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八十四章 玉衡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以沫眼中闪过纠结,要不要修水泥路呢?

    不过一想如今主要交通工具是马,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一路十分顺利,等到了玉衡的时候,宫以沫不禁感叹发展好快!

    整个街道修葺一新,老百姓穿着打扮都明显上了一个层次。

    因为玉衡国处于娄烨和大煜之间,想要自强的话,必须要独树一帜,故而当初宫以沫在此,与金允探了不少脉矿,不仅改善了挖掘技术,还改良了冶炼技术,如今玉衡的金属出口是四国最好的!出产的物件都是硬通货,放到其他三国都供不应求。

    到了玉衡都城,金允亲自来迎接,时隔一年,他总算又见到了沫儿……

    高大的城门下,金允一身龙袍,腰缠玉带,头佩紫金冠,被百官簇拥着,威仪无二。

    那得天独厚的好相貌不仅没有被华贵的装束压下去,反而被烘托的更加精致!眼角一点朱砂痣让华贵精美中,平添一份妖娆,却不会让人觉得女气,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他,已自成风华!

    众人每一次看到金允的时候都会恨老天偏心,将钟灵造化都赋予了一个人。

    直到他们见到了摄政王。

    老实说,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不少老百姓都跑出城来围观,虽然被侍卫远远的拦着,但是这两个人的风采,就算隔着老远,都能让人折服!

    宫抉甚少穿黑色以外的颜色,今日,他却罕见的穿了一身玄色长袍,那柔和的颜色,冲淡了他身上让人不敢直视的煞气,加重了原有的冷清气质,五官比起金允分毫不让,更别提那一头银灰色的发,配着他清亮的墨眼,就好像世外仙人一般!

    他先下了下马,然后转身去托宫以沫的手,宫以沫裹着毛裘,毛茸茸的,霎是可爱!

    下车之后,她看了看金允又看了看宫抉。

    金允见到宫以沫,不有展露笑颜,明明是冬天,众人心中却好像开满了鲜花一般。

    “金允哥哥!”

    宫以沫激动的喊了一声,见金允走近,不等他说话,就摇头感叹道,“和你们俩站在一起,我都觉得自惭形愧了。”

    金允闻言笑容更艳,却不由自主的瞥了宫抉一眼,心中忍不住比较,不可否认,他们相貌虽然相等,但宫抉那种冷漠威仪,就好像一柄锋利的剑,让人触目生惊。

    “沫儿,你可还好?”

    金允收回视线,笑盈盈的看向宫以沫,他可是知道沫儿大婚时发生的事,更知道她跳了崖,是大煜太子拼死,才挽回她的性命,这么一想,神情更是怜惜。

    宫抉有些不满金允这种视线,他上前一步,将宫以沫拽到身后,冷淡说道,“劳玉衡君费心,本王王妃一切安好。”

    这种强势宣告主权的行动让宫以沫有点脸红,偏偏金允微微挑眉,那金冠之下,一双水眸惑人,只见他轻轻一笑。

    “若是朕没有记错,沫儿还不曾嫁给你吧?”

    上一次大婚不成,一直都是宫抉心里的一根刺,他抿了抿唇,冷气外露,众人只觉得这天气更加冻人了!

    “她迟早都要嫁的,毕竟,她肚子里还有本王的孩子!”

    说到这个,金允双眸一暗,他也知道沫儿怀孕了……但是,他很快打起精神来,朝宫以沫笑道。

    “沫儿,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到时候,我做他干爹可好?”

    这差别待遇不要太明显,对宫抉自称“朕”,到宫以沫这就是“我”了。

    宫以沫眨了眨眼,嘻嘻笑道,“那好啊!有你这么漂亮的干爹,是他的荣幸!”

    宫抉脸黑了,他还活着呢!要什么干爹!

    但是皇姐应了,宫抉也不好说什么,反正,他以后没事再也不带沫儿到玉衡来了!

    “时间不早了,本王王妃舟车劳顿,便先去驿馆修整了,多谢玉衡帝相迎!”

    金允温柔的笑,“驿馆哪里能住人?知道沫儿要来,朕已经收拾好殿宇,并已摆好宴席,摄政王,请——?”

    宫抉眯了眯眼,心中不满!这人到底揣着什么心思,竟然还要皇姐住在他眼皮子底下?

    偏偏宫以沫不忍拂他的意便答应了!

    “金允哥哥费心啦!那我就却之不恭咯!”

    众人打了个寒颤,才一会,天怎么变得更加阴沉了?

    罗启等人瞥着自家王爷那张黑脸,心中打起十二万分的警惕!看来住在玉衡也不能大意啊!他们一定会誓死保护好公主的!

    就这样,一行人顺顺利利的进到了皇宫,金允设宴招待他们,许久未见,他总觉得有很多话都想和沫儿说。

    故而在宴会上,金允打发大臣去和摄政王汇报暴乱之事,然后和宫以沫说起其他。

    “沫儿……听说你受伤了?现在可好全了?”

    金允面露担忧,当时他也找了很久,没想到还是被宫抉先一步找到了沫儿。

    宫以沫美滋滋的喝了一口酒,眯着眼说道,“放心吧金允哥哥,我身体棒棒的!”

    “那就好……”金允心中酸涩,他以为时间能冲淡一切,但是再一次看到宫以沫巧笑嫣然的脸,他还是只有叹息。

    “如今矿产业越做越好,整个玉衡生产总值翻升,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这一杯,我敬你。”

    说起往事,宫以沫也有点缅怀,当初她好歹在玉衡呆了两年半,还是有感情的,尤其是那些矿山,那些练厂,都是她和金允一起建立起来的,如今能取得好的收益,她非常欣慰,遂举起酒杯与金允一饮而尽。

    宫抉没有看这边,但是向他汇报的几个大臣却两股战战,都觉得这个大煜摄政王气势好骇人啊!

    “金允哥哥,冶炼技术提升之后,不仅能用于器皿,铸剑,熔炉这些地方,在修桥修屋,造车造船发面都是有大用的,我以前留给你的那些资料你交给工部他们研磨研磨,最好是能举一反三。”

    想到什么,她补充道,“之前水泥的配比我已经交给工部了,与钢铁配合,能修建最高的楼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