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九十四章 哄人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谁知宫抉竟然笑了,那森白的牙齿,看得宫以沫打颤。

    “皇姐,你说我信么?”

    他上前一步,居高临下,那彻骨的寒意,让宫以沫泡在温泉里都打了个机灵。

    她往后退一点,氤氲水汽中,那双大眼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相公……我没有……”

    “你没有看他的身子?”

    宫抉突然问。

    宫以沫缩了缩脖子,她看到了啊……

    “你没碰到他的身体?”

    宫以沫低下头去,她只是不小心……

    宫抉深吸口气,单膝跪在了池子边,将她整个人捞近,俊脸被水汽一蒸,好像没那么吓人了,但那双墨玉般的眼睛微微眯起,让宫以沫浑身紧绷,乖乖的倚在他怀里,抬头怯怯的看着他,就好像抱了一只小白兔!

    看到这样的她,宫抉就算有再多的怒气也发不出来了,心里酸涩不平,偏偏又甜甜蜜蜜!

    真是个会卖萌的小东西!

    宫抉用力的揉了揉她软嫩的脸,觉得皇姐说的那些词,唯有“软萌”两个字能形容他的心肝宝贝。

    “相公……我真的没有做别的……”

    宫以沫见宫抉软化,便任由他搓揉了,手揪着他的衣服,眨眨眼,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让宫抉渐渐连板着脸都板不住了。

    宫抉想严肃一点,毕竟这是一件大事!方才他差点气死!差点就闹出人命了!不能让这个小混蛋就这么混过去!

    但宫以沫太了解他了,她心里偷笑,面上还是一脸无辜的贴近,凑上香唇,吐气如兰的说道。

    “相公,有人要害他,情急之下我也忘了找别人了,要不是我动作快,那蛊虫就要钻到他身体里去了,我不是故意的……”

    宫抉看着她凑近,甜美的香味和水汽包围了他,他心里清楚皇姐不会对金允做什么,肯定是个误会,可是一想到皇姐看到了别的男人的身体,他就忍不住醋火中烧!若不是出于对皇姐的绝对信任,当时他就应该杀了金允!

    “可是他喜欢你。”

    宫抉不由皱眉,虽然他和皇姐两情相悦,但是一想到还有那么多狼虎视眈眈,他面上发冷,内里发酸。

    宫以沫突然偷偷一笑!然后拽着他的衣服猛地往水里一拉!

    只听哗啦一声水响,宫抉猝不及防被宫以沫拽下水,然后宫以沫将他抵在了水池边,一个衣衫尽湿,一个不着寸缕。

    热气蒸腾,有种说不出的香艳。

    “皇姐……”宫抉突然觉得自己声音沙哑起来,说了两个字之后,剩下的字全部都消失在唇边,被宫以沫一根玉指封住,空气瞬间暧昧起来。

    宫以沫笑得一脸纯洁,但是她莹白透红的脸,和精致的锁骨无不让人疯狂!红点尽数消退,她水眸含笑,深处满是狡黠。

    “他喜欢我,以后遇到合适的,自然就喜欢别人了,但是我,只喜欢你啊……相公……”

    一声“相公”直接喊得宫抉浑身发软,但还有一个一个地方是硬着的。

    宫以沫心想,宫小抉,任你多厉害,我还收拾不了你了?

    她贴上去,眯着眼说道。

    “几年前,我们一起泡温泉的时候,你就很想靠近我吧?”

    宫抉突然伸手抱着她一紧!那时候他想死这个小妖精了!做梦都想!

    “你也不是误会,就是吃醋了对不对?”

    宫以沫指尖解开他的腰带,然后轻柔的拨开他的衣物,水汽中,他银灰色的发丝垂下,墨眼半闭,容颜精致妖娆,竟让宫以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皇姐……”宫抉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那个时候了,浑身都在渴求她,但是又不敢伤害她,吓到她,只能自己忍着。

    衣服一层层解开,宫以沫霸气的起身,挑起他的下巴就是一番深吻,直吻得宫抉大脑放空,那些醋意酸涩,直接抛到了九霄云外,迷迷糊糊,仿佛如坠云端!

    “别吃醋了……”

    宫以沫半响才将唇瓣移开寸许,雪夜温泉畔,两个精致妖娆的人纠缠在一起,仿佛密不可分。

    “以后我只看你好不好?”

    她的指尖在他脸上划过,宫抉有些难耐的凑上前想继续吻她,却又被宫以沫一手抵住了。

    “别急,先让我看看?”

    她语言含笑,有种深深的挑逗,宫抉竟然也没想到反抗,任由她在他身上四处点火,胡作非为。

    温热的水汽中渐渐激起更热的温度,两人呼吸渐重,最后水声激烈,喘息不绝。

    早就忘了一开始是为什么到这来了。

    次日,宫以沫是在床上醒来的,她忍着浑身酸痛,推了抱着她的男人一把!

    “宫抉,你太禽兽了,为了宝宝,我要跟你分居!”

    宫抉原本睡得正香,一听到小妻子的声音,睁开一双流光潋滟的的墨眼,下意识的说道。

    “为什么要分居?我没喂饱你?”

    正好他也一直没吃饱过……好委屈。

    宫以沫气得掐了他一把!

    “你纵欲过度了!”

    宫抉冤枉的看着她,“昨晚明明是你……”缠过来的……他本来就无法抗拒她,她主动,他只有小心翼翼的上阵了!

    “就是你!”宫以沫狡辩!“我不管,从今天开始,禁止房事!”

    宫抉不干了,他严肃的说道,“御医说四个月到七个月是可以的,轻点,注意姿势就可以!”

    宫以沫没想到宫抉竟然还会去问这样的问题,老脸一红,“御医肯定要你节制吧?”

    宫抉委屈了,“我也没有放肆啊……”

    他认识皇姐一二年到现在,他只吃了五回肉,还有比他更憋屈的丈夫么?

    宫以沫才不管呢,她就是要折腾他,谁叫他昨晚吓人的?

    最后夫妻两好好讨论了一下房事频率问题,才慢吞吞的起身,宫抉如今已经接手了宫以沫的一切事宜,包括给她穿衣服,穿鞋子,安排她喜欢吃又能吃的食物,俨然往妻奴发展,只是他还没有发现,宫以沫也接受得顺理成章,脾气被宠得见涨。

    总而言之,说到底,这对夫妻是没有夫纲的。哪怕宫抉在外面人人敬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