不同的是,他今日带着佩剑,整个人都带着一股肃杀之气,凛然不可侵犯。

    “如今父皇病中,你又身陷囹圄,所有人都在蠢蠢欲动,本王刚收到消息,大皇子正在集结人们,然后逼你出手,这样,他们就能打着救主的名号,带兵入城入城。”

    即便在牢狱中,宫澈也是一身白衣,他温润如玉的脸此时带着几分凝重,“我知道了,你去做你该做的事便是,他们想打击我,逼我出手,没那么简单。”

    如今的情况就是,别人想让太子出手,坐实了他谋害皇帝的罪名,好“清君侧”。而宫抉和宫澈决定将计就计,趁现在所有的视线和攻击都汇聚在宫澈身上,宫抉便可以大刀斧阔做很多事,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