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七十六章 宫澈的漫漫追妻路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澈此时真的很痛苦,一醒来,来到了一个处处受制的环境不说,这个世界没有沫儿!他还要娶别的女人!

    退婚,他一定要退婚!

    深夜,宫澈在外面走了一圈回来,没有一个人知道“宫以沫”这个名字,她似乎从未出现过。

    他来不及气馁,相信总会有人知道的!

    但一回到东宫,一抬头看到满满的喜字喜布,他烦闷之极!不悦的问身边那个老太监。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冰冷的声音让对方一颤,老太监忍住怪异,毕恭毕敬的说道。

    “商臻,商姑娘。”

    宫澈皱了皱眉,接二连三的噩耗让他身上戾气越发沉重,老太监几乎喘不过起来。

    “去,告诉她,孤要退婚!”

    “什么?”老太监一下失态的抬头,“可是……明天就是殿下您大喜的日子啊!这个节骨眼退婚……”那人家姑娘还怎么做人?

    宫澈沉怒的盯着他,“怎么,孤是太子,却连退婚的权利都没有?”

    老太监不由跪下满脸愁容。

    “商姑娘人很好的,殿下……老奴相信,您多处处,一定会喜欢她的!”

    老太监是真心为了宫澈好,他知道太子喜欢的是那种温柔典雅的大家闺秀,觉得商姑娘还是太豪放了些,主动向男子示爱,少了点女儿家的矜持。

    但是商姑娘不管是相貌还是头脑都是一顶一的,太子只是因为婚事不顺而迁怒商姑娘罢了,一旦成婚,他一定会喜欢对方的!

    宫澈冷笑,他只会喜欢一个人!一个这里没有的人!

    想到此,他双眸一暗,莫非老天惩罚他得不到沫儿还不够,还惩罚他到一个没有沫儿的地方来?真是何其残忍!

    他甩袖走入寝殿,全然不顾还跪在门口的老太监,说来这太监十分尽责,只是宫澈已经不是那个宫澈了。

    老太监还在纠结要不要起身,若是以前的太子,他肯定不会纠结,但是今日太子酒醒之后就变得非常奇怪,先是到处问别人,认不认识“宫以沫”,后来又说要退婚……商姑娘多好的人啊!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老太监毕竟活了那么大岁数了,心里也清楚宫澈心中的郁结在哪。

    身为太子,二十二岁了,却没有一家贵女愿嫁,陛下似乎也遗忘了这个孩子,也是……陛下孩子太多了,枕头风吹来吹去,怎么会记得这个死了娘的儿子?

    好不容易有才貌出众者愿嫁吧,却是江湖女子,殿下还不得不娶……因为皇帝很喜欢商姑娘,传口谕让太子尽快完婚。

    这时,紧闭的门突然又开了,宫澈走了出来,将一份信交给了他。

    “拿去给那个女人,她的损失,孤自会补偿,但是这亲事,就作罢吧!”

    那封信就好像烫手的山芋一般,让老太监苦着脸,这还真的要退婚啊!这明天就是大婚了啊!皇帝那可怎么交代?

    “陛下怕是不会答应……”

    宫澈心意已决,“父皇那孤自有打算,若是她还要纠缠,就告诉她实情!”

    告诉她他不喜欢她?这一切都是皇帝的意思?

    太监没办法,只好去传信了,心里还暗暗的想,太子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宫澈才没有心思去揣摩他在想什么,看着萧瑟的庭院,他有点迷茫了。

    若是这个世界真的没有沫儿……那么他重活一次又有什么意义?

    夜风涌起,有些寒冷,但是他恍若未觉,心中一下苦,一下涩,漫无边际。

    也不知沫儿现在怎么样了……她可好?她的孩子可好?

    虽然从来不曾得到她的回应,可是他盼着她好,是真的。

    只可惜,给她幸福的不是自己……从十四岁,到二十二岁,那么久的爱恋和守护,就好像一场充满遗憾的梦……他不后悔爱上她,只后悔无法克制自己……他给她,带去了很多苦恼吧……

    “宫澈!”

    那一瞬间!宫澈以为自己幻听了!

    他侧头看去,久久回不过神来!

    宫以沫原本守着规矩,躲在偏殿内大婚前三日不见他,满心期盼。

    可没想到,明天就成亲了,宫澈居然这时候悔婚!

    月下,宫澈看着宫以沫一步步朝他走来……扑通!扑通!他觉得他要犯病了!

    “沫儿……”他无声的喊了一声,做梦一般朝她走去,难道沫儿也死了?和他一起掉到这个世界了?虽然自私,可这一刻她只有狂喜!她还好么?他多想抱抱她啊!

    但是一柄剑横在了他面前,他看着眼前朝思暮想的可人儿,却又好像有点不对。

    宫以沫怒目以对!眼中除了怒火,就是沉痛!

    “原来……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她原本不死心,老太监便将一切都告诉她了,让她气得差点吐血!

    她剑直指着宫澈!

    “我以为你天性沉闷,没想到你根本就是不喜欢我才不给我好脸色!你还嫌我不够矜持!只喜欢那些娇娇柔柔的淑女!你因为皇帝叔叔才愿娶我,明明不想娶,为什么不早说?!”

    害得她误会,以为他对她也是有情的!

    宫澈听不懂,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她?他爱她爱到每天做梦都是她,怎么可能不喜欢她?

    见宫以沫气得眼泪都出来了,他心一痛,“别哭……”

    “怎么可能不哭!”宫以沫瞪着美目恶狠狠的怒视他!“你既然不喜欢我,何必勉强?还拿书信羞辱我!我对你情真意切,你临时悔婚不说,还口口声声说要补偿?!我告诉你,老娘不稀罕你的补偿!”

    说着,手中的信瞬间化为碎片!

    宫澈看着那封信,大脑根本回不过神来,而那边宫以沫已经一抹眼泪,长剑入鞘,看着他冷冷的说!

    “罢了,你不爱我,我也不会勉强!从今开始,你我恩断义绝!我这就回云顶山去,祝你以后能找到合心意的名门闺秀!我配不上你!后会无期!”

    宫澈瞪大了眼,“等等……”

    但他话还没说完,她就已经转身离去,速度之快,宫澈根本追不上!

    “沫儿!”宫澈喊了一声,但庭院空无一人,根本没有人应答。

    怎么回事,他这是在做梦?

    这时,躲在暗处的老太监见太子好像后悔了,不由跑出来说道。

    “殿下,您若是对商姑娘放不下,现在去追应该还来得及……”

    宫澈突然一把揪起他的衣领,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说……她就是商臻?!”

    是了,沫儿曾说过,她化名来到了他身边,所以他这是……回到了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