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八十一章 来访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抉墨眼眨了眨,似乎听不懂,精致到极点的容颜配着干净纯洁的眼神,让宫以沫的心再一次砰砰跳了起来,这家伙长得也太妖孽了点吧!让她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把手拿出去啦!”

    “可是……”宫抉有些委屈的亲了亲她的耳垂,暧昧而意有所指的说道,“皇姐,你难道不想在‘政务重地’来一次么?”

    宫以沫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她原本就想调戏调戏,可没真的想在这么重要的地方做那种羞耻的事!

    “不行!这里是……是父皇他们办公的地方!”

    但是宫抉却已经起身,强硬的把宫以沫抱到了书桌上了。

    将折子扫到一边,压了上去!

    小猴子看到这一幕连忙捂眼!

    宫抉直接脱了宫以沫的外衣罩在了猴子身上,喉结滚动,看着身下的小娇妻说道,“在这里岂不是更有感觉?皇姐,你心跳得好快!”

    宫以沫心跳的更快了!

    她想挣扎,又怕惊动了外面的宫人,所以恶狠狠的瞪着他。

    “快起来了啦!还有,你……这个时候就不要叫我皇姐了好不好!”

    莫名觉得很羞耻啊!

    宫抉装作不懂,“可是你就是我的皇姐啊,莫非是皇弟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皇姐?”

    太羞耻了!

    空气都好像烧了起来!外面白雪纷飞,屋里热浪融融。

    面对宫抉的上下其手,宫以沫根本毫无招架力!

    她的衣衫被一件件脱掉,但是宫抉却还是衣冠楚楚,眼看他眼中的**越来越重,那俊美的脸微微发红,美得不似真人。

    “皇姐……”

    他低头,银灰色的发和宫以沫的墨发纠缠,十指相扣,他声音低哑。

    “我真的好爱你啊……”

    宫以沫被他一句话说动了情,心砰砰跳,所有的反抗都变成了羞涩,见她不抗拒了,宫抉勾唇一笑,就准备扯掉她最后的衣服,但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通传声。

    “王爷,太子妃求见。”

    宫澈并未举行登基大典就死了,所以苏妙兰的身份变得非常尴尬!而且宫抉给宫澈封了谥号,但是并没有理会太子妃,只是将她关在东宫,份例与妃嫔相等。

    但是这个时候,她来找他做什么?

    “不见!”

    宫抉正抱着心爱的女人欲成就好事,气氛正酣,怎么可能见一个外人扫兴?

    宫以沫有些不满的锤了他一下,“见一面啊!万一是有事呢……”

    平心而论,苏妙兰这一世还是挺惨的,上一世至少还风光过,这一世却过得很抑郁,不过看在她是太子哥哥的妻子的份上,她还是决定让宫抉见她一面,随便可以逃脱在书房被啪的命运!

    宫抉有些不满,低头泄愤一般咬了咬她的小嘴,“可我现在很忙……”

    宫以沫偷笑,一脸无辜的说道,“见嘛,反正……不是还有晚上么……”

    宫抉眼前一亮,“这可是你说的!”

    这段时间,宫以沫晚上总是不许他碰她,说是怕伤到孩子,要满四个月才行,他都憋坏了!

    比起在这只能草草来一次,和晚上的为所欲为,宫抉自然知道怎么选。

    宫以沫羞涩的点点头,然后抱着衣服去了里面屋子。

    “你态度好一点哟,哪怕是看在太子哥哥的份上!”

    她有些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宫抉薄唇微勾,抓着她又好生拥吻了一会,才气喘吁吁的放过她。

    “晚上惩罚你!”

    宫以沫连忙抱着衣服脸红红的跑了!

    宫抉见她都怀孕了还那么怕羞,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然后才叫人带苏妙兰进来,他想得很简单,或许是因为有宫人刻待了她,她来告状,总之,他虽然不管那些女人,但是一个个都看得很紧,苏妙兰没机会接触镇国侯府的人。

    苏妙兰进来的时候还有些不可思议。

    之前她也求见过,但是每一次都是被拒之门外,任由她再三恳求,摄政王都是铁石心肠!

    但是这一次,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见了她,还是在御书房这样的重地!她惊讶之余,更多是喜出望外。

    她一步步走了进去,这种地方,一般是不允许女子踏入的,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进来……那奢华的布置,全部都是按照帝王规格来设立的……苏妙兰晃了晃神,若是太子没死,她成了皇后的话,也能享受这些吧……

    一想到太子,就会想到宫以沫!

    苏妙兰对这个名字简直是恨之入骨!

    她没想到,宫以沫都嫁人了还那么会勾引人!宫澈竟然可以为了她去死!不要江山,不要皇位,也要和她殉情!

    可笑的是,他死了,宫以沫却没死,真是祸害遗千年!

    心想书房重地,宫以沫不会在这,她气息顺了一点,走了进去。

    宫抉趁接见苏妙兰的时间翻了翻折子,发现很多人确实对皇姐回来的这件事很忌惮,他神情微沉,思量着一劳永逸的对策。

    “妾身见过摄政王……”

    娇滴滴的声音将宫抉的思绪拉回,宫抉一抬头就看到了因为冷而瑟瑟发抖的苏妙兰,外面很冷,但是她并没有穿多少,显得形容苍白消瘦,就算昭阳殿里烧着地龙,她还是没能缓过来,轻颤个不停。

    若是宫以沫在此,就会说一句,好一朵娇花啊!

    但是宫抉却是皱了皱眉,热孝期间,她穿的如此娇艳于理不合。

    “有事?”

    冷清特质的声音响起,在金碧辉煌的御书房内淡淡回转,属于大摄政王的气势碾压,让苏妙兰脑袋一空,许久都想不起腹稿。

    宫抉看着折子,再也没有多给她一个眼神,早点忙完可以早点回去休息!一想到晚上可以抱着媳妇为所欲为,他身上的冷淡都好像冲淡了不少,没有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错觉了。

    苏妙兰感觉对方好像没那么吓人了,壮了壮胆子,低头哭道,“求王爷做主!太子死后,妾身日子孤苦之极!那些宫人惯会见风使舵,见妾身身份尴尬,时常欺辱……”

    宫抉皱了皱眉,“此事你应该找太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