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六十章 母女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呸呸呸!”雪莲拿手指头狠狠的戳了她一下!“大喜的日子,说什么死不死的!”

    说着,她瞥了宫以沫肚子一眼,“很快你肚子就要显怀了,你莫非要他生下来就比别人少了一份关怀么?”

    说到这一句的时候,母女俩对视一眼,突然有些诡异的静默起来。

    雪莲是一下想到了当初她丢下宫以沫离开的事,而宫以沫也后知后觉的想到了这个,有点尴尬。

    平心而论,她才不管雪莲为什么要离开呢,没得到过,所以失去了也不心疼。

    但是雪莲见她沉默,忍不住轻声解释了几句。

    “当初你的事我很愧疚……所以不希望你的孩子也这样……”

    她欲言又止,一双和宫以沫如出一撇的水眸眨了眨,似乎不知从何说起……

    宫以沫怕她难过,假装感兴趣的说道,“对了,当初你为什么要诈死逃走啊?是因为不喜欢皇帝么?”

    雪莲更加尴尬,她看向别处,飞快说道。

    “没有……当初……当初我也是喜欢过宫晟的,但……但后宫佳丽三万,他愿意宠我,却不愿意独宠我……我很难过……而且还有那些让人讨厌的尔虞我诈。”

    说到这,她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那么多女人,在求而不得中都扭曲了,我不怕她们那些手段,但……有一天,我厌烦了。”

    雪莲看着宫以沫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似乎听故事一样,眨着眼,还想听。

    她叹了口气,那些不愿面对的过往,与愧疚一起涌上心头,她知道自己是个自私的女人,永远做不到人家娘亲那样无私,所以即便是关爱,她对宫以沫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她拿着梳子给宫以沫梳头,她不喜欢祈孕菜就不戴吧,雪莲给她挽了个发髻,然后插上漂亮的发簪。

    在梳头的过程中,她似乎才理清了思路,对着镜子里,漂亮得不可思议的小女人,眼眸一暖,轻声说起自己过往。

    “当初我也跟你一样漂亮。”

    雪莲笑得有些得意,她现在依旧很美,但是岁月无情,到底少了年少时的青嫩,多了成熟的妩媚。

    “原本我也很喜欢宫晟,看得出来,他也很喜欢我,不过以先来后到来说,他身边已经有很多人了,他最喜欢我,我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说起这些时她有些惆怅,梳子慢慢梳下来,仿佛梳理的不是发丝,而是岁月。

    “一开始我能忍,觉得只要相爱,什么都没关系,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他一边有了我,还一边临幸别人,可笑的是因为我最得宠,还总是受到别人的嫉妒和迫害,我有点腻了……”

    “那些手段,有的很浅显,有的也叫人防不胜防,在这样的勾心斗角中,我觉得我该离开他了。”

    雪莲将发簪插到宫以沫的发丝间,神情微微温柔。

    “我不想再过几年,也变得和那些女人一样,只有争夺,没有真心,所以我决定,在他还爱我的时候,在这份感情还没变质的时候离开,只是他将我看护的太好,我只能选择诈死。”

    她有些羞愧的说道,“对不起,我没能带走你……”

    她也不可能带的走宫以沫。

    雪莲长叹一声,将盖头拿了过来,在盖上之前,见宫以沫一直看着她,她忍不住问。

    “你大概觉得我很自私……你不想叫我娘,其实也没关系。”

    宫以沫眨了眨眼,或许是因为血浓于水,她竟然感觉到了她的不安愧疚,和期盼。

    她并不是不愧疚啊。

    想着,宫以沫嫣然一笑。

    “我觉得你没错啊,每个人都是单独的个体,凭什么你是我娘就得无条件为我付出?你当时在那种情况下,还极力保住了我的命,我已经很感激了!真的!”

    宫以沫说得认真,却让雪莲差点忍不住哭了!她眼睛红红,捏着盖头幽幽说道。

    “真的从不怨么?人家都有娘,你却没有。”

    雪莲想起这些年来,关于宫以沫的传闻,强大,磊落,但是她是怎么从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成长到这一步的,她从来都不敢深究,只是看着她能风风光光就够了,不想,天意弄人,有生之年,她还是见到了自己女儿,而且还是在她失去记忆的时候。

    这……莫非是老天给她补偿的机会?

    雪莲突然有种明悟!

    宫以沫微微挑眉,有些费解的说道,“没有爱哪里来的怨?如果我过的很惨,或许会因迁怒而埋怨你,但是我觉得我过得挺好的!”

    师傅对她很好,云顶山也挺有意思的。

    雪莲心中一痛,苦笑着拿盖头给她盖上了。

    “真是个傻姑娘啊,也不知道说点好听的哄哄我……没见我很伤心么?”

    宫以沫的眼前被红布遮盖了,她摇了摇头,轻快的说,“能够果断甩了皇帝诈死出逃的女人,那么厉害还要我哄?”

    雪莲被逗笑了,看着眼前盖了盖头,显得乖巧多了的宫以沫,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等会你别说话,安心成婚,等摄政王离开了,我们就迁移吧。”

    宫以沫歪了歪头,“为什么要走?”

    雪莲叹息,她也舍不得这个建设了十几年的地方。

    “因为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啊……”

    她不想舍弃或利用女儿,又想保下族人,那就只有迁徙了。

    宫以沫有些惋惜,但还是点点头,一想到等会要在宫抉眼皮子底下拜别父母,她就有点发颤。

    “我尽量……”

    宫抉被复崖迎进来之后,双眼探索着周围,心中恍惚的想,皇姐会不会真的躲在这?

    毕竟她失忆了……会不会也忘却了对雪族的仇恨?

    宫抉并不知道她是全部忘记了还是记得一部分……皱了皱眉,他非常讨厌这种失控的状态。

    复崖在一边赔笑,“王爷大驾光临,莲国上下蓬荜生辉。”

    宫抉闻言,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轻声一笑。

    “城主好没诚意,本王说要来喝喜酒,城主……就提前让女儿成婚?是防着本王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