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七十四章 商讨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晚膳的时候,雪莲终于见到了自家女儿。

    虽然看着娇软无力了点,但一脸含羞带怯,显然没受什么伤。

    她老脸一红,不由瞪了摄政王一眼,宫抉感觉到她的敌意,不悦的挑眉。

    一见到旁人,他身上那骇人的威压再一次浮现,让上菜的小宫女腿都是软的。

    宫以沫不由用脚踹了宫抉一下,冷着脸也太吓人了!

    “你吓到宝宝了!”

    宫抉回头那眼神立马无辜了,清亮亮的,似乎在说“我没有啊!”

    “有!”

    宫以沫双手去捏他的脸,“你总是板着脸,若是宝宝出来也变得跟你一样怎么办!给我笑!”

    被宫抉吃掉之后,宫以沫胆气明显上涨啊,宫抉也不恼,还真朝她温和一笑。

    “这样笑?”

    然后他扭头,冷飕飕的笑看雪莲,“这样还怕么?”

    没见过这样变脸的啊!

    复崖干咳两声,抱着自己受惊的妻子说道,“王爷不用客气……我们,都习惯了。”

    宫抉满意的点头。

    宫以沫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父母,然后愤愤扒饭,但宫抉和复崖、雪莲都没有动筷子,虽然看到他们小夫妻相处愉悦,但摄政王会怎么处置莲国人,还是只有听到他亲口说了才会安心。

    宫抉一边给宫以沫挑鱼肉里的刺,一边冷冷对复崖说道。

    “莲国有多少雪族人?”

    复崖看了妻子一眼,低声说道,“八千人。”

    宫抉不由冷笑,扫了复崖一眼,“你倒是不怕引火烧身。”

    他下令绝杀雪族人,这人却暗中给他们提供庇护所。

    复崖也没办法啊……他搂着妻子的腰,“我娘子想做的事,就是我的事,哪怕因此死了,也是义不容辞的。”

    宫抉闻言,突然对这个儒雅温柔的男人有些改观,他将鱼肉夹到宫以沫碗里,看着她乖乖在身边用膳,就觉得很满足了。

    他想,皇姐想做什么,他也会义不容辞的。

    所以。

    “本王可以放过你们。”

    雪莲闻言大喜,“真的?”

    宫抉冷哼一声,“别高兴的太早,本王有要求。”

    他双眼微眯,“雪族余孽,如今约剩三万于人,你可以大张旗鼓,将他们都招来,但是,你们招来的人,要负责管理好,并且,那些心术不正的雪族人,不能收留,若发现一次,本王便屠你全国!”

    雪莲有点紧张,“您的意思是,想将莲国,直接变成雪国?”

    “有何不可呢?”宫抉给宫以沫剥蛋壳,那慢条斯理的动作还真是赏心悦目,“不愿同化也不愿到你这来的雪族人,死也是自找的。”

    而且有雪莲把关,雪千重等人是肯定进不来的,在外面只有被他屠杀的份!

    雪莲和复崖小声的商量了一下,“我们答应。”

    宫抉点点头,“到时候,本王会派军队,来协助你们。”

    复崖苦笑了一下,说是协助,其实就是监视吧。

    但是没关系,莲国逃过一劫就行。

    气氛稍稍缓和,众人也开始动筷子了,突然,宫以沫大叫一声“不好”!

    “怎么了?”宫抉第一个回应。

    宫以沫看了他一眼,“师傅……师傅还没吃饭。”

    而且据说师傅被宫抉绑起来了,可怕!她居然温存了一下午才想起来,徒儿不孝啊……

    宫抉脸色一沉,刚刚还缓和的气氛一下就冷凝了。

    “他不是你师傅。”

    宫以沫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他是我师傅啦……至于为什么,晚上跟你解释好不好?我去放了他行不行?”

    “不行!”

    宫抉神情微冷,“你不许离开我半步!”

    宫以沫心虚的吐了吐舌头,“那你叫人去把他带过来。”

    宫抉有点不满,好不容易和皇姐重逢,谁想看到那个碍事的人?

    但他最后还是败在了宫以沫眼神攻势之下,挥手叫人去了。

    秋行风来的时候看到宫抉还有点警惕,他没想到宫抉竟然如此厉害!才十八岁就到了风与自然第八重!这简直不是人!难怪一下就制服了他……

    “沫沫,你没事吧!”

    秋行风还是很担心宫以沫的。

    看着秋行风干净的眼眸中,纯粹的担忧,宫以沫笑嘻嘻的说道,“我没事,那个,师傅,我好像一直误会你了……”

    秋行风也有点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这个乌龙说来还怪他,若不是宫抉,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怀孕有那么复杂。

    “没事!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还是会好好照顾他的!”

    宫抉醋了!他将宫以沫往怀里一带,“本王的孩子用不着你费心!”

    “宫抉!”宫以沫推了他一下,“若不是师傅救我,我当时那么重的伤,泡在水里很容易失血过多而死的!”

    宫抉的双眼暗了暗,“你身中蛊毒,它……不会让你死的。”

    这时,雪莲瞪大了眼睛,“你说沫儿中了蛊毒?!”

    “你说我中了毒?”宫以沫也放下筷子指着自己。

    宫抉迟疑的看了她一眼,“皇姐,难道你这段时间都没有发作过?”

    “没有啊……”宫以沫有点后怕,“发作了会怎样?”

    宫抉一下就想到她当时纵身跳下悬崖的场景……“不会怎么样的!皇姐,就算你蛊毒发作了,我也会控制住你!”

    雪莲有些费解,“可是沫儿要是真中了蛊毒,怎么可能两个月都不发作?”

    宫抉安抚着皇姐,然后皱着眉对雪莲说道,“或许,是因为皇姐怀孕了?”

    宫以沫一听有些害怕了,“那这毒会伤害到宝宝么?!”

    “不会的……”宫抉缓和了神情摸了摸她的头,“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宫以沫这才觉得踏实。

    宫抉严肃的问雪莲,“关于雪族,只有你了解的最清楚,事关皇姐,你还是说清楚吧!”

    雪莲有些害怕,事实上只要一想起小时候那些遭遇,她就觉得生不如死,但为了女儿,她只有揭开那些不愿回顾的过往了。

    “你想知道什么?”

    宫抉抓着宫以沫的手一紧,“本王想知道,蛊毒的解药,你有没有,会不会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