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八十六章 让利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额?!

    宫以沫惊呆了!

    嫁给金允?其实当初她当时也想过这种事,若是十八岁了,实在要找人嫁,能嫁给金允自然是最好的,毕竟金允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良配,但也只是想想罢了,到底不可能。

    宫以沫这微愣的模样已经表明的答案!宫抉只觉得怒火冲天!

    他忍不住咬牙切齿在宫以沫小屁屁上打了一下!一字一句的告诉她!

    “宫以沫!我告诉你!不管轮回多少次!你都只能喜欢我!都只能和我在一起!”

    宫以沫有些无辜,“你刚刚不是说,若是没有你么……”

    见宫抉俊脸一沉,宫以沫偷笑,“若是有你,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只会选择你啊……”

    “……”

    宫抉奇异的被顺毛了,但是他觉得不能就这样放过她。

    “是么?你不是觉得人家长得好看,跳舞也跳的好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

    见宫抉眯眼,宫以沫连忙补充道,“但是……你长得最好看啊……而且你会舞剑,我更喜欢看你舞剑。”

    宫抉沉着脸没有说话,宫以沫主动踮着脚亲吻他。

    “好了,我的醋罐子……”

    她轻轻叹息,专注的看着他,声音极尽温柔,“就算你容貌尽毁,就算你武功尽失,我还是会爱你,只爱你,好不好?别吃醋了……”

    宫抉抿了抿唇,心却跳得很快。

    雪地里,他没有半分锐气,仿佛只是恋爱中的普通男人,也会有一些奇怪的担忧,和奇怪的假设。

    但她的吻能消除一切。

    “我也只爱你……”

    宫抉用力的抱着宫以沫,突然皱眉嘟囔道。

    “每当我以为爱你到极致了,但是多看你一眼就多爱你一点,你说如何是好?”

    宫以沫听得甜滋滋的,“当然是不要控制的一直爱下去啊!我也会越来越爱你的!”

    正当两人甜甜蜜蜜,突然有一个女声插入进来。

    “还真是羡煞旁人啊!”

    宫以沫一愣,抬头,却看到了一个熟面孔,云锦。

    想想也是,如今她丈夫王敬怎么也是一城之主,还是可以将她带进宫来的,大臣们只需装聋作哑,当做不认识她就好。

    宫抉不喜欢这个女人盯着皇姐的眼神。

    “走吧,皇姐,闲杂人等,无需理会。”

    他可没忘了皇姐需要休息。

    宫以沫却拍了拍他的手说,“没关系,她也算是我的故人……嗯,我们就住前面那个宫殿,你先回去等我好不好?”

    宫抉皱眉,宫以沫却凑到他唇边亲吻他,双眼水波流转,“好不好嘛?”

    宫抉心猛地一软,摸了摸她的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都依你。”

    以他查出的结论,整个玉衡皇宫都没有比皇姐更厉害的人,而且他在她身边安排了暗卫,不怕她遇到危险。

    既然皇姐想解决一点私怨,不干涉就不干涉吧。

    “你找我做什么?”

    目送宫抉先行,宫以沫开门见山的问。

    当初她怜惜云锦单纯,一次次相助,却不知人性复杂,不知何时起,她竟开始嫉妒自己,最后还对她出手过,所以宫以沫对云锦并没有什么好感。

    云锦见宫抉离开也松了口气,她直觉那个男人油盐不进,不好对付,只有宫以沫在就好说话多了。

    “我要你帮我恢复太后之位!”

    宫以沫以为自己听岔了,她施施然的笑道,“奇怪,你为什么找我?再者,我为什么要帮你?”

    云锦见四下无人,放松下来,娇媚的脸此时满是怨怼,她哀怨的说道。

    “只有你的话允儿才听得进去,所以我找你,若是你肯帮我……我就将玉衡金玉银庄的一成利额过继给你!我知道你手里也有一成,若是得了我这一成,你手里就有两成利了!这交易可值得公主心动?”

    说来金允对云锦实在没的说,虽然免去了她的太后之位,可是怕她委屈,竟然将金玉银庄分了一成纯利给她,这利益,足以让她已经拥有了一座城的丈夫羡慕到红眼了!

    不,应该说没有人会不眼红这一成纯利,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云锦也不会想到拿这个来和宫以沫交易。

    宫以沫瞳孔微微一缩,随即淡淡笑道,“你知道一成利有多少么?”

    云锦并不知道,但是她每一次去银庄取钱,仿佛可以随便她取之不竭。

    宫以沫又冷笑着问,“你知道我手里有两成利,若是我要做什么,有什么坏心思,金允有多危险么?”

    雪地里,或许是宫以沫的神情太过严肃,云锦竟然觉得有些心虚,“你对允儿怎么会有坏心思?”

    当初那些事,她都是看在眼里的,宫以沫对允儿,那是毫无保留的帮助,她甚至连允儿继位后的发展都考虑到了。

    国土面积在四国内最小的玉衡,不管是发展农业还是牧业都比不过其他国家,为了日后不落后,她在玉衡的两年半,日日忙碌,挖河道,开矿山,直接给玉衡开出了一条崭新的发展道路,有了领先于其他三国的实业。

    这些都是后来允儿跟她说的,宫以沫既然对允儿如此尽心尽力,那她手里有玉衡银庄的一成利还是两成,有什么关系?

    宫以沫有些头疼的扶额,金允有一个这样不分轻重的娘,也不知道是倒了多大的霉……

    “人心是会变的,娘娘……就好像当初我也没有想到,懦弱如你,也会有反咬我一口的一天。”

    云锦脸色瞬间难看。

    宫以沫看在她是金允娘亲的份上,叹道,“若是你还有半点做娘的自觉,今天这话就不要提了,想必金允哥哥也不许你把这件事说出去,你手中这一成利不管到了谁的手里,对玉衡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若不想平生战事,这件事就最好烂在自己肚子里!”

    见宫以沫转身要走,云锦没办法了,竟开始呜咽。

    “可是除了你没有人能帮我了!你是不知道王敬有多过分!他有了官职之后就变了,他娶了我还不够,还纳妾!可怜我孩子才出生多久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