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八十五章 醋缸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金允一笑,“那到时候,朕建一座摘星楼,邀你来玩。”

    “好啊!”

    宫以沫应得清脆,全然不知道某人杯子捏的咯咯作响。

    两人继续聊着冶炼技术,不是没考虑过蒸汽机,原理虽然简单,但一个是煤矿还在开发中,还有一个就是钢铁冶炼技术虽然提升了,却不曾普及,宫以沫希望四国都有发展,而不是一家独大,所以有关蒸汽机的技术,她还不打算拿出来,等改良后的冶炼技术普及了再说。

    金允认真记下了宫以沫提出的一些建议,真挚的感谢道。

    “多谢你,沫儿,若不是你,我都不知道今天的我是一个什么模样……”

    回想当初,若不是宫以沫一次次出手相助,他很有可能已经死了心,灭了志,还毁了容,被已经死掉的亲生父亲拿去换了一千匹马,何曾会有如今的地位权势?

    他不止一次问自己,若是当初,他早一点表明心迹,是不是能……得到更多?

    宫以沫却不觉想起上一世,他毁了容,一生哀戚的模样,不由失笑。

    “都过去了。”

    她眯着眼,因为殿内温暖,她脱了毛裘只穿了嫩绿色的夹棉长裙,整个人就好像新生的柳枝一样娇嫩。

    让金允不觉看呆了,他多想……能有一个这样娇嫩灵动的妻子?

    见他发呆,宫以沫喝了口酒,肯定的说道,“别想太多,当初不为别的,就算为了你这张脸,你这个朋友我也帮定了!不管多少次,只要我在,有我一份,就有你一份!谁叫你是我金允哥哥呢?”

    金允忽然展颜,沫儿总说他美,殊不知在他眼里,她才是最美的,精致的容颜中,平和间的锐利,足以倾国倾城。

    他忍着贪恋,低声说道, “那就为了这张脸,敬你。”

    宫以沫点头,笑着又饮一杯。

    不同的是,金允虽然在笑,心中却酸楚泛滥起来,若是这脸她真那么喜欢,当初他是不是可以用这张脸,留下这个人?

    而一边,宫抉突然将青铜酒盏捏变型了!

    围坐的几位大臣一脸惊恐!!!

    摄政王要干嘛!!!

    宫抉淡淡说了一句。

    “手滑。”

    “……”

    宫以沫多喝了几杯,看着厅中歌舞,有些缅怀的说道。

    “他们跳的都不如你好。”

    宫以沫现在还记得当初离开的时候,金允跳的那支舞,可谓融入了生命!若是以前,她还可以恬着脸要求金允再跳一次,但是如今,她嫁人了,金允也是一国之君,那些不合理的要求她不会再提,但一想到那样的舞姿再也没有人能欣赏,宫以沫有些遗憾。

    金允轻轻一笑,整个大殿便繁花似锦。

    “只要你喜欢,我跳给你看……”

    “砰!”

    一声响动打断了金允的话,围着摄政王的大臣们好想逃走!这个人好可怕!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明明他们都在很认真的汇报动乱的情况啊嘤嘤嘤嘤……

    金允见宫抉豁然起身,微微挑眉,“摄政王,可是酒菜不和胃口?”

    宫抉冷飕飕的看着他,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视线相对时,竟撞出激烈的火花!在场不少人不觉咽下口水,不敢说话。

    跳舞的姑娘们心慌之下不由乱了动作,乐曲也变了调,但已经没有人注意了。

    “酒菜尚可,但本王王妃舟车劳顿,需要休养,请容本王带她先行退下。”

    金允咬牙,他还有很多话没说呢!

    宫抉毫不示弱的瞪回去!那是他娘子!

    空气中似乎漂浮着不存在的硝烟,宫以沫连忙打圆场。

    “说来我是有点累了,金允哥哥,那我就先行一步了……”

    金允见宫以沫说累了,即便不舍却还是咽下了挽留的话。

    “既然如此,沫儿……早点休息。”

    宫抉脸色铁青的带宫以沫走了,那杀气重的,仿佛要吃人一般。

    一想起这两个男人当初为了公主争锋相对的时候,众人心中唏嘘不已。

    宫以沫走了之后,金允也食不知味,早早的散了宴,回去休息去了,那形单影只的背影,无端让人心疼。

    宫人在前方引路,却瑟瑟发抖……

    后面的摄政王好可怕,就算一言不发也好可怕,真同情大煜的宫人,有这样的摄政王,还是玉衡好,陛下多温柔啊。

    宫以沫手被宫抉抓着,力道很重!

    “你抓疼我了!”

    宫以沫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时,宫抉突然刹车!雪地中,他冷着脸一字一句的问。

    “皇姐,难道我长得不好看么?”

    “???”

    宫以沫一脸懵。

    宫抉又道,“若是你想看跳舞,我也可以跳给你看!”

    宫以沫华丽丽的囧了,宫抉这是吃醋了啊……哪怕她将金允当作哥哥。

    她迟疑片刻,对宫人们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都退下吧,我知道凌云殿怎么走。”

    宫人们如蒙大赦,连忙跑了,而宫以沫的话让宫抉更加醋了!这里是玉衡!皇姐这么熟悉这里,不就更表明了她曾经和金允关系有多好?

    “皇姐,你是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

    宫抉严肃的问。

    “额……”

    “别想骗我。”他上前一步将人拉到怀里,“你和金允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她字字句句条理清晰分明,仿佛一切都在掌握。

    宫以沫眨着眼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严霜般的俊脸更加阴云密布,“你们之间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事……”

    不知是不是幻觉,宫以沫竟然在他冷刻的声音中听出了心疼。

    她蛋疼的抓了抓头发,小心的讨好道,“哪有……我和你经历得最多,也最刻骨铭心……金允,我只是当他是哥哥。”

    宫抉神情微微缓和,他知道皇姐不会对金允产生什么想到,但他看到金允和皇姐相谈甚欢,说一些他插不上嘴的话时,他心里还是忍不住冒出一个个酸溜溜的气泡!

    真想把皇姐牢牢的锁在身体里,不让任何人看到!

    宫以沫松了口气,以为这事算揭过了,谁知宫抉突然问。

    “若是没有我,皇姐你会不会嫁给金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