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九十六章 策略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但是金允并没有接话,且不说能不能找到那种蛊,就说这种方式,将人活生生的变得和野兽一样,用脑血喂肥蛊虫,降低人性的方式,实在太过残忍!

    室内一下安静下来,宫以沫突然幽幽说道。

    “只怕没用,他们现在传递消息,虽然以圣石为媒介,但是某后主使者和金舟是有同心蛊联系的,他们之间传递消息,很可能是指定传送,外人接收不到。”

    这种感觉就好像,以前大家都是用的对讲机,在一个频道内是共通的,但是突然,有一部分人有了号码,可以指定打电话,让别人窃听不到内容了。

    “那竟拿他们没有办法?”

    金允有些头疼了。

    “看来还是只能用上次的老法子,就好像金舟的指令,猴子还是能收到的,就用这个方法随时监督着,已防他们干坏事!”

    但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对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小猴子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显得战战兢兢的。

    “莫非像金舟那样的人,已经做到了不需要圣石,直接用思想控制中毒者?”

    宫抉冷冷看了小猴子一眼,说道。

    “不可能的。”宫以沫摇头,“那么逆天还得了?上一次小猴子不就收到了消息么?一般不需要动作的时候,可能只需要大脑发出简单的指令,但是像攻击等一些比较复杂的,还是离不开圣石的,毕竟这一切都是因为这块破石头才发生的。”

    宫以沫摸着下巴猜测,“他们这么久没有动作,或许是在准备来一波大的?”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玉衡又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司无颜。

    今年这个年估计会很热闹了,三大国的掌权人齐聚一堂,还有比这个更隆重的么?

    众人在宫门处迎接,只见一顶极其华丽的坐辇缓缓而来,宫抉来的时候带来了一千精锐,但是司无颜可好,他身后也跟了一千人,但是每个人手上都珍之重之的捧着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带着寿礼来贺寿的!

    帘子被掀开,那一身红衣在这样阴沉的冬天看来,就好像会发光一般,他没有束发,一头墨发披散,说不出的风流邪气。

    “司无颜!”

    宫以沫笑着跟他打招呼。

    他双眼一亮,但是看到一边的宫抉,脸一下就臭了下来,双眼在宫以沫的肚子上晃了一圈,夸张的说道,“哟,肚子都这么大了!公主动作挺快啊!”

    宫以沫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根本看不出什么好不好!

    她目光在他身后一转,“怎么不见尚明希?”

    司无颜缓步下轿,闻言好没气说道,“他自然要帮着朕处理国事!哪能到处跑?”

    宫以沫点点头,“尚明希好可怜。”

    司无颜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突然说道,“我也很可怜啊……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国后,还被人抢了先……”

    宫以沫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宫抉一下拉到身后。

    “玉祁君自重!”

    司无颜可不是金允,他挑挑眉,那红衣墨眼似乎能刺人一般,“明明需要自重的是摄政王,要知道,你身后的女娃娃,还没成亲呢!”

    宫以沫在一边有点懵懂,但是两个男人简直要撞出火花了!

    “她肚子里有本王的子嗣,到时候双喜临门,何乐而不为?”

    司无颜挑眉,“双喜临门?带孩子嫁给别人,似乎也是双喜!不仅娶了娘子,还白捡了个孩子!”

    宫抉闻言,神情阴沉,本就冰天雪地的天气仿佛更冷了。

    但司无颜是个刺头,他谁都敢挑衅一下,一点都不担心后果,来之前尚明希的千叮万嘱,他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金允一看情况不妙,连忙上前一步,“玉祁君,摄政王,此地不宜叙旧,朕已设宴,请吧?”

    他笑着插足之后,司无颜还是很给金允面子,率先移开了视线。

    他上下打量了金允一眼之后,心中微叹,好一个人中龙凤啊!

    然后幽幽扫了宫以沫一眼,都被这个小妖精糟蹋了。

    宫以沫表示她很冤啊!

    一行人再一次回到皇宫,气氛颇为微妙。

    宫以沫神经比较大条,吃吃喝喝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那三个男人在一起,明明刚刚还在很严肃的聊毒蛊的事,但是后来味道就渐渐变了,比如。

    “听说宫以沫前段时间又是跳崖又是中毒的,某人看来能力十分欠缺啊……”

    宫抉见司无颜意有所指,冷哼一声,“不用玉祁君费心,本王和沫儿情比金坚,任何挑拨都没用!”

    司无颜又对金允说道,“宫以沫怎么说也是你妹子,你就这么看着她遇人不淑?”

    金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宫以沫就小声说道,“没有啦,宫抉挺好的……”

    大殿上,司无颜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宫以沫一眼。

    “难怪人家说怀孕了会变傻!因为他,你受了多少苦,多少难?还一心向着他,活该被虐的那么惨!”

    宫抉觉得,有的人不打是不会说人话的!

    他冷冷一起身,宫以沫就察觉到什么死死的拉住了宫抉!惊恐的说道,“我们不是在聊正事吗?干嘛总扯到我身上啊?”

    司无颜喝了口酒,幽幽说道,“只是劝某些人,既然保护不了她,就不要独占她!害人害己!”

    空气中有火药味在蔓延炸裂,金允听到司无颜的话,心中微苦,看了宫以沫一眼。

    眼见这些人,一个两个的,皇姐有孩子了,他们都不死心。

    宫抉突然笑了,一笑冷气尽散,竟然比司无颜还惑人!

    “玉祁君是在嫉妒么?但怎么办,随你怎么说,她,都只会是本王的妻子!”

    说着,他突然搂着宫以沫一吻!当着那两个男人面,宣告主权!

    宫以沫惊呆了,这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样的动作成何体统?

    但是她到底没有推开宫抉,这是她的男人,什么时候该支持他,她是知道的,都怪那该死的司无颜,他绝对是故意的!

    金允低咳一声,“行了,如今临近年关,朕怕歹人会乘机而动,诸位应放下私怨,好好合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