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八百五十四章 番外:留下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怎么办,感觉你好傻。”宫以沫毫不迟疑的嘲笑宫澈。

    宫澈见她笑,黑暗中她双眼亮亮的看来,让他心都化了,哪里还能计较其他?

    两人对坐在床上,宫澈双眼痴迷的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发丝,又是欣喜,又是哀愁。

    他很高兴,沫儿这么关心他,喜欢他,可是他又害怕,因为他觉得这段幸福,是他偷来的,所以他不想沫儿见到宫抉,一次都不行。

    “沫儿,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宫澈面冠如玉,淡淡的光线中,宫以沫能看到他温柔如墨的眼眸,正专注的凝视自己。

    宫以沫甜甜一笑,倾身捏了捏他的脸,“你不用想太多,我对你好,你对我好就行啦!”

    宫澈脸上闪过一丝复杂。

    “若是有一天,别人也对你好……你……”

    宫以沫伸手在他额头上一敲,微微挑眉!

    “你这家伙在想什么呢?我……已经有你了啊!”

    她说的那样坦然,倒衬的他自己多虑了。

    “沫儿啊……”

    宫澈十分感激的将她抱在怀中,她能这样让他肆意拥抱,都是一种甜得让人发颤的幸福。

    千言万语都不能表达他的欣喜和惶恐,他只有更加用力的抱住她!

    宫以沫任由他抱紧,发现宫澈还真是越来越粘她了。

    但在这样甜蜜温馨的时刻,宫以沫却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她不由奇怪的问。

    “怎么了?”

    宫澈闷声道。

    “沫儿……我们……行房吧?”

    宫以沫一愣。

    宫澈将脸埋在她肩头肆意磨蹭,“我实在不想等了。”

    他真的太害怕了,或许只有她成了自己的女人,他才能稍稍松一口气。

    宫以沫气得扭他的耳朵!

    亏她还以为宫澈会说什么好话,原来又在想坏事!

    她揪着宫澈的耳尖将他强行拖开,怒声道!

    “病都没好就想着这档子事,要是你在床上猝死了,别人还以为我克夫呢!”

    宫澈的脸爆红,他一想到这事就觉得浑身发烫。

    “怎么可能!我……我可以的!”他已经和宫抉达成交易,他很快就能恢复健康的身体了!

    “哼!等你治好隐疾再说吧!男人果然是下半身动物,不要皮!”

    宫澈被宫以沫说得无地自容,他好委屈,心爱的女人在怀里,他却不能碰,这也太考验人了!

    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宫以沫强势压倒了!她将被子一裹,凶巴巴的说道,“睡觉!”

    说完,她不顾一身脏兮兮的,压着宫澈先睡了。

    宫澈十分无奈,有点委屈的抱着自己心爱的未婚妻。

    他是真的……很想很想要啊……

    他都做了二十三年的雏了……以前是不敢想,现在是不能动,这也太悲催了。

    就这样,带着满腹委屈,两人相拥而眠,很快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宫以沫醒来的时候,宫澈已经离开了。

    宫人上前说已经准备好了香汤沐浴,宫以沫也就没有管宫澈去向,先去好好洗了个澡。

    等她洗到一半,宫澈回来了。

    他心思颇为复杂。

    今日早朝,父皇有意恢复他的身份,许多人不服,宫抉带头,力排众议的站在他这边,让他成功复位。

    一切都很顺利,若是父皇的身体越来越差,那么他便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近,道路也越发惊险。

    不过这一切在看到宫以沫的时候,都尽数消散,只要她还在,他便无所不能。

    隔着一块屏风,阻绝了宫澈的视线,宫以沫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是他,微微一笑。

    “怎么?想进来一起洗?”

    那声音说不出的勾人,宫澈一凛,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尽数清空!他满脑子都在刷屏!

    沫儿约我一起洗澡!!!

    鼻子有些发热,宫澈连忙仰头,最不该胆怯的时候,他竟然胆怯了,脚就好像钉在了地上一样,一动不动。

    “不用了……沫儿……我,我只是来看你有什么需要。”

    宫以沫轻轻一笑,“还真有,过来,给我擦背。”

    擦背?

    宫澈浑身燥热,只觉得刚刚在朝堂上都没有这样紧张过。

    “来啊!不然,我叫别人了?”

    “不……我来!”宫澈怎么可能将这样的好事假手于人,他……他还没看过沫儿的肌肤呢……

    一直以来,他都只能抱抱亲亲,一点都不能逾越……他早就……很想看看,摸摸了。

    越过屏风,一个巨大的木桶中,一美人趴在边沿,露出了大片美背,那肌肤白得刺目!让宫澈瞬间忘了言语,有些愣神的伸手摸去。

    指尖落在她的肩膀上,白腻丝滑,宫澈喉结滚动,发现她身上似乎有一股吸力,沾上了,便拿不下来……

    宫以沫暗自眯了眯眼,问道,“今天早朝,恢复身份了?”

    宫澈迷迷糊糊的点头,双眼仍旧粘在她的背上!

    宫以沫偷笑,“这么说,你已经得到水云草了,你的病也快好了?”

    宫澈顿了顿,才缓缓说道,“一次的剂量只能治标,要根治,这些水云草还不够。”

    宫以沫感受到他指尖流连,和吞咽口水的声音,状似不经意的问,“这么说,那个人把控着水云草,等同于把控你的性命?”

    这一句话,让宫澈迅速从被蛊惑的状态脱离,他深深的看了宫以沫一眼,“沫儿,你想留下可以,但是答应我,不要插手这件事,我会得到水云草,也会全身而退,相信我,好么?”

    宫澈终于完全抵住了宫以沫的色诱,走到她身侧,伸手爱怜的抚摸她鬓角的发丝。

    他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她,缓缓说道。

    “……就陪在我身边吧,我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解决这件事,等我解决完了,我们就离开,浪迹天涯,再也不会来了。”

    宫以沫皱了皱眉,最后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好,我留下来陪你,有什么困难,我会帮你的。”

    宫澈笑得温柔。

    “只要你在我身边,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沫儿,真希望将你变小放在怀里,走去哪里都带着。”

    宫以沫浅浅笑了,心里却暗暗记住了一个人。

    宫抉,他手里拿捏着全部的水云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