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七十五章 想起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雪莲神情有些萎靡,“没有的,当初只练成了三颗解药……我和雪色各服用了一颗,而且,我不知道配方。”

    “还有一颗呢?”

    “……在父亲手里……”但她爹早就死了,自然也就没人知道解药在哪了。

    宫抉皱了皱眉,显然不满这个结果,他手指勾出挂在皇姐脖子上的石心,“那这个,它除了传音,还有什么用?”

    雪莲看到石心有些闪躲,她从小因为圣石饱受折磨,自然对这个和她怀孕同时出现的石心没有好感,但是她天生能感觉到石心,所以之前才一眼认出宫以沫。

    雪莲支支吾吾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它来的蹊跷,而且没有人试验过它到底有什么用,只能猜测。”

    宫抉有些烦闷,“也就是说,皇姐蛊毒没有发作,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怀了孩子?那孩子生出之后呢?”

    “可能会再次复发吧……”

    一瞬间,众人的情绪都有些沉重。

    秋行风弄不懂众人为什么那么低落,他走上前摸了摸宫以沫的发,“不是还有一颗解药么?在孩子出生前找到不就行了么?”

    宫抉一把拍开秋行风的手,“她是本王的妻子,请你离远一点!”

    秋行风委屈了,他嘟着嘴小声说道,“可是这两个月来我一直都是想碰就碰的啊!”

    宫抉身上突然爆出冷气!

    “你还敢说?”

    那咬牙切齿的声音,似乎要将秋行风给碾碎了!

    宫以沫连忙打圆场,给宫抉倒了杯水,“相公……师傅还小……”

    小?他都三十岁的老男人了!

    偏偏秋行风是个没皮没脸的,他往宫以沫身边一站,“她是我的小徒弟,你不能阻止我靠近她!”

    宫抉一不小心就捏碎了水杯,眼看两个人要打起来了,宫以沫连忙挽着宫抉的手。

    “相公,我头晕!”

    宫抉这才放过秋行风,心想下午可能累到皇姐了,不由放软了语气,虽然还是很生硬。

    “吃饱了么?”

    “饱了!”宫以沫乖巧的点头。

    宫抉闻言,便直接将宫以沫拦腰抱了起来,挑衅的看了秋行风一眼,准备走了。

    秋行风被刺激到了,嘟囔道,“有什么了不起,我也经常背着她走路啊……”

    宫抉脚步一顿!别拉他,他要宰了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

    这样打打闹闹的,宫以沫总算将宫抉哄到屋子里去了。

    晚上的时候,两人盖着被子纯聊天。

    宫以沫说道,“我感觉我脑子里有很过记忆碎片了,就是要理一理,你讲一讲以前的事好不好?”

    黑暗中,宫以沫轻声说道。

    宫抉抱着她,从善如流。

    “你想我从什么地方开始讲?”

    宫以沫眨了眨眼,“就从你认识我的时候开始讲吧……”

    那还真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啊,因为他们认识了十二年了……

    “那时候我六岁,在冷宫……”

    宫抉的声音很好听,黑暗中,他没有看到宫以沫不断瞪大的眼睛。

    他每说一个字,那些错乱的记忆便乖巧归位,变成完整的动画,而不是碎片,但是这些记忆,和她原有的记忆相违……

    她先是惊讶,后来听着听着,竟慢慢的觉得鼻子发酸,原来,他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那些过往就好像幻灯片一样。

    她想起来了……宫抉说的那些过往,也想起来了,那些宫抉都不知道事。

    原来,她不仅穿越了,还重生了一次。

    此时想想,她突然觉得好庆幸,若是当初,她没有留在皇宫,没有救宫抉,她现在,也就不会拥有一个这么好的男人了。

    诚然,很多人都怕他,因为他六情不认,因为他冷血无情,他们惧怕他的权利地位,惧怕他手里的一切。

    但是他对她是真的好,爱她,敬她,迁就她。明明是一个强势的人,却从不曾束缚她。

    她很庆幸这一切。

    然后,她听到了宫澈的名字,大脑不受控制的想到所有和宫澈有关的画面,听到他做的那些事,听到他最后为她而死,心中兀然一痛!

    那一刻!她脑子好像变成了一个无底洞,产生了可怕的漩涡在吸食周围的一切,她想起来了,她全部都想起来了!

    但想起来之后,她耳边仿佛听到什么骨头碎裂的声音!

    她不由痛呼一声,钻在宫抉怀里。

    “皇姐!你怎么了?”

    宫抉连忙坐起身来,黑暗中,他看到宫以沫满头冷汗,连忙准备起身去叫医师,却被宫以沫一手扣住了!

    “我没事!”

    黑暗中,她声音冷硬,带着一丝战栗!

    宫抉不信,“皇姐,没关系,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没关系的……”

    宫以沫张了张嘴。

    可是怎么办……她都想起来了啊!

    她扑到宫抉怀里,声音越发颤抖。

    “宫抉……太子哥哥真的死了么?!”

    宫抉连忙抱着她,安抚她的背。

    刚刚讲到了这个地方,难怪皇姐这么难受,有人因她而死,还是她看重的亲人。

    但是宫抉不想骗她,黑暗中,他轻轻点了点头。

    “已经葬入皇陵了……”

    宫以沫突然大哭起来!她双手紧紧的抓着宫抉背部的衣服,浑身都在发颤!

    “宫抉……为什么……我心里好痛!它好痛!”

    宫抉后悔了,早知道他就不告诉沫儿了,若是不告诉她,她也不会那么难过。

    “没事了,都过去了,皇姐,都过去了!”

    他胡乱的亲吻她的发,她哭得他心都疼了!

    “呜呜……宫抉!我好难受!我想起来了,是,是太子哥哥救了我!”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豆大的泪珠不停的落下,她紧紧的抱着宫抉,仿佛抱着最后的救命稻草。

    “是他……他垫在我身下……他紧紧护着我的头!宫抉!我听到他浑身骨头碎掉的声音了!我真听到了!”

    “没事了……”

    宫抉声音也有些沉重,“他甘愿为你而死,他甘愿,我也甘愿的!”

    一想到那碎裂的声音,汹涌而来的河水,还有宫澈最后说的话,宫以沫难受的无可附加!

    这一世,她终究亏欠了他……

    她明明没有回应他,他却还是因她而死,她以为他放手了,能安心做一个好皇帝了,可是想到坠落山崖时,他在她耳边说的话。

    ——“沫儿,我还是没有办法当你哥哥。”

    那个傻瓜!

    宫以沫哭的不能自抑!

    是她错了啊,她不该招惹他的,她不该招惹他的!不该对他好,应该将他当做陌路人!

    “太子哥哥……”

    宫以沫的泪潺潺的打湿了宫抉的肩膀,“是我对不起你……”

    宫抉抱着她,心中酸痛,看到她难过,他比她更难过,可是他却不能哄,若是不哭出来,压在心里只会更难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