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一十六章 会见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两人一边打闹一边等,终于在临近傍晚的时候,雪莲的马车进城了。

    宫抉连忙命人将她请上来,这一次相逢并没有隔太久时间,但是两个女人都很激动。

    宫以沫见雪莲身边只带了随从,有些好奇的问,“娘,干爹呢?”

    雪莲笑着说,“他如今可是大忙人,来莲国的雪族人越来越多,要忙着帮他们安家,哪里有时间跟着我到处走啊!”

    说是这么说,但是言辞中的甜蜜袒护宫以沫还是听得出来的,她感叹道,“你们感情真好啊!”

    这时宫抉看了她一眼,那表情分明是在说,我们感情更好!

    此时因为茶座的人大多都回去吃饭了,所以整个二楼都没什么人,宫以沫和雪莲叙了一会旧之后,突然严肃的问道。

    “娘,听说你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雪莲脸上的笑登时凝在了脸上。

    “谁告诉你的?雪色?!那混蛋!”

    雪莲愤愤的拍桌,“不就是他来找我,我没让他进门么,他竟然跑到你这来嚼舌根?他现在人呢!”

    宫以沫见她虽然愤怒,但是言辞间却并没有多少厌恶,轻声说道,“他已经死了。”

    雪莲突然瞪大了眼睛!

    良久才有些轻颤的问道,“死了?谁杀的?”

    说了之后,她似乎觉得有些失言,转而沉声道,“他那个人,死了也是活该,不知道是谁为民除害了!”

    宫以沫叹息,“他是被毒虫穿心而死,死之前,告诉了我的身世……”

    雪莲瞬间有些不安了,“他都跟你说了?”

    宫以沫点点头,“都说了。”

    雪莲闻言,就好像一下被抽掉了所有力气,低声叹骂,“那个混蛋……”

    宫以沫见她情绪低落,但还是问道,“雪色说那个人,你同父异母的哥哥……当初发生了什么事?娘,您能说说么?”

    雪莲沉默,这个问题,直接让她想起了她死都不愿意回忆的过往,一桩桩,一幕幕都是噩梦。

    “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雪莲摇头感叹,“当初,那个人几次想侮辱我,都被父亲发现,然后狠狠责罚,若不是看在他在巫蛊上面极有天赋,这样一个厮混生下的孩子,我父亲早就为了自己的名声杀掉了。

    后来虽然没有杀他,但是却不许他出圣地,所以雪色也没见过他。”

    雪莲说到这顿了顿,但一想到女儿问起这个人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忍着心里不适,又道。

    “一直以来,我对他都是能躲则躲,可是有一日,还是被他钻了空子!我……被他侮辱了……”

    雪莲说这话的时候根本不敢抬头,但这一切,复崖是知道的,有了丈夫的支持,她如今倒是比以前坦然多了。

    “……被侮辱之后,我再也不能忍受这一切,不管是被亲生父亲拿来试毒,还是被同父异母的哥哥侵犯,都让我无法忍受!所以我和雪色合作,嫁给他,借机毒死圣地的人……”

    说到这她沉沉一笑,“因为雪色担了大部分罪名,所以世人都不知道,真正下毒的人,是我!是我毒死了圣地里所有的人,包括父亲,你或许会觉得我很可怕?”

    宫以沫摇摇头,正色道,“这不怪你……娘,你以前受苦了。”

    有她一句安慰,雪莲心里好受多了,她就怕宫以沫会看不起她,觉得她狠毒。

    “那那个禽兽也死了么?”宫以沫对那个男人十分不齿,问这话时也是愤愤的!

    雪莲摇摇头,“当初他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或许是怕父亲追究吧,他连夜逃了……”

    说到这雪莲冷笑,“不过他也不好过,他侵犯我的时候,我反抗间,用匕首在他脸上划了一道,匕首上有毒,若是他没死,那脸应该也毁了!”

    宫以沫一惊!

    “你的意思是,那个人脸上很可能有一道疤?!”

    宫以沫这么吃惊让雪莲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

    “莫非……你见过这样脸上有疤的人?”

    宫以沫凝重的点点头,“他还说……让我向你问好,这说明,他早就知道你要来找我了……”

    雪莲稍一琢磨,随即花容失色!

    “你是说我身边有奸细?”

    宫以沫点点头,“不排除这个可能。”说着还看了她身边的人一眼,看得他们各个露出惶恐的神情。

    雪莲舒了口气,“放心吧,就算真的有奸细也不会是他们……”雪莲安抚的看了她的随从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柔。

    “他们都是夫君特意安排给我的,都信得过。”

    “那就好。”

    说到这雪莲又急了!

    “他们不会对我夫君如何吧?!”

    宫抉这时才沉声说道,“我会让人传信给他,稍安勿躁。”

    有摄政王一句话雪莲安心不少,然后两人又聊了一点别的。

    “既然来了,娘,你就等我生了孩子再走吧!”

    雪莲有些为难……

    “这么说要住五个月?”

    宫以沫佯装委屈的撅着嘴,“五个月很长么?怎么,你就这么急着回去守着你夫君啊!你亲生女儿连五个月都分不到?呜呜呜,我好惨。”

    宫以沫跑到宫抉那里卖惨,宫抉连忙抱住自己的小媳妇,然后十分不悦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岳母大人!

    雪莲被她说的羞红了脸,“说得什么话!我又没有说不答应!”

    见雪莲答应了,宫以沫仰头看了宫抉一眼,眼中是得逞的笑意。

    而宫抉只是好笑的摸了摸她的脸,眉眼温柔。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便准备回去了。

    到了皇宫下马车的时候,雪莲回头,就看到另一辆马车上,宫抉先下来,然后立即转身,温柔的将宫以沫抱了下来,这动作自然得仿佛做了千百遍一般,那小心翼翼的劲,让雪莲看着都有些羡慕。

    当然,复崖也对她很好,她知足了。

    而她的女儿比她更幸运,没有遇人不淑,一开始就遇到了对的人,并且彼此信任,彼此依靠。

    看到他们感情这么好,雪莲轻轻一笑,心想,不愧是她生的女儿啊,这把控男人的本事就是不一般。

    摄政王那样的人都完全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让她这个做娘的都有些得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