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七十八章 年龄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抉自然答应,还命人搬来椅子,火盆,手炉,点心,让宫以沫原本紧绷的情绪一下就缓和了,她哭笑不得。

    “我哪有那么娇弱啊!”

    宫抉如今一看到她就想起她带着孩子跳崖的模样,那般脆弱,哪里不娇弱了?

    “你要听我的,不然我就抱你回去休息。”宫抉冷清着脸,说得煞有其事!

    周围的侍卫简直都要自戳双目了!这么温柔的王爷,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根本接受无能啊!还他们霸道摄政王来!

    宫以沫甜甜一笑,男人要宠她,她哪有不乐意的?

    “我还要吃酸梅。”

    宫抉冷眼扫到一个人,那人立马就去准备了。

    这种被人宠得退化的感觉真是好啊!

    宫以沫美滋滋的想!

    秋重禅很快就被带出来了,几个月的时间,他却苍老了很多,宫抉没有废了他的武功,可是因为雪无息,他身上的伤就没断过,此时有气无力的站在宫以沫面前,一牢之隔,半点都没有当年云顶山秋真人的风雅了。

    宫以沫也不废话,直接问道,“你知道雪千重去哪了么?”

    秋重禅不肯说,因为雪千重答应过他,只要他不把他招供出来,他就会护着黎绣,那是他的女儿,他不能这么自私。

    见他不说,宫以沫也不恼,“这样吧,只要你招供了,我就给雪无息解药,怎么样?”

    秋重禅猛地抬头盯着她,“蛊毒是没有解药的!”

    知道的倒清楚,宫以沫狡黠一笑,“怎么会没有解药?你看,我也种了蛊毒,差点死了,可是现在……我已经好了啊!”

    “不,不可能!”

    秋重禅盯着宫以沫,上一次她发作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但是现在,她被娇养得极好,浑身泛着莹润的光,似乎还胖了一点,若是她也和无息一样,七天爆发一次,神情不可能如此安宁。

    “你不信?”宫以沫意味深长的笑了,“还是在你心里,已经像疯子一样的雪无息根本就比不上你的女儿?”

    “……不是!”

    他有些痛苦的抓了抓头发,“蛊毒没有解药!”

    “你找不到而已。”宫以沫轻轻一笑,“我见到雪莲了,我亲娘,想必你和雪千重也见过她了吧?所以才拿着她来骗我。”

    宫以沫轻易就猜中了,而且她猜雪莲肯定没有给他们好脸色。

    “我是她女儿,有的东西不能给你们,但是,却可以给我!”

    不得不说,秋重禅已经信了大半,但还是要试探一下。

    “你是在哪见到她的?”

    “莲国,很好找不是么?”

    秋重禅沉默了,一边是发疯的妻子,一边是失散多年的女儿,但就算告诉他们,女儿不一定会被抓到,可妻子……

    想到雪无息那歇斯底里的模样,他心里天人交战!

    宫以沫适当吹了口气,“我耐心有限,你若是不说就算了,反正找到他们也只是时间问题。”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过,黎绣并不是主谋,若是你主动招供,我就放过她。”

    “此话当真?”秋重禅突然急急问道。

    “当然当真!”

    最后,秋重禅招了。

    娄烨?

    宫以沫有一丝明悟,说来,他也真该在那,别忘了,那里可是有一座圣湖!

    之后宫以沫就将秋重禅放了,但禁锢了他的活动范围,他问起他娘子的时候,宫以沫只告诉他,治疗需要时间,没看到她都是过了几个月才好么?

    秋重禅一直被关在地下,不疑有他,这一次出来,他也被压制了武功,但是宫以沫到底给了他一条生路,算全了上一世的情分。

    秋行风无疑是最高兴的,但宫抉就有些不满意了。

    “此人死不足惜,为何要放过他?”

    宫以沫懒洋洋的靠在他怀里,无所谓的说道,“如今他功力大减,你又到了风与自然第八重,他不足为惧。”

    宫抉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不是因为秋行风?”

    宫以沫嘻嘻一笑,“也是因为他啦!”

    宫抉不甘心,“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就因为他救了你?”

    “也不是……”她眨了眨眼,“我也没有完全失忆,其实你应该也猜到了,我就好像书里的人一样,有‘前世’记忆。而前世,秋行风是我师傅,我从小跟他一起长大,他是我最亲近的人……”

    宫抉突然不悦的捂住她的嘴。

    “我才是你最亲近的人!”

    宫以沫一笑,“对啦对啦,现在是你!”

    两人一边说一边往回走,走在雕花长廊上,看着纷纷扬扬的雪,心头一片宁静。

    宫以沫突然问,“对了……我比你多了……那么多年的记忆,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老?”

    宫以沫有点忐忑起来,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了!他嫌弃自己怎么办?

    宫抉装模作样的沉思。

    宫以沫见他还真的敢想!狠狠的打了他一下!

    宫抉抓着她的手,轻轻一笑,“这么说我是很亏啊……”

    “宫抉!你……”

    “所以为了补偿,余生你一定要好好对我!”

    宫以沫愣住了原地,那傻傻的样子,让宫抉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

    “傻丫头。”

    他给她拢紧了披风。

    “小时候我都以为你是仙女。”他突然说起一件看似不相关的事,神情认真。

    “但仙女都很大了,一个个,该有上千岁吧?”

    纷飞的雪衬着他的脸越发清俊,但那墨眼中,是化不开的温柔。

    “我在以为你有‘上千岁’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没想到你竟然那么‘年轻’啊,出乎意料!”

    “宫抉!”宫以沫越听越不对,小眉头一皱,“为什么我总觉得你这不是句好话?”

    宫抉轻笑,“怎么可能,我说的,都是好话。”

    正当宫以沫纠结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报,他神色匆匆,显然是发生了大事!

    宫抉没想到一回来就有事,接过密报一看。

    “怎么了?”宫以沫有些好奇。

    宫抉神情莫名,他合上折子,不安抚的笑了,“无事,是玉衡来的信,金允说玉衡发生暴乱,向我求助。”

    怎么会是玉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