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六十三章 再遇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抉感觉到体内的杀气越发涌动,方才的发泄根本不能纾解那股郁躁之气,他索性往后一仰,靠在靠背上。

    “倒酒。”

    立马就有宫人跪着上前来倒酒。

    雪莲和复崖此时都已经没有办法了,在绝对的强权面前,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审判。

    于是,在这种压抑到极点的氛围下,宫以沫一袭红裙,站在了大殿下方,在她面前,是九十九个台阶,而那位摄政王就在里面……

    讨厌,怎么阴魂不散?

    宫以沫被宫人簇拥着往上走,自然就没有看到周围那些宫人欲言又止的表情。

    他们总觉得,公主这一去,只怕——凶多吉少!

    可这个时候,谁还敢多嘴提醒一句?没见人家摄政王说了,观礼之后就走,只希望他是认真的……

    一步……两步……

    宫以沫觉得自己的心跳的越发欢快起来,就好像有什么在召唤……或者,在刺激她一样!

    而宫抉,也有这种感觉。

    他的目光越来越冰冷,紧紧的盯着大殿门口,薄唇抿着,手差一点将青铜酒盏捏的变形!

    宫以沫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她只需要见个礼,然后话别就好了,刚好她会口技,变个声不难,想到此,她心里放轻松一点,然后假装自己是一个含羞带怯的新嫁娘,一步一步往上走去。

    “公主到……”

    礼官颤颤巍巍的喊了这么一句。

    宫以沫觉得奇怪,但是带着盖头根本看不到礼官那青白的脸。

    雪莲在心里无声的呐喊,沫儿!别上来啊!

    但是此时,她不敢说,唯有侥幸的期盼摄政王真的认不出来,然后观礼之后就走。

    宫抉此时倒是放松了一些,他用一个看似随意的坐姿,盯着门外。

    但即便他极力压制,那种可怖的煞气若有若无的,还是让整个大殿的人如坐针毡,只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九十八,九十九!

    好了!到了!

    宫以沫深深吸一口气,她感觉她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她不由摸了摸肚子,才走了进去!

    当宫以沫的身影出现在大殿门口那一刻!

    所有人的呼吸仿佛都停滞了!

    包括宫抉。

    他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痛色!那多的情绪汹涌澎湃,时隔几个月,他终于,再一次见到了他的妻子!

    她穿着红色喜服,那喜服有些不合身,让她的肚子微微凸出,已经……三个多月了啊,他们的孩子……

    佳人就在眼前,可是宫抉却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他实在是怕了……他怕她再一次不见了,跑掉了,他真的,没有办法再经历一次失去她的痛苦了!

    宫以沫见众人一声不吭,有些奇怪……

    但空气中的杀气却已经消失殆尽了,就在她出现的那一刻,就好像一道光,驱散了所有黑暗。

    雪莲不由说道,“孩儿……到娘这里来!”

    她警惕的盯着宫抉,却发现宫抉只是盯着沫儿,也不知有没有认出来,但是那眼神复杂有,那如芒在背的杀气却消失了……她微微松了口气,看着自己女儿。

    宫以沫自然从善如流,向雪莲走去,她还是很害怕很慌张,小手一直紧紧的抓着自己裙子,显得很无措。

    宫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见宫以沫直接朝雪莲走去,他突然开口,语气冷清,却并不冰冷。

    “公主,请留步。”

    众人都好像活见鬼一般,摄政王竟然这么温柔?!

    而雪莲有些不安的看了丈夫一眼,不确定摄政王是不是已经认出来了,若是他们真的没有闹翻,摄政王知道他们要将宫以沫嫁给别人,还不知要怎样大发雷霆!

    宫以沫脚步一顿,心中天神交战,最后,还是缓缓转身,朝着宫抉的方向,用他不熟悉的声音,怯怯的行礼。

    “拜见摄政王……”

    宫抉突然笑了!

    他终于找到他的宝贝了!

    不是冰冷的尸体,不是醉酒做梦,不是天险相隔,而是就在他的面前!

    想到她当时为了不杀死他,毫不犹豫的跳下山崖,宫抉的笑越发凄苦,见此时她小手紧紧的抓着袖子,他语气不由再一次放柔。

    双眼,却一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仿佛永远也看不够。

    “免礼。”

    只有罗启听出王爷这两个字,说得有多么艰难。

    他不由看着眼前怯怯的姑娘,这个,真的是公主么?为什么他觉得不太像?

    宫以沫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宫抉再说什么,她局促不安的搓了搓衣角,忍不住说道。

    “王爷……您,有何吩咐?”

    宫抉又笑,就好像拨开重重阴霾,他这一笑似乎有花乐齐放,宛如雪山神祇,让在场所有人都感觉不到怕,而是看呆了!

    “无事,你们继续,本王……告辞了!”

    说着,他笑着起身,还像复崖行了一个晚辈礼!

    复崖大惊失色,连忙起身,而那边,宫抉深深看了宫以沫一眼,意味不明的笑笑,转身离去!

    他竟然真的走了!

    宫以沫也惊呆了,因为太吃惊,她一下竟然忘记避开,被谁踩到了裙子,猛地朝前扑去!

    然后,被一双有力的手稳稳的扶住了!

    宫抉凶狠的瞪了踩了宫以沫裙子的属下一眼,然后极其温柔的将宫以沫扶正。

    那一刻,属于宫抉那冷清又霸道的味道无孔不入!宫以沫瞬间红了脸,有些手足无措的就被对方扶了起来,宫抉眯了眯眼,不觉深吸一口气,然后有些满足的笑了。

    “小心。”

    为什么这两个字被他用那种清雅低沉的声音念来,会那么性感?!

    宫以沫手忙脚乱的站好了……

    “对,对不起!”

    宫抉满意的看了她一眼。

    “没关系。”

    然后颇为不舍的放开了她,大步离去,就好像有什么急事一般。

    他走后,众人还不明所以,宫以沫更是站在那不知该做些什么才好,被宫抉碰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烧了起来,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傻乎乎的想,摄政王对她这么温柔,是因为没认出她来吧?

    那她是不是躲过一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