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八十章 情调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以沫也没有去找她,她们之间如今算是有仇,太子哥哥为她而死,她却活了下来,太后只怕怎么都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宫以沫眼眸暗了暗,继续翻看折子,发现还有不少折子是关于她的。

    上一次大婚并没有结成,因为她,还害死了太子宫澈,所以很多人对她回来之后,如何处置都是很关注的,有的要求她入太庙赎罪,有的要求将她终生监禁,总之,没有一个人是盼着她嫁给宫抉的,毕竟若是再来一次,宫抉也因她而死了,这大煜还不知要怎么办。

    没有习武的人对武力是没有概念的,但是宫以沫很清楚,她若是再一次毒发,宫抉也能控制住她,所以即便她也担心宫抉的安危,却也不会离开他。

    摸了摸肚子,自从孕脉稳固后,她就没有那些心浮气躁的感觉了,她有点担忧,就怕这毒是转移到孩子身上了。

    但现在担心无用,还是做好眼前事吧,不是说还有一颗解药存在么?

    宫抉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昭阳殿内,那个属于皇帝专用的书桌上堆满了折子,而宫以沫坐在那,用御笔勾画,神态专注,自成威仪。

    她没有梳什么发髻,只是绑了一个高高的马尾,显得那小脸越发严谨,但勾笔间从容不迫,气定神闲,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那一瞬间,宫抉似乎看到了一个女帝!

    听到声音,宫以沫抬眼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甜美的笑来,瞬间崩坏了方才凛然的气度,从小白龙变成了小白兔!

    “你回来啦!”

    宫抉忍不住抿唇一笑,他发现他只要看到她就会觉得舒心,在外面不管多忙,听到她轻快的说话声,那些疲劳就会一扫而空,只剩下满满的充实感。

    “你在……帮我批折子?”

    “嗯!”宫以沫点点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椅子很大,坐两个人完全没问题,但是宫抉却偏偏要抱着她,吸取她的香甜。

    宫抉身后还跟着一只猴子,本来宫抉出去找人了,猴子以为迎来了它的春天,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它欲哭无泪,不过在宫抉身边卖足了乖巧,这不,见宫抉抱着宫以沫,它便蹿到桌子上来磨墨。

    宫以沫噗嗤一笑,“可不需要墨水。”她用的都是朱砂。

    她对宫抉说,“这猴子被你训得很乖啊。”

    宫抉冷淡的瞥了它一眼,小猴子瞬间露出一个讨好的表情,它脖子上挂着那块圣石,也不知一只猴子,哪里来那么多表情。

    宫以沫忍不住伸手拨了拨那块石头,刚接触这块石头的时候,她觉得很不舒服,很有可能是刚接触的时候,它和她从娘胎带出来血脉发生了反应,所以才影响了她。

    但是后来接触久了,那种影响就渐渐衰弱了,所以一开始,雪色想直接用圣石来蛊惑她的做法是可行的,只是她有了抵抗力之后,便没机会了。

    更何况她现在不仅继承了娘亲来带来的体质,还中了蛊毒,石心都控制不了她,那些人也应该要打消控制她的念头了吧。

    拨弄了一下,宫以沫对宫抉说,“我刚刚批阅折子,发现很多人对我还是很忌惮……也是,太子哥哥都因我而死了……”

    宫抉抱着她的手紧了紧,“放心,我会处理。”

    他想到什么,有些不放心的说了一句,“如今以我的武力,你根本不用担心什么,所以不许离开我,这种念头想都不能想!”

    宫以沫坐在他腿上轻笑着,“我也没说要走啊!我还要赖你一辈子呢!”

    宫抉点头,“准你赖一辈子。”

    宫以沫便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翻阅奏折,遇到什么问题还能和他说上两句,到后面懒得想了,直接她来念,他来答,而她,再把他的回答写上去,两人一起批折子,竟然也能批出乐趣来!

    宫以沫嘟着嘴,“宫抉,我突然觉得你好累啊,又要忙这个,又要忙那个。”

    宫抉窝在她耳边笑,“所以,小没良心的你准备以后都帮我批折子,分忧解难?”

    “才不要呢!”

    宫以沫下意识的拒绝,她抱着肚子,义正言辞的说道,“我都要给你传宗接代了,这也是一个大任务!”

    宫抉抱着她在怀里狠狠的揉了揉!

    “是是是,谁都没有你任务重!你是大功臣!”

    “但是怎么办啊……”她又垮下脸来,“生孩子很痛的,我怕痛……”

    这个……强大如摄政王也没有办法啊!他蹭了蹭宫以沫的耳朵,安抚的说道。

    “别怕,到时候我陪着你……”

    还有一个担心……

    宫以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听说生孩子之后……那个,身材会走样……”

    宫抉看到她侧脸红红的,显然她小脑袋里想到的不仅仅是身材走样这个问题,他轻声在她耳边说道。

    “放心吧,到时候我去找司无颜拿药,他哪里,美容养颜,紧致肌肤的有不少……”

    宫以沫嘟着嘴,“这么说我身材走样你会嫌弃我咯?”

    “不敢不敢!”宫抉从身后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你变丑也好,省的……都是我的人了,还有那么多人惦记你!”

    宫以沫偷笑,突然感觉批阅折子都有劲了,快快批完,马上就可以去玉衡了!

    许久没见,也不知金允哥哥过得如何!

    宫抉却有点不满足就这么抱抱了,因为宫以沫怀孕,他不敢纵欲,所以还只是见面的时候那个过,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食髓知味,只是抱着都有反应了。

    宫以沫感觉到了,坏心眼的蹭了蹭,手上还拿着折子,但是臀部可不老实了,偏偏装得十分正经!

    “宫抉,有人问科考试题要不要再加一个骑射项目,我觉得可行,你说呢?”

    宫抉的手开始不老实的钻到对方衣服里去了,偏偏俊美的脸上也很严肃。

    “那就批准吧!”

    宫以沫脸上飞红,受不了对方攻势,扭过头看着他娇嗔道,“能不能正经一点?现在可是白天,这里是书房!可不是床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