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五十九章 突临

时间:2017-10-28作者:风与自然

    虽然时间短,但是她可是给这个女儿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呢!没想到她拿这句话激她!

    看着宫以沫穿着喜服蹦蹦跳跳,她的注意力一下就变了!

    “你小心点!时间短,就赶出这一件喜服,吉时马上就要到了,你再这样,弄坏了衣服,等会驸马怎么来迎亲?”

    宫以沫做了个鬼脸,然后还是坐了下来作淑女状。

    没错,她今天要嫁人了,但她并没有怎么当真,感觉还挺好玩的!

    原来这就是嫁人啊,她嫁给师傅之后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啊……毕竟他们之间只有亲情和师徒爱,绝对不会变的。

    不过雪莲强行要求,她就满足她吧!

    这两天整个莲国精神都紧绷着,但却很平静的过去了,雪莲都有种摄政王已经放过他们的错觉,所以两天后,迎来了这样的庆典,众人都欢笑起来,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秋行风也被人好好打扮了一下,当真跟个仙童一样,此时他坐在雪莲准备的屋宅里,吉时一到,他就要去迎娶新娘子了。

    因为莲国真的很小,所以随便发生点什么都能举国同庆,那欢快的锣鼓声响起,连城门外面都听得见,自然,也就很快传到了宫抉耳朵里。

    “庆典?”

    莲国,居然在欢庆什么?

    宫抉笑他们不知死活,也罢,临死之前纵情欢歌吧,死了就没机会了。

    这两日,宫抉一边在附近寻找皇姐的痕迹,一边监视着莲国的情况,他越发确定这里就是雪族的窝点,所以已经派人将整个莲国出入口都包围了起来,确保一旦发生什么,没有一个人能逃得出来。

    而且,他猜测莲国还有密道,为确保没有漏网之鱼,在找到密道之前,他原本不准备打草惊蛇,没想到对方却在这个时候举行了庆典?

    宫抉笑笑不欲理会,可是一想到皇姐说过……她要成亲了,他就觉得膈应的慌!再联合莲国这个莫名其妙的庆典,他眼皮微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左思右想之后,他还是决定去莲国看看,他想的很清楚,若是皇姐在莲国也好,他已经封锁了这个地方,她在,就绝对跑不掉,若是皇姐不在……

    那就今天吧,既然他去了,也就懒得再等,直接捣毁了这个地方泄愤好了!雪族余孽,死不足惜!

    他眼中带着杀意, 带人出发了。

    但还没到地方,就有人回禀,说莲国城内好像在办喜事。

    他眉心一跳,不是什么活动,而是在办喜事?那个莲国的王提前嫁女儿?

    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理智上,他觉得皇姐不会和雪族人搅在一起!可是右眼一直跳个不停,他面色沉沉,不觉加快了速度。

    如今皇姐失忆了,不可以常理度之……但他想过很多种情况,千万,不要是最坏的那种!

    不知不觉,宫抉一行人到了莲国门口,城门守卫一见摄政王来了,瞬间三魂没了七魄!连忙进去一人禀报去了!宫抉也不急,他等着对方来迎就是。

    雪莲听到宫抉来了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

    宫以沫更是觉得腿软,有种想脚底抹油的感觉。

    “怎么办?他不是来砸场子的吧?!”

    宫以沫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服。

    雪莲神情凝重,和自己夫君对视一眼。

    复崖摸了摸下巴说道,“应该不是来动手的,不然他完全不用进来冒险。”

    “那他来做什么?”雪莲非常不欢迎这号人物,她看了小脸都吓白了的宫以沫一眼,“莫非真的是来观礼的?”

    毕竟上次摄政王来时说过,说会来观礼。

    复崖皱了皱眉,“或许还是来试探的吧,他应该不确定我们的身份才是,所以借着大婚,再试探一次。”

    雪莲觉得有理,“可……沫儿怎么办?等会沫儿要拜父母之后,才被驸马接走,祭天神,结连理,若是少了这些环节,一定会被对方怀疑,但什么都不做,被摄政王看出来怎么办……”

    复崖盯着宫以沫,有些冒险的说道,“摄政王应该不是冲着沫儿来的,毕竟以前我们和沫儿都没有交集,他没理由怀疑沫儿在我们这,再说,沫儿不是有盖头么?拜父母,祭天神都不需要她出面,驸马那,我等会找人去给他易容!”

    “这样可行么?”

    宫以沫看着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把事情给敲定了,有些害怕的说。

    雪莲想了想对宫以沫说道,“除非非常熟悉的人才能,才能一眼认出,沫儿,你有没有想起什么来,你和摄政王熟么?”

    宫以沫果断摇头啊!

    她想了想,她十六岁下山,如今看起来也不大,就算这两年和摄政王有交集,应该也不深厚。

    见她摇头,雪莲松了口气,“那就赌一把吧!”

    宫以沫闻言,脸更加白了,莫非摄政王真的要来参加她的婚礼?!不要啊,她不结了还不行么?!在那家伙的强大气压下,她要是露出什么马脚,不会血溅当场吧!

    “我……我觉得他会发现的……”

    就算不熟,万一人家天赋异禀呢?就盖一个盖头,真的能混过去么?宫以沫表示怀疑。

    见宫以沫一脸害怕的样子,雪莲忍不住安抚她,“没事的,到时候你就低着头,他不会发现的,而且你也只需要在他面前露一次面就好了,毕竟你一次面都不露,他才真的会怀疑。”

    而且现在时间紧迫,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那边复崖已经起身了,急急道,“莲儿,你留下来安抚沫儿,我去迎一迎。”

    雪莲皱着眉,有些担忧的说道,“夫君,你小心点!”

    复崖放松下来温柔一笑,“放心,就算是摄政王,也不会随意杀人的。”

    雪莲点点头,目送复崖飞快离去。

    宫以沫就好像热锅上的蚂蚁,整个人都狂躁了!

    “不行!我还是觉得不妥……”

    宫以沫走来走去,最后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一双水润润的大眼睛看着雪莲。

    “要不我还是不成亲了,摄政王问,你们就说我太高兴猝死了……”
小说推荐