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六十七章 悟性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抉站在广场中央,这样的事他经历了很多次,他的命脉,就是这样一点点被立起来的,但是这只治标不治本,若是他不尽快领悟“天下自然”,不尽快达到第九重,他凭什么和皇姐长相厮守?

    老头要他在领悟时忘情绝爱,因为自然与道是没有感情的,他们永远公平,难道他真的要这样才能领悟么?

    一丝风起,宫抉被老头的内力送上半空,他闭着眼,空气中仿佛有无数的手从四面八方打过来,击打在他不同的穴道上,让他感觉身体变得温软之于,还有些轻飘。

    内力扭转了这片空间,宫以沫几乎看不清宫抉的脸,但是她能感觉到这老头是怎么给宫抉治疗的。

    他用内力化针,再刺入宫抉各个穴道,帮助他经脉恢复,刺激生机复苏。

    原来这就是化境的实力么?她还没有真正试过呢!

    “就是现在,丫头,助阵!”

    远方,传来老头一声大吼!宫以沫瞬间明白怎么做了。

    她手一挥,无边的内力凝聚在这一方空间,天空中的云仿佛都变成了漩涡状,牵引而下。

    而宫以沫要做的,就是跟着老头,在他内力化针击打过的地方,飞快的注入一股内力进去!

    这算是一种强行将生机塞满人穴窍的方式,用外力让人的身体充满力量!

    两大高手齐齐出手,可叫风云变色。

    而宫抉在半空中只觉得身体再一次充满力量,这种力量不是内力,而是生机,只可惜,他经脉尽断,不然这么多生机在体内循环通后,便能留下来自成循环,而现在,只要老头和宫以沫一停止,那些生机都会慢慢跑掉,所以宫抉每天都需要施针吊命。

    关键,在于他自己!

    宫抉闭着眼,感受自己的身体,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死了”大半,如今有人强行将生机注入,那些灰暗的部分,渐渐被点亮了, 让他渐渐进入到了一种奇妙的内视状态。

    第九重……第九重如果是可以触发的,那证明他的根基还没有完全被毁掉,一定有股未知的力量存在在他身体某处,只等着他去发现它,点亮它。

    天下自然。

    什么是天下自然?

    老头说,他体会的,是两个字,“平衡”。

    自然是平衡的,她从来不会偏袒任何一个人,一种生灵,她用她的方式制造平衡,带来一个尖塔一样的平衡支架,人,是最上面的一层,最靠近自然的生灵,人能感应到这种平衡并维护它,这是与生俱来的使命。

    自然,是没有感情的。

    宫抉觉得他的领悟很有道理,但是又没有道理,不符合他的理念。

    天下自然,到底是什么?

    这么想着,他睁开眼,便看到不远处的宫以沫。

    此时她神情紧绷,因为第一次这样做,她生怕跟不上老头的速度,打错了位置造成可怕的后果,但是她没发现的是,一边的老头有多惊讶,似乎很诧异皇姐的领悟能力。

    而且,这样一场施针极其需要内力,皇姐的第九重,是他强行冲破的,但是她完全没有根基不稳的现象,如此超负荷的运转,也都尽在她掌握之中。

    可见老头有一句话没说错,皇姐的悟性比他强,因为她懂得了什么是天下自然,所以她得到了风与自然的承认,成为了完整的化境强者。

    整个广场风卷残云,渐渐逼近尾声,宫以沫的衣服早就被汗打湿,老头收工之后,跑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

    “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好徒孙,你这天赋,这悟性,以后比老夫走得更远!”

    宫以沫擦了擦汗,“化境不是最巅峰么?还有什么走得更远?”

    老头有些神秘的一笑。

    “天机不可泄露。”

    这时,宫抉缓缓落地,宫以沫立刻撇下老头走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宫以沫觉得他的发似乎更黑了一点。

    “宫抉……”

    她将他抱住,仰头问,“你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宫抉含笑,“有你在,我觉得好很多了。”

    一边老头看到了这一幕,叹息了一声,摸了摸腰上的鞭子,走远了。

    宫抉见她浑身是汗,连忙催促着她去清洗,免得着凉。

    “一起走!”

    宫以沫兴高采烈的拉着他的手,带着他往住处去。

    此时,他们的位置好像调换了过来。

    以前是她处处被照顾着,她可以放手做她所有想做的事情,其他什么都不用操心。

    而现在,她什么都要操心,她和宫抉交换了,变成宫抉需要她守护了,她想,她也能做的跟他一样细致,能将他照顾得很好。

    宫抉握着她的手,心里是暖暖的甜,享受被她照顾的感觉,很不错。

    不过……

    宫抉反手将她的手包裹在手里。

    他更享受照顾她的感觉。

    这时天已经黑了,到了寝宫之后,就到了晚膳时分。

    宫以沫一边不停的给宫抉夹菜,一边笑嘻嘻的看着他,此时宫人全部退下,宫抉也脱掉了面具。

    宫以沫看的方向正是他被毁的半张脸,宫抉有些紧绷,恨不得跟她换个位置。

    “我感觉你是真的年轻了一点啊!”

    宫抉失笑,“是,有你,自然就年轻了。”

    宫以沫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对了,今天那些讨厌的倭国人怎么样了?”

    宫抉闻言,脸色一冷。

    “在死牢。”

    宫以沫吐了吐舌头,“让他们受点罪也好,还以为我大煜好欺负呢!将主意都打到了我手上!好像他们国家多厉害一样,这种盲目自信,又窥视别人的做法,真是让人讨厌!”

    宫抉见她皱眉,轻声道,“讨厌就杀了,你想他们怎么死,就怎么死。”

    毕竟他昭狱那些,可不只是摆件。

    宫以沫摆了摆手,突然嘻嘻笑了。

    “没事,能逼得你出现,我反倒要感谢他们了,就让他们多吃点苦,然后灰溜溜的滚回去吧,宝宝要生了,我还是不造杀孽了!”

    宫抉闻言,摸了摸她的肚子,眉眼间都是温柔。

    “都依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