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六十八章 寻药归来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以沫说不追究了,宫抉顺着她,但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皇姐怀着孩子,不想造杀孽,但是昭狱里多得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方法。

    次日,下朝之后,宫以沫终于有心情跟宫抉说点别的了。

    因为宫抉突然出现,朝内外掀起轩然大波,但是他们想象的夫妻争权并没有发生,宫以沫直接了当的明说了,宫抉现在有伤在身,伤好之后再继续摄政,宫抉也没有表达出任何异议,这让一些心里有想法的人,都翻腾不起来。

    “宫抉……你说唯一的解药都被我吃了,那那些中毒的人怎么办,还有好几千人呢……”

    宫以沫躺在宫抉腿上,榻上堆了很多折子,宫抉回来了,这些东西肯定就不用她看了啊!哈哈哈哈~

    宫抉一手举着折子,一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打她的肚子,闻言轻声道。

    “急不来的,第三颗解药,或许有一天,会以不经意的方式出现。”

    “沫沫!沫沫!”

    这时,一个欢快的声音传来,宫以沫连忙从宫抉怀里起身,却被宫抉强势的抱回去了,这个声音,他非常讨厌。

    秋行风进来时畅通无阻,因为宫以沫早就吩咐过,他是她师父,要以礼相待,如今宫以沫身边的人也都认识秋行风,看到他回来,下意识的放行了。

    一进来,见宫抉也在,秋行风并没有想太多,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宫以沫的肚子,夸张的叹了口气。

    “好大!”

    宫以沫抿唇笑,“你不是跟你师傅一起出去找解药么?怎么就回来了?”

    当初和雪族那一战,闹得沸沸扬扬,秋重禅终于明白,宫以沫手里也没有解药,无奈之下,他带着秋行风一起出去了,希望能找到传说中的第三颗解药,如今没过去多久,怎么秋行风就回来了?

    秋行风大步靠近,伸手就要去摸宫以沫的肚子,被宫抉一手拍开了,秋行风看看肚子,又看看宫抉,心里委屈,但是也不敢再动了。

    “师傅让我回来的……”

    他可怜兮兮的说道。

    宫以沫心知,秋重禅肯定是希望秋行风回来之后,看着雪无息,也希望她能看在秋行风的面子上,对雪无息好一点。

    宫以沫不在意的一笑,“那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收获么?”

    “有的!”秋行风闻言双眼一亮,从背上的行囊里,拿出不少瓶瓶罐罐来。

    宫以沫连忙凑过去,抱着肚子,和秋行风一起费力的蹲在地上查看。

    宫抉见那两个人,头对头蹲在地毯上交头接耳,心里微微发酸,脸色十分可怕,只是带着面具,没人看到罢了。

    “这些都是什么?”宫以沫以为是云顶山上的灵药之类的,谁知秋行风拍了拍自己。

    “这都是我买来的!”

    宫以沫突然预感到不妙,“你花了多少钱?”

    秋行风很自然的说道。

    “我把你给我的都花了!”

    这种欢快的语气是要找打么?!

    宫以沫凶狠的敲了他一下!

    “你是不是傻?我给你一百多万银票,你两个月就给我全花了?你这个败家玩意!”

    秋行风捂着头,一双秋水般清澈的大眼憋屈的看着她,“我买的都是好东西!”

    宫以沫一看这些瓶子,什么粗瓷瓦罐之类的,玉瓶也是那种很破的玉,怎么可能有好东西,莫非真人不露相?

    她伸手翻了翻,“这些都是哪来的?”

    秋行风得意说道,“我看到那些人招牌上都写着‘灵丹妙药’‘起死回生’!这样的药还不厉害?”

    我去,一听就是江湖骗子啊!

    宫以沫还来不及发火,秋行风就将那些瓶瓶罐罐往她面前一推!

    “你不是一直在找解药么?这里面一定有你要的!”

    看着他那双满是得意,等着她夸奖的眼睛,宫以沫还能怎么样?

    她叹了口气,将火气压下,咬牙拍了拍他的肩,“辛苦你了……你做的很好……”

    她内心是拒绝的!一百多万两白银啊!

    秋行风立马就好像吃了回春丸一样高兴!

    他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动人,宫以沫不觉有些看呆了,如果她生的是儿子,那么她是希望儿子能长得像秋行风,一笑又干净又单纯,多招女孩喜欢啊!

    下一秒,她就被人捂住了眼睛!

    宫抉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瞪了秋行风一眼,只觉得这个人实在太不知好歹,没见皇姐都怀孕了,居然还打扰她这么久。

    “你是不是该回去休息了?”

    秋行风不满的看着宫抉,宫抉带着面具,他也感觉不到有多吓人了,而且他感觉了一下……宫抉怎么变得跟普通人一样了?没有武功的宫抉,他才不怕呢!

    所以他扬了扬下巴,“我还有话要说呢!”他很喜欢和宫以沫相处,两个多月没见,他有些想她了。

    宫以沫最是不会拒绝秋行风的,刚想说让宫抉不要担心,宫抉就突然咳了几声。

    “你怎么了?!”

    宫以沫神情一下就变得严肃起来。

    宫抉顿了顿,才说道,“无事。”

    宫以沫看不到他的脸色,还以为恶化了,想伸手去揭宫抉的面具,却想起秋行风还在。

    连忙说道,“师傅,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来找我?”

    秋行风嘟了嘟嘴,他算是看出来了,在宫以沫心里,还是宫抉最重要!

    但是他很乖,见宫以沫紧张,他虽然不开心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明天来找你。”

    “嗯嗯!”宫以沫连忙叫人将秋行风送出去。

    临走之前,秋行风还特意强调说。

    “这些都是好药,你不要弄掉了哦!”

    “知道了……”

    宫以沫差点就让人将这些东西一起扫了丢掉了,那些骗子的药,谁知道吃了不会生病?

    等秋行风一走,宫以沫就去揭宫抉的面具,却被宫抉一下抓住了手。

    “我没事。”

    “什么叫没事嘛!”宫以沫挑眉,“你现在这身体状况,一点都马虎不得!”

    宫抉将脸转向别处。

    “真没事……我只是……不想你盯着他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