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百章 染血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她看了死在她面前的侍卫一眼,又扫了一眼满目狼藉的大殿,深吸一口气,猛地朝侍卫指的方向奔去!

    从空间拿出一柄袖剑,她目光如电,更如出鞘的剑!

    血腥味依旧让她恶心,但是愤怒压制了反感,她只想将那些操控着揪出来!碎尸万段!

    她猜测,和金舟一样的操控者,应该至少还有两个,一个如今应该在东门,缠住宫抉,一个在宫内,想抓金允!

    想控制这些中毒者一定不能离得太远,不然上一次,她也抓不到金舟了,他完全可以躲起来,不现身。

    换言之,这宫里除了那些穿着囚服的中毒者,还有一个首脑,只要杀了他!那些囚徒便容易对付多了。

    亭台楼阁已经失去的了昔日的安宁精美,到处都是惨叫声,和追逐的身影!那个操控的人显然是想将整个皇宫都搅乱,好浑水摸鱼,而宫以沫毫不手软,见到发疯的人便一剑砍去!直接砍掉脑袋!很快,死在她手里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她就是没有看到金允的身影,心中越发焦急,莫非他已经被那些人抓走了?

    宫以沫华丽的宫裙上不知染了多少血,天又开始纷纷扬扬的下起雪来来,冰冷萧索,和嗜血杀戮交织在一起,她看着前方朝自己冲过来了两个囚徒,扭了扭脖子,提剑杀去!

    雪越下越大,天空也越来越暗,宫以沫感觉她已经杀了少说有几百人了!救了不少宫人,而每救一个,就让他们带着其他宫人先去后宫躲着,金允的后宫无人,去那里最为安全。

    乱跑的宫人被她渐渐组织到了一起,但是她一路问过很多人,他们都没见过金允,皇宫这么大,他跑去哪了?!

    宫以沫焦急之下,最后一下跃上了主殿的屋顶!

    脚尖轻点,她站在屋檐最尖端,居高临下。

    寒风萧瑟,吹得她衣袍猎猎作响,墨发飞扬,红唇微抿,是说不出的凶煞逼人!

    不能慌!

    金允身边也有很多人保护,不可能轻易被对方得逞,而且对方只有三千人,分散到四个城门,金允面对的,应该只有一千多人。

    除去死掉的,她杀的,人数就更少了!而且那个操控着,应该就在金允附近,追杀金允……

    ——

    萧瑟的殿院内,金允一步步后退,外面是惨烈的厮杀声,那些囚徒不用武器,全凭力气肉搏,极难杀死,所以即便金允人多,但是不占优势。

    这里,是冷宫,也是金允最熟悉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密室可以藏身,就是以备不时只需,但对方突然攻入,势如破竹,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节节败退,最后被人堵在了这里。

    沫儿说得对,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因为只有抓了他,才能完全掌控玉衡,玉衡又处于两国之间,是他们最理想的大本营,所以这一次,他们不顾后果,不惜代价,倾巢出动!

    但只要他活着,没有被对方抓到,他们就不算输!

    只是可惜……他动作太慢,最后被人拦截了。

    金允听着那哀嚎不断的声音,心中沉痛……

    因为他一念之仁,却换来那么多人惨死!若是宫抉的话,他肯定第一时间就杀了那些中毒者吧?

    一想到此,金允有些痛苦的抬头,看着他眼前的女人,“皇祖母,朕自认待你不薄,你也是玉衡人,你的家族兄父都在玉衡,你可知,你这么做,会给你整个家族带去灭顶之灾?”

    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很瘦,看上去并不老,但是头发已经全白了,双眼却很凶狠!那种凶狠,除了是对金允的恨!还有就是因为她的人性越来越少,动作敏捷,身子佝偻,越来越像猴子一类的动物。

    可想而知,她脑子里的那只蛊虫已经越来越大了。

    “金允!任你巧舌如簧,今日也逃不出我手心!你抢了我儿子的皇位,又任由你那淫妇娘杀了我儿!残害我孙!你以为你留着我等性命,我们就会对你感恩戴德?做梦!我就算死!也要拉着你下地狱!”

    能当金允一声皇祖母的,只有太皇太后了,金舟的娘是她的侄女,所以她也只认金舟一个孙儿。

    先帝死后,金允杀了金舟的娘,却放了她一条生路,平日里也不曾亏待她的母族,没想到她竟然在关键时候,捅他一刀!

    金允捂住自己手臂的伤口,神情凝重。

    ——

    而这时,宫以沫没有找到金允,反而先看到了罗启!罗启见宫以沫无事,长松一口气。

    “公主,四处宫门都有驻军看守,我等五百人专程来保护你!”

    宫以沫点点头,“我不需要保护,不过你们可以跟着我,我在找金允,他现在有麻烦了!”

    这时,罗启救下的一个宫人突然虚弱的说道,“陛下或许在冷宫……那里有密室,能暂保安全……”

    宫以沫闻言突然懊恼的一拍头!

    “我竟忘了那里!”

    说着,便急奔而去,罗启连忙跟上。

    ——

    金允捂着伤口后退,而对方却步步紧逼,双方的人都在外面打斗,他只有自救!

    金允原以为对方只是一个五十几岁的老妇人,不足为据,但没想到她也变得跟外面那些人一样,力大无穷,一爪抓来,就在他手臂上留下深深的抓痕!

    他从来没有这样痛恨过自己不曾习武,而对方已经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来了。

    “金允,来,只要你吃了这个,我马上让外面的人停下来!”

    老妇人笑得一脸诡异,枯瘦的手上,一颗漆黑的药丸,怎么都不怀好意。

    金允后退,他额头流下冷汗,听了她的话却不觉有些犹豫的模样。

    “你还不知道吧,如今,整个都城都乱了,老百姓惶恐不安,东门更是血流成河,但是只要你吃了这个,我们保证不再殃及无辜……毕竟我们要得到玉衡,可不希望玉衡元气大伤!”

    老妇人见金允越发动摇,嘴上冷笑,但因为时间紧迫,她一边将金允往角落逼,一边蛊惑着他自动就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