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七十三章 吃饱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以沫心砰砰跳,因为他清雅的声音,还有他的眼睛。

    眼睛不会骗人,那样冷清的模样啊,却会为她染上凄苦,**,热切,和悲痛,等各种情绪,她突然觉得,她真的没办法不爱这个男人。

    “对不起……”

    宫以沫诚恳的道歉,“我不是故意要忘记你的……”

    或许,这才是他感情受伤的原因吧。

    宫抉面容一苦,随即又笑。

    “没关系,你不会再有忘记我的机会了。”

    他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深深一吻。

    “对不起,我现在才找到你。”

    宫以沫有些情动,一想起这个她喜欢的男人,到处找她,她就心软了。

    “你找了我很久吧,我不是故意要躲着你的,我只是……误会了。”

    宫抉一口一口的轻咬她的唇,看着她水亮的眸子因为自己而迷离,他很满足。

    “都过去了。”

    当初找她的时候,他想过无数种可能,无数个可怕的念头充斥着他的脑海!他曾想过若是她再也不出现会如何?

    他是会发疯一样的毁掉这个世界,还是会像行尸走肉一样的活下去?他不敢深想,只有不停的找,睡不着,因为梦里都是她浑身染血的模样。

    因为两人贴的极近,宫以沫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眼中还有无法散去的恐惧,没想到,强大如摄政王,也会有害怕的时候?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啊。

    宫以沫心砰砰跳,不由去回咬他的唇,她也同样轻轻的咬,这种暧昧的啃噬,让那双冷清的眼中再一次被**占领,宫以沫有些得意,这么出色的男人,对她很感“兴趣”呢!

    见对方挑开她的衣服,她也没有阻止,因为她感觉到,她是渴望他的。

    正当宫抉将他最后一层衣服褪去时,宫以沫欣赏着他的身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其实就算失忆了,忘了你,你也不用担心的。”

    宫抉衣衫半退,妖异的银灰色发丝垂下,闻言朝她看来时……她突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吃掉他!扑过去!

    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宫以沫起身抱着他的脖子奸笑道。

    “因为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迷住了,你每一次吻我,我……我都想你能多吻几下,即便我表面上是拒绝的,但……我的心跳的好快!……啊!”

    宫以沫一阵惊呼,就被宫抉一下扑倒,扒了衣服直接冲了进去!

    身体的交融让两个人都发出满足的叹息,宫以沫媚眼如丝的指着手腕上的链子,然后取了下来。

    “先别动啦……这个戒指,和你手上的是一对吧?”

    宫抉忍着快意咬了咬她的鼻子,“是,我的宝贝最聪明了。”

    宫以沫压下酸胀痛感,娇娇媚媚的哄着他。

    “那你给我戴上?”

    黑色的指环,泛着亮光,因为她曾说过,喜欢一种叫“玖”的石头,它黑色似玉,有玉的光泽,和石的坚韧,所以宫抉便用玖来打造戒指。

    两人身体相连,在这样的时候为她带上戒指,宫抉不仅身体满足了,心里更是被一种幸福塞满!

    他将戒指套在了宫以沫白嫩的无名指上,低头一吻,然后与她的手相扣压在床上,两个一样的戒指纠缠碰撞,就好像他们的主人一样,如蛇一般拥吻,纠缠在一起!

    “你爱我吗?”亲吻的空隙,宫以沫喘息着问了一句。

    “我爱你。”宫抉哑声回答她,“只爱你。”

    “那宝宝怎么办?”

    残存的理智让宫以沫还想刁难他一下,只爱她,不爱宝宝?

    “我会很轻的……”

    什么啊!

    宫以沫锤了宫抉一下,之后,除了喘息,便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外面贴满喜字,正值正午。

    而里面,却早已开始了洞房花烛。

    雪莲和复崖整整等了一下午,然后雪莲实在坐不住了!火爆起身!

    “我要去阻止他!摄政王了不起?沫儿都怀孕了!这都什么时辰了,也太不知节制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她两颊还是忍不住飞红,这都是什么事啊,她都迷糊了!

    复崖不由拉着她笑着说道。

    “这是好事啊,男人嘛,床上满足了,床下才会听话,你难道不想沫儿求情成功了?”

    “可是……”雪莲满脸尴尬,“可是今天好歹是沫儿成婚的日子,他抢亲不说,还……还不顾沫儿的身子做那样的事!”

    复崖将妻子搂在怀里。

    “放心吧,摄政王会小心的,我看得出来,他很在意沫儿。”

    说着,他坏笑的亲了自家娘子一下,“还是娘子……也想?”

    “呸!”雪莲忍不住锤了这个老不正经一下,脸上却更红了!说来 她也是幸运的,诈死逃离之后,雪色还想来纠缠她!还好有这个男人,一直保护着她,她何德何能,最后还能遇到一个这样爱她的男人。

    复崖知道雪莲脸皮薄,也不逗她了,摸着肚子可怜兮兮的说道。

    “娘子,我们还是快用膳吧,午膳因为担心沫儿没用,现在为夫都快饿死了!”

    “那要不叫他们一起用膳?”雪莲还是想将两人分开。

    复崖轻轻一笑。

    “有情饮水饱,而且他们还是小别胜新婚的时候……我们就不要做棒打鸳鸯的坏人了!”

    就算想棒打鸳鸯,也要看人家摄政王答不答应啊……

    雪莲这才放弃,“那我去叫人随时准备着……等会沫儿肯定要饿的……”

    说着又咬牙切齿,“这个摄政王也太不懂得照顾人了!”

    而不懂得照顾人的摄政王正在给宫以沫擦洗身子,当他的手不小心碰到什么的时候,宫以沫哀声喊道。

    “王爷,这一次你一定要克制啊!我……我受不了了。”

    宫抉的动作一顿,吃饱喝足的他身上那种可怕的戾气瞬间消失了,除了那一头银灰色的发,他看上去就好像又变成了曾经那个,冷清又矜贵的皇弟。

    他轻轻一笑,“知道了皇姐……”

    他有意揉了揉她的肚子,“为夫吃饱了,总不能让儿子还饿着……”

    宫以沫瞪了他一眼。

    “我也饿!”

    “好好好!”宫抉从善如流,“为夫吃饱了,也该喂喂娘子这张小嘴了。”

    宫以沫想到什么,老脸一红,忍着浑身酸痛转过去,拿屁屁对着他。

    怎么办,以后的每一天不会都这么辛苦吧!她不要下不来床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