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九十一章 母子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王敬听云锦说关心陛下,要来看看他,即便夜深了多有不便,还是立马起身备车了,这种能和皇帝表忠心的事,他还是很乐意做的,于是连夜将云锦送进宫去,云锦进宫之后也没耽搁,直接朝主殿走去,

    金允见云锦来看他,还有点意外,自从她想做回太后,自己拒绝了之后,云锦对他就一直很冷淡,现在还想到来关心他,金允有些感动,暗想自己之前的话是不是说的太过。

    门一打开,外面的寒气席卷而来,让金允有点冷,抬头看去,见云锦一人,脸色苍白的站在门前。

    这样恶劣的天气,娘亲还能来看他,金允一笑,眼底越发温柔。

    “娘,朕没事,大晚上的,还劳您跑一次。”

    云锦见儿子对自己和颜悦色,而不是以前那样横眉冷对,心里的愧疚不由加重了一分。

    她紧了紧手里的食盒,强笑道。

    “你心里有事时,总吃不下东西,眼下等他们回来还不知要多久,我亲自下厨做了点吃食,你尝尝垫垫肚子吧。”

    金允微愣,因为云锦已经很久没有下厨过了,她此次来,莫非是想服软修复母子间关系?金允自然从善如流。

    “不知娘做了什么?”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云锦做的东西了,因为如今的她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而且她也怕伤了那双柔荑。

    云锦一步步走近,将食盒打开,里面是一个小盅,一打开,漂亮的梅花羹出现在金允面前,他眼神一暗……

    怎么说呢,他娘根本做不出这么好看的膳食,她的厨艺,大概还不如自己,但是想着到底是云锦一片心意,金允没拆穿,将食盅拿了出来。

    “雪夜梅花羹……还真是别有意境,娘,一起尝尝吧。”

    “不……不了!”云锦一惊,下意识的回道。

    然后她觉得自己回答太快了,又连忙说道,“我晚上不吃东西,要保持身姿,你又不是不知道?”

    金允想的也是,便没有勉强。

    云锦看着他将梅花羹倒入小碗,整个人都在天人交战。

    一边是舍不得给自己儿子下毒,哪怕是对他身体没什么伤害,甚至平时他还是可以和往常一样处理政务,并没有影响,但毒就是毒……

    但一想到儿子对宫以沫如此偏心,想到在认识宫以沫之前,儿子对自己有多么千依百顺,她的心又硬了起来,阻止的话一直都没说出口。

    就这样吧,她要的不多,她只要允儿以后离宫以沫远点,力排众议,让她恢复了太后的身份,她绝对不会逼儿子做什么过分的事的。

    金允看着眼前的梅花羹,想着沫儿最爱甜食,等会她回来,或许可以给她尝尝?

    所以突然就不动了,“娘,这个朕等会用,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说到这,他语气越发温柔,“朕没事,一切安好。”

    但云锦却有些急了,“娘一片心意,看着你喝了再走,这可是上好的梅花和燕窝,千金难求的。”

    金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等会沫儿就回来了,她为玉衡奔波,朕等会与她同用就是。”毕竟云锦府内的厨子是整个玉衡最好,用材也是玉衡最精细的,由此可见他对云锦的关照。

    云锦猛地拉下脸来!

    “沫儿沫儿,你眼里就只有宫以沫,而没有我这个做娘的!”

    她还想再说,但是一想,只要金允吃下去,以后就不会再向着宫以沫了,她何必在这个时候置气,然后闹出些不愉快?

    而金允也果然皱起眉来。

    “娘!沫儿很好,你为何总是针对她?”

    云锦忍下怒气,满不在乎的说,“行了,你也别惦记她了,她有摄政王照顾着,还用你担心?”

    看到金允眼神一暗,她暗中暗喜,“快喝吧,娘看着你喝完就走。”

    金允叹息一声,终于没有再说,眼前的梅花羹清亮,沫儿对这种漂亮的食物最没有抵抗能力。

    勺子搅动羹液,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初沫儿在的时候。

    每一次和她一起用膳,她总是会说很多有趣的话来,时间也会过得很快。

    很多次,他们一起围着山头就着咸菜啃馒头,堂堂公主,穿着粗布坐在地上,莹白的小脸上还有污渍,却衬得那双眼睛如繁星般璀璨耀眼。

    她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闲聊时说来的话也都是天马行空没有重点的,但是和这样的她在一起用膳,粗茶淡饭,也格外甘甜。

    但现在,即便锦衣玉食,也体会不到当初的快乐了。

    他已经不能肆无忌惮的享受她的美好的,因为有人强势的夺走了她,并珍藏起来。

    金允端着碗,暗叹一声,准备一饮而尽,而一边云锦,几乎屏住呼吸!

    “砰!”

    瓷碗破裂,汤水溅了一身!

    “谁?!”云锦第一个跳了起来,但金允的暗卫却不曾出来阻止,因为来人是他们陛下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门被一脚踢开,宫以沫捂着肚子扶着门喘息,方才射出的,是她发簪上的一粒珍珠,总算及时赶到!

    金允没时间顾自己身上脏乱,见宫以沫匆匆回来,连忙迎上。

    “沫儿?怎么了?你这样焦急,可是遇到什么事?!”

    宫以沫喘着气看着金允,咧齿一笑,“我能有什么事?是你有事啊老哥!”

    金允这才想起宫以沫打碎了他的碗……但,那是他母亲亲手端给他的啊!莫非有问题?

    金允的目光一看来,云锦就好像被针扎了一般,尖声叫道!

    “你血口喷人!”她心中暗想,这种毒是测不出来的,她咬死了没事,难道宫以沫还能拿她怎么样不成?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

    宫以沫好不容易平复呼吸,然后一步步走进来,她身上还带着风雪寒意,一进来,暖和的温度让她搓了搓脸,好像活过来的一样。

    她斜睥云锦,指着还剩下的梅花羹说道。

    “同心蛊这个东西,只有一条母蛊,一条子蛊,就算金允喝下去了,他也不会听你的话,你还要他喝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