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五十五章 相见不见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雪的寒意刺骨,她却浑然不觉,若没有那个人心疼,她也就感觉不到疼了。

    似乎那个人不存在,孩子也不重要了,说她任性也好,不懂事也好,她只想要他,只有他。

    一阵风过,空气中似乎有一种冷香味。

    宫以沫突然精神一振,然后发了疯一般将雪刨开,那白嫩的手指被冻得通红,最后,竟然还真让她找到了一件衣服,但是也只是一件衣服而已。

    上面染着血迹,颜色却早已暗淡。

    这是宫抉的衣服啊!

    宫以沫突然大哭!

    “混蛋!你就在这里!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你一定还活着对不对?你怎么会死?”

    她哭声哀拗,似乎要将这一个月的委屈都哭出来一般!

    “我只要你活着!你出现好不好,我看到你活着就走!”

    她知道宫抉不见她的原因,他毁容了,武功尽失,而且即将老死,换位思考,她也不会出现在宫抉面前。

    可是她就是很想见他,哪怕强人所难,但一次就好……

    断断续续的说了很多话,哭了很久,但这块空地依旧只有她一个人,有时候,没有那个会心疼得给你擦泪的人,眼泪也就变得不值钱了。

    但是泪水还是收不住,宫以沫自己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也会变成这样一个爱哭的人,一点点刺激都会心酸不已,惶惶不可终日。

    紧紧抱着衣服,她低声自语。

    “出来好不好,最近孩子老是踢我,我肚子难受,脚也好涨,好不舒服……”

    “我的心空荡荡的,我觉得我熬不到生孩子的那一天了,你出来,我们一起死好么……”

    暗处,宫抉浑身发颤,他几次想动,都被一个白发老者按住,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我快死了……”

    宫以沫悲哀的将头埋到了膝盖之间,哭了一会,终于沉沉睡去了,她不眠不休那么久,内力耗尽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只有内力耗尽,她才能睡一会。

    而宫以沫睡去的一瞬间,白发老者终于松开了对宫抉的压制。

    宫抉立刻将那个浑身冰凉的小人儿拥入怀中。

    他的皇姐怀着孕,却反而轻了……

    一想到此,宫抉心中如刀割一般,双目通红的瞪了那个老头一眼。

    当初,他油尽灯枯,想要离开,不让皇姐看着他死,然后将死之时,就遇到了这个老头,也不知他用什么方法给他吊命,他竟然活了过来。

    老头说,他有办法让他身体恢复机能,但是前提是,他必须听他的。

    宫抉答应了,谁知对方好像故意戏弄他和皇姐一般,一直引着皇姐来追,然后压着他在暗处看着。

    好几次,他看到宫以沫力竭,趴在树上小憩,或者用积雪解渴,他就恨不得砍死这个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

    “你戾气太重,我说了多少次了,要心平气和,风与自然这功法,不是你这样用的,还瞪,你想不想好了?”

    “为什么要让我看着她受苦?”

    这是宫抉最难以忍受的!每一次,他都想将她抱在怀里,让她不这么痛苦,可是那个老头却要故意这样折磨他们,而且他实力高得可怕,皇姐如今也是化境,竟然一点都察觉不到他们就在她身边。

    听到宫抉质问,老头嘿嘿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宫抉索性不再理他,他将宫以沫抱在怀里,此时他没有内力,只能用手去搓揉她的身子发热,宫抉有些惊讶的发现,不管他怎么折腾,宫以沫都没有醒,反而如小猫一般窝在他怀里,让人说不出的心疼。

    似乎知道宫抉在想什么,老头解释道,

    “她是被你强行送到第九重的,只有这样反复耗尽内力,才能让她的根基渐渐稳固下来,不至于走火入魔。”

    宫抉也不知听进去没有,他手松了又紧。

    一旦抱着他心爱的人,他便再也不能放开手了……

    “皇姐。”

    宫抉想伸手去摸她的脸,但是手还没有碰到她,就顿住了,他的手分明就是一双老人的手,不仅如此,他的脸,也是布满皱纹,生机断绝,他此时的外表,其实也是一个老人……

    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去碰她?

    所以虽然他被老头吊回命后,千百次想出现在皇姐面前,但就算那老头没有压制他,他真的敢么?以现在的模样出现?

    “我真的能好么?”

    宫抉似乎在问别人,又好像在问自己,他看着怀中的女人,第一次知道他是如此不甘心死去。

    “能不能好,全看你自己造化。”

    老头摸了摸胡子,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我为什么要让你跟着她,为什么不让你出现,这都是一种历练,你以后就会明白。”

    此时,宫抉已经不想听了。

    他带着面具,唯有一双眼眸一如既往,凝视着她的脸,那墨玉般的眸子渐渐暗淡。

    突然,那老头说,“该走了,她快醒了。”

    宫抉不想离开,好不容易有机会,他不想让皇姐再这样找他找下去。

    “走吧!”

    老头突然皱着眉催了一声。

    这时,宫以沫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应该是她感觉到了什么,让她在半梦半醒之间,深深的皱紧眉头。

    “别走……”

    她嘴里溢出游丝般的声音,手指动了动,似乎要抓住什么一般。

    她的声音,让宫抉根本没办法离开她半分。

    老头突然哼了一声,“你要让她看到你现在的模样?一个七十岁老翁,还是一个随时会死的废物?”

    宫抉的手紧紧握住她的手,他不想被她看到,他希望她脑海中都是他昔日的模样,可是,他无法离开!

    或许是感觉到了他的温度,宫以沫竟然睁开了眼睛,但是身体太过疲惫,她甚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她看到了一个人抱着她,那个人满头莹白的发,带着面具,但是他有和宫抉一样的眼睛。

    “宫抉……”

    她伸手去揭,宫抉有些慌张的避开了,这时,老者突然出手,让宫以沫再一次睡着了,但是她是那么不想睡过去,她的手指分明已经碰到了他的面具,明明揭落了他的面具,但为什么他的模样却看不清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