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八十三章 出行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她捏着帕子,压抑着恶毒一字一句的说道。

    “公主是不是太自私了?你还没有嫁给王爷,凭什么管那么多?”

    这一句就触到宫抉逆鳞了!他的女人,轮得到别人来指手画脚?

    见宫以沫气得双眼圆鼓鼓的,宫抉连忙笑着安抚她,然后冷冷的盯着苏妙兰。

    “太子妃的话本王记下了。”

    宫抉轻轻一笑,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原来是有需求了啊……这样吧,本王判你归家,允许你再嫁人。”

    看上去宽宏大量的处置让苏妙兰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置信!

    即便她是处子,即便她长得美,可是她是嫁过太子的人!谁敢娶?高门大户都会对她避之不及!莫非她堂堂镇国侯之女还要嫁给低贱的商户?农工?

    “王爷!”这一喊之下,她声音都变调了。

    她原以为,她如此姿色,连名分都不要,宫抉应该笑纳了才是,没想到竟然这么残忍!

    宫抉盯着宫以沫白嫩的耳垂,温柔小意的安抚宫以沫,方才苏妙兰对皇姐的恨意没有逃过他的眼睛,皇姐念着太子,总是想放她一条生路,觉得她勾不成威胁。

    但对皇姐有恶意的人,宫抉是不能容忍的。

    她不出现还好,既然求到他面前,他自然要给她一个好去处,他可以放她一条生路,但是他要让她一辈子都无法再出现在氏族之间!

    “看来你很激动?那本王再加一条好了。”

    宫抉薄唇微动,眼中闪过杀意,“本王要你归家之后,在热孝四十九日之内必须出嫁!而且,不能以镇国侯府的名义嫁人!毕竟你曾嫁与皇兄,本王可不希望皇兄因你而蒙羞。”

    苏妙兰腿一软跌坐在地,宫抉没有杀她,可是她从小就追求名利地位,这样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为什么!”

    她根本不能接受这个结局!没有镇国侯的名义,四十九日内她最多只能嫁一些商户!凭什么!她是太子妃,她是皇后!凭什么!

    “是不是这个女人?”苏妙兰神情狰狞扭曲的盯着宫以沫!尖锐的喊道,“是不是她说了我的坏话?王爷,我是冤枉的!”

    见宫抉不答,她跟疯了一样上前,“王爷!你看看我啊,我比她好一千倍!”

    “拖下去。”

    宫抉一声令下,立马就有两个人走进来将苏妙兰拖走。

    宫以沫没想到宫抉居然说下手就下手,她一时间有点懵了,心想苏妙兰也没做什么,实在不用那样对待她……

    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宫抉就一指封住了她的唇,那眼中的冰冷,是冲着别人的。

    “她现在是没有机会对你做什么,不是不想,当然,我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从她自荐席枕开始,宫抉就对她动了杀心!

    “可是……”宫以沫眨了眨眼,“她总归是太子哥哥的妻子……”

    “还是处子,算什么妻子?”

    宫抉语气幽幽,那乍现的威仪让宫以沫缩了缩,有点害怕他这冰冷霸道的模样。

    宫抉见她低头便伸手,强制性的抬起她的头。

    “看着我。”

    宫以沫坐在他腿上,娇娇怯怯的抬头,说来这已经是习惯了,从小,宫抉都是让着他的,但是他强硬的时候,宫以沫只有退让的份,但逼到最后面,她就崛起了,然后宫抉只有低头的份。

    “你怕我么?”

    他双眼如墨似海,带着一种让人心悸的危险和吸引……

    空气似乎有点冷,宫以沫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只是习惯了……”习惯了他一大声,她就装小媳妇。

    宫抉失笑,见她好像做错了事一样低下头去,他不由挑起她的下巴轻轻柔柔的吻她。

    “嗯……不要……”

    她小猫一样的抗拒,根本什么用都没有。

    宫抉一直吻到她脸色发红,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

    “还怕我么?”

    此时他声音低哑,有种说不出的暧昧。

    宫以沫看他一眼,总觉得他长得太违规了!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能勾得她心悸!

    见她呆呆的盯着自己,宫抉实在忍不住了,按着她的头深深拥吻她的甜蜜。

    宫以沫胸口因为心跳的太急,竟有点闷疼的感觉!宫抉的个人个人气息太强烈!她就好像被绑住的猎物,只能任由他摆布!

    良久,再放开的时候,宫以沫已经浑身通红了。

    “宝贝,你还怕么?”

    宫以沫突然精神一震!

    她咬牙,搂着宫抉的脖子主动送上自己的唇!怕个鬼啊!他才舍不得伤害自己呢!至于他对别人手段狠一点……有什么关系?

    宫以沫干脆不去想了,那些复杂的事,就交给宫抉吧!他显然比她更懂得这个时代的生存之道!

    宫以沫被剥掉衣服的时候还晕乎乎的,见要被吃掉了,她不由快速为自己争取福利,恶狠狠的告诉他!

    “宫抉,你要记住,你是本公主的男宠!是本公主的私有物!”

    宫抉此时自然是最温柔的,他双眼含笑,“是,我的公主,小人这就来服侍你!”

    宫以沫脸颊通红,想到苏妙兰的话,她又说道,“还有,我怀孕期间你也不能看别的女人!你……你实在忍不住,我偶尔……偶尔还是可以的!”

    宫抉将她压在书桌上,“像这种偶尔么?”

    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宫以沫双眼一闭,努力把这里当床。

    “来吧!”

    宫抉轻笑,从善如流的覆上。

    “是,我的公主。”

    这一个偶尔,就一直持续到了晚上,用过晚膳之后,宫以沫以为能休息一下了,没想到洗漱之后又被宫抉抱到了床上!

    宫以沫表示,年轻,禁欲太久又食髓知味的男人真可怕!

    宫抉表示,从小不要命的训练体能,果然有了用武之地。

    别怕,夜还很长。

    次日,宫以沫是被宫抉抱上马车的,前往玉衡路途遥远,她还怀着身孕,马虎不得。

    而这条走马通道还是宫以沫当年提出来的,如今已经正式开始通商了,竖跨三国,道路平坦不说,路程也缩减了不少,以后去哪里玩就方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