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六十一章 观礼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宫抉的话听来十分缓慢,却让复崖头皮发麻,他脸上的笑都僵了,只因对方话中那若有若无的危险。

    复崖脑子一转,压低声音强笑道,“说来,这也是家丑,我女儿……她有孕了!为了遮掩,不得不提前成婚。”

    “有孕”两个字让宫抉瞳孔一缩!

    他想到了某种可能,随即又下意识的摒弃了,语气莫名的问道。

    “听说这一代习俗很有趣,公主成婚要先拜别父母,稍后,本王应该能瞧见这新嫁娘吧?”

    复崖的心微微一跳!强笑说道。

    “那是自然……王爷造访观礼,是小女的荣幸。”

    宫抉沉沉一笑,不再说话。

    原本,他带人进来,是想让手下人去找找莲国还有没有什么隐蔽的出入口,但是现在,他满脑子只对那个怀了孕的新娘子感兴趣!

    想起两日前皇姐说过的话,和那么多的巧合,终于让他的笑微微有些狰狞。

    他一直都在逃避着某个设想,因为那个念头会让他忍不住想杀人!!

    皇姐,沫沫。

    你最好!

    不是我想的那样!

    复崖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是宫抉身上突然爆发出的冷气和威压让人战栗!

    他有些心颤的想,若是今天真的能应付过去,就举国迁移吧,摄政王似乎已经锁定了他们,就差绞杀了!

    最后一点侥幸也在宫抉越来越重的杀气中烟消云散,还是保命要紧!

    两人心思各异的往王宫走,好歹也建立十几年了,王宫还是初具规模的,甚至比业国的还要豪华一点,但是比起四大国来说,就非常寒酸了,索性,宫抉也不在意这些。

    而罗启等人见王爷没有按照计划中那样,吩咐他们留在王宫外,虽然奇怪,但还是跟着王爷进宫去了。

    宫里张灯结彩,宫抉都不看在眼里,他被复崖迎为上座,整个过程有些匆忙。

    原本笑意融融的大喜日子,因为宫抉的到来而变得噤若寒蝉。

    宫抉双眼盯着那些来来往往的宫女,压制着身上的杀气,偶尔回复崖几个字,也是冷冰冰的。

    即便在别人家里,他还是一副唯我独尊的霸道模样,冷着脸往那一坐,宫人也不敢靠的太近,往往都是放下东西就走,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宫抉就这样喝着酒,忍着心中莫名而来的焦灼,等待着什么。

    很快,吉时已到!

    在宫抉强大的气压下,喊吉时已到的宫人差点都哭出来了,因为不是什么正经国家,莲国的宫人并不是太监,但此时双腿打摆子,声音尖细得却和太监一样!

    故而,听到这样满含恐惧宣唱声,宫以沫小心肝也颤了颤,她捏紧了裙摆,心里突然觉得这是一个馊主意,她真的不会被发现么?蒙上一个盖头就能浑水摸鱼,那摄政王也不叫摄政王了……

    但是刀已经架在脖子上,她出不出去好像都是死路一条!此时她心里抱有一丝侥幸,也许……人家摄政王跟她不熟呢?毕竟只有很熟悉的人才能通过身形辨认人吧?她又不是他的爱人,也许能混过去呢?等他一走,他们就举国迁徙,从此天高海阔,再也不回来了……

    这么想着,她小心翼翼的往正殿走,拜别父母,敬茶,转身,走人!只要几分钟就可以了,她可以的!

    万一……被发现了会怎样?

    鬼使神差的,这个可怕的念头乍然出现在她的脑子里,宫以沫有些魔怔了,像木偶一样走了进去。

    复崖越来越紧张,因为他感觉到,摄政王身上的威压越发难以克制,整个大殿乌云密布,让他原本想找对方说话,也渐渐难以开口。

    此时复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明悟……

    会不会……他和莲儿都错了?

    摄政王和沫儿根本没有闹翻,在摄政王心里,沫儿还是他的爱人?

    一直以来,莲儿怕戳到沫儿的伤口,关于摄政王的话题一直避而不谈,尤其上次,沫儿哭着从摄政王那回来之后,他们更加没有过问过了。

    沫儿说她已经知道了始末,而且决定放下对摄政王的感情,但是……沫儿她是“知道”了始末,还是真的已经想起了所有?

    他突然觉得他们好像都忽略了一个重点!那就是沫儿的话,真的可信么?

    沫儿之前出现的时候是忘记了很多事的状态,上一次她回来之后,说知道了一切,她真的知道了么?若是她知道的是假的,那他们根据沫儿的说辞,推断出来的结论岂不是也是假的?!

    毕竟,若是摄政王真的不在意沫儿了,他们俩闹翻了,为什么上次沫儿去见过他之后,那些昭榜并没有揭掉?

    摄政王此行到底是来探知他们虚实的,还是……怀疑沫儿在这,纯粹为了沫儿而来?

    复崖紧张的喝了口酒,若是他猜的那样,那必须做点什么了!

    若是摄政王还很在意沫儿,那么今天被他发现沫儿嫁给别人,那才真的是给雪族带来灭顶之灾!

    故而,顶着宫抉强大的威压,复崖突然喊停!

    那稀稀拉拉不成调的奏乐立马中断了!喜乐吹得像丧乐也没人在意,但喜乐一停,宫抉那仿佛淬了冰的眸子一下就落在了复崖身上,让对方豆大的汗珠冷不丁的落下。

    诡异强压的静默下,宫抉冷笑着问,“城主这是什么意思?”

    复崖咽了咽口水,真枉他活了四十几年,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威逼到这种地步。

    “王爷……是这样,小王的女儿生性怯懦,遇到王爷这等人物,只怕会怕到失态,不如……先让夫人去安抚她两句,给她提个醒……”

    复崖对雪莲使眼色,雪莲瞬间懂了,夫君这是突然改变主意了,让沫儿不要出现的意思,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她还是连忙起身,心中计算着,干脆找一个宫女顶上好了!开始没有那么做,因为哪里能找到怀孕的宫女?但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夫君说得是,正好女儿要嫁人了,妾身还想嘱咐几句体己话……”

    说着,便朝宫抉歉意的笑笑,准备去拦住宫以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