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九十二章 虫虫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以沫的话就好像惊雷一般!

    云锦瞪大了眼睛,半响才说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允儿是我儿子,我来看他,有何不可?你为何要冤枉我?!”

    宫以沫见她还想狡辩,将食盒中的瓷盅拿出来,见里面也没剩多下了,伸手放在了金允手里。

    “喏,金允哥哥,这个好歹是你娘给你的,你就喝完吧!”

    金允复杂的看了云锦一眼,瓷盅拿在手里,竟然有千金重一般。

    他也不相信她娘会害她,但是他也不能怀疑沫儿……

    无尽的安静中,金允的声音淡淡响起。

    “也罢,我喝完就是。”

    说着,端着瓷盅就这样准备喝下!云锦原本还在想怎么圆过去,没想到金允如此逼她!

    可是她还是下意识的去将瓷盅拍开了!力道之猛,让金允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那一刻,金允看着地上碎裂的瓷盅,就好像有什么也跟着碎了一般!脸猛地阴沉了。

    暖色灯火下,他身上却蔓延出无尽的寒意,那双漂亮的水眸慢慢的从地上落到了云锦的脸上,似乎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一般。

    他眯了眯眼,连眼角的朱砂痣都是冷的。

    “……我……我没有……”

    云锦被金允的眼神吓得惊慌,不停后退,她还想狡辩,但是面对金允的冰冷,她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怨恨的看了宫以沫一眼,只有承认了。

    她低下头期期艾艾的哭道,“允儿!娘不是故意的!娘被人骗了!娘是无心的!”

    金允接过宫以沫给他的帕子,擦了擦身上,冷声问,“里面放了什么?”

    那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森寒。

    云锦一颤,低声道,“是……是同心蛊……”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金允冷冷笑了。

    那极其精致的脸,冷笑的时候都漂亮得不可思议,他笑声越来越低,其中痛心非三言两语能说得清。

    “来人。”

    他的声音让云锦一颤,下意识的不妙。

    “送她出宫。”

    云锦忽的松了口气,原来允儿并没有要处置她……

    但金允下一句话却直接将她打入地狱。

    “以后,没有朕的传召,禁止她入宫!”

    “是!”

    两个暗卫突然出现,拉着云锦就要往外走。

    云锦还没回过神来,允儿那样温柔的人,怎么会对她这么狠心?

    “且慢!”宫以沫在一边看了场戏,突然懒懒说道,“听说她手里有一成金玉银庄的红利?金允哥哥,你可以不限制她花钱,但是如今是非常时期,这一成利,你最好还是拿回来。”

    金允闭上眼叹息一声,“好。”

    云锦见她来此,不仅形势突然逆转不说,她手里唯一值得人惦记的东西,允儿也要收回,当下就不干了!

    “允儿!我是你娘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金允看着她被拖走,脸色发白,但到底还是没有说出,“你不是我娘”这样的话。

    他顿了顿,“等你什么时候变回曾经的模样,再来问朕这个问题。”

    说完,不顾她叫喊,便被拉出去了。

    宫以沫总算松了口气,幸好她跑得快,而且金舟也很蠢,不然说不定还真让云锦得逞了。

    见金允情绪不高,宫以沫叹道,“金允哥哥,你先去换一身衣吧,等会大家就回来了,这一次抓的人有点多,说不定你的地牢都不够放!”

    一想到还有正事要做,金允打起精神来,去到寝殿更衣,而且也叫宫以沫一起,他让人准备了食物,夜深了,垫垫肚子。

    宫以沫也确实饿了,恬着脸说,“我想吃酱肘子。”

    金允忍不住一笑,方才阴霾散去不少。

    “好,给你准备酱肘子。”

    宫以沫从善如流,金允在里面换衣服去了,而她在外面等她的酱肘子。

    夜深了,宫以沫一坐下来就有点放松,脑子开始想东想西……也不知对方怎么这么聪明,竟然知道将蛊毒和同心蛊结合起来控制别人。

    蛊毒显然也经过了改善,服用者直接浑浑噩噩,没有意识,然后再用类似于同心蛊的蛊趁虚而入,来控制对方,让那些中毒者更加服从指令。

    她刚刚见金舟可以直接用意识发出指令,可见他体内也是有母蛊的,能够让子蛊听话,只是没有像同心蛊那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但是他喉咙里又有圣石,这圣石植入人体有什么作用?专门用来对付她?

    还是想要控制那些人,除了有同心蛊还不够,还需要圣石相辅相成?

    算了,到时候好好查看一下金舟的尸体好了!

    想到这宫以沫不由感叹,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同心蛊十分稀少,千金难求,怎么感觉对方好像有很多这种蛊,而且还改良了。

    她前世有幸见过一次,那蛊虫遇热而活,通体透明,倒是十分稀奇。

    等等!

    等等!!!

    宫以沫突然想起什么,整个人弹了起来,猛地往内殿冲去!

    而金允已经在脱最后一层衣服了,上身半隐半现,见宫以沫冲进来,他瞬间惊恐!下意识的抱住了衣服!

    “快丢开!”

    宫以沫因为太急,声音都变调了!

    她猛地扑过去,将他手里的衣服扯掉,狠狠的丢在了地上!

    她怎么就忘了,同心蛊极其脆弱,预热孵化后,为了活命,会自动找寻寄体,刚刚那一碗羹直接泼在了金允身上!它……不会钻进去了吧?!

    要知道它自带毒液,能麻痹痛觉,钻进去也感觉不到!

    金允已经被这一系列的变故刺激到了!

    他玉脸通红,发髻散乱,胸膛半露,看着宫以沫的眼神飘忽游移,双眸泛着水色,简直比妖精还勾人!

    但是宫以沫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她将金允扑倒,跪坐在他身上,目光灼灼的去看他的身子!金允没有习武,自然是看不到那细如发丝,又通体透明的小虫子!

    她头皮发麻,忍着浑身战栗,去找他身上有没有被入侵的地方,若是真的钻进去了,应该会留下一个小红点……

    被宫以沫扑倒,金允只觉得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